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生活 >

人民日报:请让医生歇歇吧!

来源:转载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白剑锋



赛柏蓝导读

这篇呼吁关注医生过劳死问题的文章发表在年初的人民日报,呼吁了半年后,悲剧仍在不断重演——近日,山东泰山医学院附院骨科副主任连做四台手术,不幸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原来,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若知道最终是这样的结果,什么职称,什么海归,什么博士后,全部都是浮云!

疲惫的医生

医院越建越大,床位越来越多,医生也越来越累。由于劳务技术价值严重偏低,医生只能狂拼体力。

2014年11月9日,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妇产科医生史明在陕西支边期间,因劳累过度猝死,年仅38岁。此前,北京有三名中青年医生倒下,其中一名42岁的麻醉科医生昏倒在手术台上。

2015年1月27日上午7点10分,江苏启东市中医院脑外科副主任医师周浩倒在了探望病人的电梯门口,不幸辞世,生命定格在55岁。而此时距他动完膀胱结石消除手术还不到48小时。

据网络公开消息整理,2015年正月未出,羊年已经有四位医护在过度劳累后猝死!

正月初三(2月21日),50岁的邓州市中医院中风科主任索林晓在连续工作28小时后,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在他生命最后的42小时里,为了抢救多名患者的生命,他连续工作了28小时,最终患者得救了,他却永远离开了。

正月十三(3月2日),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医生闫润栀猝死,年仅28岁。据其同事介绍,闫大夫去世前忙了一个多月,曾说压力大有些郁闷,但工作重没时间缓解,科里的活多。3月2日凌晨抢救了一个病人,写完病历都快4点了,早上交班查房之后回去,下午在急诊就再也没出来。

正月十四(3月3日),浙江邵逸夫医院麻醉科一位温医大毕业的三年级规范化培训医生厉熔英(女麻醉医生)下夜班后猝死在宿舍,生命定格在26岁……

正月十四(3月3日),江苏某三甲医院,一位刚下小夜班的护士感冒了一直坚持上班,已经挂水两天,在当日凌晨交完班后发生猝死,医院虽全力抢救8个多小时,仍是回天乏力。该名护士1991年生,年仅24岁……
不能让守卫健康的人丢了健康

近年来,我国医生群体的健康状况频亮“红灯”。据《2014中国医生执业状况调查》显示,在7000多名被调查医生中,九成人表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八成人没有双休日的概念,最近一年没有带薪休假。超九成人感觉每天下班后状态不佳,近五成人感觉“非常累”。另一项调查显示,医生通过自我评估,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为54%,处于疾病状态的为9%。作为公众健康的“守门人”,医生自身的健康却濒临“失守”,值得引起高度警惕。

中国医生为啥这么累?主要原因是,病人呈井喷式增长,而医生却严重不足,尤其是好医生更为稀缺。2013年,我国总诊疗人次超过73亿,平均每个居民就诊5.4次。然而,我国每千人口医师数仅为2.06人,每千人口护士数为2.05人。与此同时,我国医疗资源分布极不均衡,在缺乏有效分级诊疗的背景下,病人潮水般地涌向大医院。结果,大医院医生不得不超负荷运转,工作时间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几乎人人练就了“耐旱功”和“憋尿功”。虽然病人抱怨“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但这也反映了医生的忙碌程度。网上曾流传过一张照片,医生连续奋战32小时,完成一台颅脑手术,术后筋疲力尽,躺在地板上就睡着了,这是外科医生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

然而,即便如此,各大医院仍在拼命扩张,催生了越来越多的“巨无霸”。例如,河南某医院已经拥有上万张床位,成为世界最大的医院。大医院如此热衷扩张,主要是为了抢占市场,获得更大效益。目前,我国医疗价格总体偏低,劳务技术价格甚至亏本,医院收入主要来自药品、耗材、检查、化验等。如果不扩张规模,医疗收入很难持续增长。结果,医院越建越大,床位越来越多,医生也越来越累。事实上,这是以牺牲医生的健康为代价的。由于劳务技术价值严重偏低,医生只能靠拼体力来实现“薄利多销”。在高强度、高压力、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下,医生就像不停旋转的陀螺,直到倒下为止。

可有两全法?

医生的压力除了来自临床,还有职称晋升。在目前的体制下,医生如果没有科研、没有论文,临床技术再好,也不可能晋升职称。因此,很多医生白天出门诊、做手术,晚上查文献、写论文,点灯熬油,连睡觉都成了奢侈。反观国外,医生一旦获得独立执业资格,就不再有等级之分,也没有评职称一说。医生行不行,主要看临床,看患者的认可度。而我国却把每一名医生都当成科学家来要求,甚至连社区医生也有论文指标,这是医生培养制度的严重缺陷。外国医生写论文是出于兴趣,而国内医生却是出于无奈,很多医生成了论文的“奴隶”,制造了大量“学术垃圾”。

其实,医生和飞行员一样,都是高风险、高技术、高责任的职业。如果飞行员身体不适,是不能飞行的。同理,如果医生带病出诊,极易导致医疗差错,甚至危及生命,这也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德国法律规定,医生带病工作,如果被患者举报,将被处以1万欧元罚款。医院如果看到医生带病工作而不采取保护措施,将被罚款2.5万欧元以上;情节严重者,医院负责人要被判处1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此“苛刻”的法律,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还有的国家规定,任何超过时限的手术,必须有两个手术小组,交替手术、交替休息,确保医生在最好状态下工作。而我国一直提倡“小车不倒只管推”,加班加点、带病上班、疲劳作战被视为“美德”,媒体追捧,患者点赞,这显然违背了以人为本的理念,需要纠正。
请让医生歇歇吧

良医是国家的财富。一名又一名医生累倒了,既是个人的不幸,更是国家的损失。因此,全社会都应理解医生、尊重医生、关心医生,用法治保障医生的健康权益,为医生创造良好的执业环境,绝不能再让医生“抱病上岗”。如果医生“过劳死”事件频频发生,可能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放弃医学,未来好医生会更加稀缺。

倘若如此,我们的健康又该托付给谁呢?医生,请歇歇吧!


本文为转载,我们不对其内容和观点负责。我是赛柏蓝执行总编,欢迎加我个人微信Saibailan。



ID:Mic366
及时•准确•有用

中国领先的移动互联医药资讯互动平台

北京赛柏蓝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出品

合作&沟通: 13810647732 柏青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