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时尚 >

她从小被人当成童养媳,长大后却让周围所有女人嫉妒……

来源:转载


秋天的阳光并不灼烈,沐晚星却觉得刺眼得很。

因为她太累了。

双膝发软,眼皮似乎下一秒就要合起。

可她只能强撑着,这里离二叔家还不远,三天水米未进的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撬开了窗子,用床单遛下来,哪怕崴了脚,也只能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

她告诉自己,不能前功尽弃。

一场烈火,父母双亡,跳楼逃命的弟弟摔成了植物人……这些年来,二叔夫妇成功夺走了父母辛苦建立的企业,她自己则寄人篱下,受尽了屈辱.

这些,她都可以忍。

可是,二婶竟将她关起来,想用饥饿使她妥协,让她在如花的年纪嫁给一个五十岁的鳏夫。

而和她自幼便有婚约的那个人,却将被二叔夫妇欺骗,由他们的女儿——沐青荷代替她,作为“沐家女儿”履行婚约。

顾家。

那可是滨海市集权利与势力为一身的第一豪门。

沐晚星并不在乎这些,她这些来一直在期待的,是和顾家少主按约成婚后,可以查清当年那场火灾的真相!

所以,她没有别的选择,唯有继续逃跑。

她听到刺耳的车轮摩擦路面声,她转头看去,饥饿和困累使她目光有点散乱,隐约中,她看到一台黑色轿车,在路上左右扭曲,像是喝醉了,跳舞一样冲了过来。

接着她听到尖锐的刹车声,人便晕了过去。

顾月霆此时身子已经要燃烧起来了,他看到前面有人,可是车还是不听使唤的撞了上去。

他打开门,下了车,看到那躺在地上的沐晚星,好像并没有伤,可能是被吓晕了,他舔了舔嘴唇,走过去把沐晚星抱了起来。

本意是想把沐晚星叫醒,让她离自己远一点儿,他这个时候可是最危险的时候,看着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

可是抱着沐晚星的时候,手不小心摸到了她的柔软,顾月霆身上的火顿时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他撕开了沐晚星的衣服,开始疯狂的啃咬,把那衣服都撕碎了,他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沐晚星。

“啊!”沐晚星只觉得一阵儿撕裂般的疼痛。

恍惚中她看到了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体上来回的冲撞,她想让那人下去,可是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在一次一次的嘶吼中,沐晚星晕了过去。

顾月霆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没能忍住,上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且是在车上。

不过这个女人的滋味还真的是让他回味,他喜欢她的身体。

女人已经被他折磨的晕了过去,他拿出车上的毯子把她盖好了,那些衣服是没法再穿了,她这个样子也没法再走了,算了,顾月霆就把沐晚星带回了自己的别墅。

沐晚星是在一阵儿肠鸣声儿里醒了过来,她好饿,好渴,可是身上好痛。

她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被一辆车给撞了,还有身体上撕裂般的疼痛,难道自己还是没有逃脱二婶的魔掌。

“醒了?来吃点东西吧。”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沐晚星扭头看着门口,迷迷糊糊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

走进了,那人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碗。

粥的香味飘进了沐晚星的鼻孔,她就更加的饿了。

“吃吧。”那人用勺舀了一点儿粥,喂她。

她喝了一口,好香甜,那美味勾起了她的食欲,她想要坐起来。

那人扶她起来,她就着那人的手,把满满一碗粥都给喝了下去,喝完还舔了舔嘴唇。

麋鹿一样的眼睛黑漆漆水汪汪的,顾月霆被这一双眼睛给迷住了,好干净的眼睛。

沐晚星这时也看清了眼前的男人,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不仅仅是英俊帅气还充满了王者的贵气。

“你不能再吃了,太久没有吃东西一次性不能吃太多。”顾月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给一个陌生的女人熬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耐心还给她解释。

沐晚星失望的低下了头,才发现自己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双腿间撕裂般的疼痛,她再一次抬头看向顾月霆。

正在这个时候,顾月霆的手机响了,他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的拿起了碗,对沐晚星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一下。”

沐晚星眼睁睁的看着顾月霆走了,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她才仔细的查看自己的身体,完了,她的第一次啊,就这样被那个男人给毁了,她可是要嫁给顾月霆的,现在什么都完了。

管他的,再去喝点粥,沐晚星在衣橱里找了一件衬衣穿上,然后去厨房里连着吃了三碗粥,才吃饱。

吃饱了,沐晚星到处找自己的手机,在墙角那一堆烂衣服里,她找到了她的手机。

刚刚拿到手上,电话就来了。

“晚星,晚星,你在哪里啊,不好了,不好了,这医院要赶青山出院,我怎么劝都不听,说是没有医疗费了。”好友于佳佳在电话里很是急切。

“没有医疗费了?”沐晚星一想,糟糕了,一定是二叔二婶发现自己跑了,就去把弟弟沐青山的医疗费给停了。

“佳佳,你先拖一下,我先想想办法,我现在在外面,要等一下就过来。”沐晚星挂了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她到哪里去找钱?

