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生活 >

帅过吴彦祖,却一生都在泡油田,秒杀无数小鲜肉!

来源:转载

来源:背包旅行(vipilvxing)

小时候经常看港姐,

这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小姐姐”,

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呢?

看到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

觉得她是人生赢家,

沃顿商学院毕业、集团副总裁,

还在老爸的选举中演讲,非常崇拜有木有!

但是,今天的主角是他!

帅过吴彦祖的石油院士王德民,

凭一张证件照走红朋友圈,

但他的经历,绝对让你目!瞪!口!呆!

中瑞混血,史上最帅学霸 

王德民的父亲是医生,

留美学习期间,与瑞士姑娘相识、相恋,

结婚后一起回到中国。

在家里母亲主要用英语跟他交流,

小小年纪的他英语讲得非常溜,

却几乎不识一句中文。
之后王德民上小学恶补中文,

接着一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石油学院。

大学期间,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功课满分、校队主力、模范学生,

放到现在简直就是偶像剧中的男主角,

是所有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但学霸的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及。

在他心中,国家命运重于儿女情长!

毕业时,他不去大城市也不去国外,

一门心思想要参加大庆石油会战。

当听到东北发现大油田时,

王德民非常兴奋,

改变国家命运的机会来临啦!

但那时的大庆一片荒芜,

工人们甚至都吃不饱饭。

家里不可能同意“任性”儿子的请求,

他们之前已经为他备好结婚住的房间了。

 而他,义无反顾地

踏上这片黑土地,一干就是56年!

从高富帅到石油工人到领军人物

来到大庆,满腔热血的青年

准备在这里干一番事业,

可由于欧亚混血的身份,

人家分到科研单位,他却分配到基层试井,

干起了最苦最累的工作。

面对落差,

王德民没有抱怨,

还是那个乐观的小伙。

他天天和工人抬着绞车上井测压,

到千米以下的仪器,

又全靠人力用绞车摇上来。

一天要测十几口井,

井距500多米,绞车100多公斤。

工作的艰苦可想而知!

到了冬天就更艰苦了!

脱了棉袄给井口保温,

抱着冰冻的防喷管,

用身体把原油融化,

仪器才能顺利下井。

在寒冷恶劣的环境下,

王德民得了关节炎,

夜里痛得不能翻身,

一年多吃了上千粒药片。

但他的工作仍未中断。

当时国内技术落后,

一直使用国外方法。

但到了大庆却不管用了。

要发展必须变革技术!

王德民钻心科研,废寝忘食,

头发长了虱子,也顾不上打理。

 为了节省时间,甚至还闹出笑话:

1961年除夕,食堂把面粉和馅儿

发给每个职工改善生活,

但他却两下包了两个特号大饺子。

他说,“反正吃到肚子里,

营养价值是一样的。”

而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德民终于推导出

符合大庆油田实际情况的

油井压力计算公式——“松辽法”。

这个计算操作简单,精确度高,

到现在还一直使用!

有了它,我国逐渐摘掉“贫油”帽子,

大庆采油比美国足足高出10%。

1963年,周总理宣布

“中国从此石油基本自给了。”

 1963年,王德民从技术员

破格提升为工程师。

但“文革”中,他被下放到井下作业队,

只准干活,不许科研。

工人却对他说:

“解决生产中的技术难题吧!

别把业务荒费了。”

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召开,

迎来“科学的春天”,

王德民才得到重视和尊重。

如今,当年那个测井工人,

已经成长为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

当初,就连发达国家

都不看好的化学驱油技术,

他竟提前10年研究并投入使用!

油田是家,父子齐心做科研

“大庆油田在哪里,我家就在哪里!”

王德民曾经坦言,

自己不喜欢在气候寒冷的地方生活,

但他却热爱与之相伴一生的大庆油田。

王德民的一生几乎都奉献给采油事业。

80岁高龄,仍未退休,依然坚守岗位。

几乎达到了工作就是生活、

生活就是工作的地步。

空闲之时,他提笔写书,

将一生所识毫无保留地传给后人。

身为工程院院士,

他每年享有公费旅游待遇,

却从未享用过。

他会弹钢琴,为了工作

舍弃了自己的爱好。

在他影响下,他的儿子王研毕业后

就进入大庆油田工作。

“我父亲给我取名王研,

就是希望我搞一辈子科研,

在科研领域里有所作为。” 

2016年,一颗小行星

以他的名字命名。

面对荣誉,王德民说

“我是一名石油科技工作者,

只是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

一开始,王德民走入公众眼中,

是因为年轻时的照片酷似吴彦祖。

但了解他的经历后,

他不只是“学霸吴彦祖”这么简单,

他身上有着“榜样的力量”!

百炼成钢,璞玉初温,

生而为人,活着就要活出人格和气度,

这是为人之内涵,是质地,是根本。

这样的人,

谁都挡不住他源自本心的光芒。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