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生活 >

关于女性,女性究竟能做些什么? | 一周封面

来源:转载


《纽约》(美)

好莱坞占领华尔街

根据金融记者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的畅销书《大卖空》(The Big Short)改编的同名电影即将上映。这部电影可以说是一个奇怪的产物。首先,它是一部关于极其严肃事物的喜剧,也是一部美化对冲基金人士的左倾电影。再者,整套制作建立在连环赌注之上。以《王牌播音员》等喜剧片闻名的导演、编剧亚当·麦凯(Adam McKay)与以《办公室疯云》成名的史蒂夫·加瑞尔(Steve Carell)能否成功完成一部设置在高层金融界的电影,这是第一个赌局。此外,这部云集大牌明星,由瑞恩·高斯林、布拉德·皮特、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的电影能否呈现出相应的价值,是另一大赌注。但风险最大的赌局是,观众看完电影,是否不仅能明白债务抵押债券是什么,还能充分认识大萧条以来最大金融危机背后的可耻行径,面对让人不舒服的事实,反思金融资本主义和整个生活方式。

《福布斯》(美)

女性的女性代表

今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邀请了一系列优秀的女性领导者,在她恢宏的总理府举行了一场关于女性议题的峰会,与会者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人陈冯富珍、通用汽车总裁玛丽·博拉(Mary Barra)、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等等,但坐在最前排的是慈善家梅林达·盖茨(Melinda Gates)。当女性走上领导地位,她不仅需要为女性发声,也要为她们投资。在一屋的世界领导者之中,梅林达大概是唯一能单独做到这件事的人。拥有413亿美元资金的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在成立十五年里将大量资金用于根除小儿麻痹症、疟疾和发展教育事业。而在过去几年中,关注女性议题的梅林达渐渐开始增加她在基金会中的影响。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最贫困人口中女性占据60%,三分之二的文盲是女性。梅林达说,这个时代最紧迫的事是消除贫困,而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将女性放在核心地位。

《观察者》(英)

伟大的冒牌战争

戴维·卡梅伦曾说他不是天真的新保守主义者,不相信民主能从四万英尺高空的飞机上投落。但几周之后,他授权英国军队加入对利比亚的轰炸。不久之后,他便要求议会支持轰炸“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总部。乍看之下,这不是无理要求。当奥朗德宣布将“发动一场无情的战争”时,其它西方国家很难袖手旁观,这种时刻我们需要团结。并且,既然英国空军已经瞄准了伊拉克的“伊斯兰国”,将轰炸行动扩展到不远的边境另一侧可能并不难?但是,英国加入的行动是否值得被称为战争——具有政治目标的军事行动?英法两国都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之一,但如今他们是否还具备发动“无情”战争的能力和意愿,值得怀疑。而更大的风险是,将战争与惩罚混淆,会使区域混乱更加严重。

《快公司》(美)

唯一的真独角兽

在科技世界,拥有空中楼阁般的目标并不奇怪。如今和未来的脸书比几年前的它要昂贵很多。人们常常忘记当这家公司在2012年2月1日上市时,它只是一个简单的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序,很多专家怀疑它能否盈利。现在,十五亿人在使用脸书最核心的服务,其它由脸书收购或发展的服务,比如WhatsApp、Instagram,也拥有数亿用户,成为整个生态系统中的重要部分。未来十年,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计划重点追求三个科技目标:发展先进的人工智能,帮助脸书了解用户的真正需求;发展虚拟现实,通过奥库卢斯虚拟实景头盔(Oculus VR)实现未来的互动;将互联网,包括脸书在内,带给地球上仍未连网的40多亿人口,即使这可能需要出动无人飞机。

《哈佛商业评论》(美)

情绪和谈判艺术

将愤怒的情绪带入谈判,如同在这一过程中投放炸弹,对谈判结果也将产生深刻影响。直到二十年前,研究者很少关注情绪在谈判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他们主要关注谈判的策略和技巧。但在过去十年,研究者开始关注具体的情绪——愤怒、悲伤、失望、焦虑、嫉妒、兴奋、悔恨——如何影响谈判者的行为。他们也研究区别,当人们仅仅感受到情绪,与将情绪通过言行向另一方表达出来,两者之间又有很多不同。而在涉及长期关系、不偏重交易的谈判中,理解情绪的角色显得更为重要。这一研究分支极为有用,因为我们具备调控情绪的能力,能一定程度地控制情绪的表达,因此具体的策略将显著地改善谈判。

《周末画报》(中)

专访F1三冠王汉密尔顿:梦想实现后是更大的世界

德国人瓦特尔(Sebastian Vettel)曾在红牛车队开创属于自己的四连冠伟业,是现役车手中拿到总冠军次数最多的人,但在2014年和2015年赛季,他无法阻挡梅赛德斯队的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这位年仅30岁的英国人三夺F1年度总冠军,实现了少年时期的梦想——追平赛纳(三夺F1世界冠军、英年早逝的巴西人),这一成就也使他与英国前辈斯图尔特爵士平起平坐。F1赛车的观赏性来自赛车手之间无休止的缠斗超车,以及车队间计算到一秒一毫的战术变幻。人们愿意看到具有侵略性的车手驾驶着富于控制力的赛车在车道上奔驰,不想看到因安全性不足导致的任何意外发生。这是F1商业化的两个极端,却客观存在于现实中。而汉密尔顿正是所有人期望的,能取代平静如水的瓦特尔的那个人。但桀骜不驯的汉密尔顿也谦虚地表示:“比赛就像攀登珠峰,明年我还是从山脚出发。”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