她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里面的装饰低调奢华,每一样东西都是那么的精致名贵,这个男人一定很有钱吧?他就那么要了自己的第一次,是不是也该给一点补偿?

没有办法的沐晚星,也只能这样办了,她搓着手焦急的等着顾月霆回来。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沐晚星听到门开的声音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希望。

顾月霆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穿着自己的衬衣,正用一种欣喜的目光盯着自己。

顾月霆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让人如此的期待。

“先生,你回来了?”沐晚星走了过去,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这个样子有多迷人。

“嗯。”顾月霆应了一声,他故意选了一个离沐晚星远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先生,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沐晚星想了半天,憋出了这样一句开场白。

“我昨天被人下了药,正好就看到了你。”顾月霆简单的两句话,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沐晚星。

“可我还是第一次。”沐晚星舔了舔嘴唇,要钱的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想要钱是吧?可以。”顾月霆皱起了他好看的眉头,为什么女人都是这样,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顾月霆掏出了一张卡,扔到了沐晚星的脚边。

“这里是一百万,作为你第一次的报酬,不过我想说的是,你拿了着一百万,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顾月霆觉得自己真的是看走了眼,这女人看着清秀可人,气质出众,没想到骨子里也是一样的贪婪。

沐晚星捡起了那张卡,太好了,有一百万了,又可以让弟弟安心的住院了,她也没顾上顾月霆的脸色 。

“要不要我再给你加五十万?你再陪我一次。”顾月霆看到沐晚星拿到钱那高兴的样子,心里对她的厌恶就更加的浓重了,他生气的站起来,走过去把她抱了起来,狠狠的扔进了沙发。

“不,不,够了,够了。”拿了那一百万都已经是够屈辱了,沐晚星挣扎着。

“可是我还没有够!”深度洁癖的顾月霆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

也许是昨天的药效还没有完全的清除,顾月霆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解释。

他堵住了沐晚星的嘴,吸取着属于她的甘甜,沐晚星越是挣扎,顾月霆身体的火就越是强烈。

算了吧,沐晚星的身体本就还没有复原,再加上顾月霆的势在必得,沐晚星放弃了反抗。

顾月霆不管沐晚星是什么反应,一路用他的舌挑/逗着沐晚星。

“嗯,嗯。”沐晚星想忍住那令人羞涩的呻吟,可是身体却无情的出卖了她。

看着沐晚星媚眼如丝,顾月霆再一次进入了她,她的紧致,她的美好,让他欲罢不能。

想着弟弟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沐晚星心里很焦急,可是身上的顾月霆却没完没了,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拿去,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看着沐晚星的泪水,顾月霆的心一阵儿的烦躁,都出来卖了,还装什么清纯。

顾月霆穿好衣服,把五十万的支票扔在了沐晚星赤果果的身体上。

“滚!”顾月霆一指门口,咆哮着。

沐晚星艰难的爬了起来,她想去捡那被脱下的衬衣,可是顾月霆却一把抢了过去。

“请你借给我一件衣服。”沐晚星冷声说,这个男人,不会是让她就这样出去吧。

“你的衣服在卧室里,自己去拿。”顾月霆虽然冷情,可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可是他今天就是这样的不讲道理。

沐晚星拖着疲惫的身子,朝卧室走去。

穿着自己已经烂的不像话的衣服,沐晚星临走还没有忘记拿着那支票,这些都是弟弟的救命钱。

没有再说什么,沐晚星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了,莫名其妙的的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还遇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她顾不了许多,拿了钱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沐青山还在等着她,她已经耽误了很多的时间了,不能再耽误了。

看着女人没有丝毫留恋的走了顾月霆胸中的气就更大了,他给秘书祝威打了一个电话。

“给我去查一个女人,昨天从沐家那个方向出来的,看看是不是和沐家有关系。”

要不是爷爷非逼着自己完成他们的夙愿,娶什么沐家的女儿,他又怎么会中了沐家的道,又怎么会遇到这个该死的女人。

沐晚星出了顾月霆的别墅,可是这里是富人区,哪里有出租车,她想搭车去市区,然后再转车到医院,可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车出来,她只好边走边等,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还穿着那男人家的拖鞋。

“嗨,美女,要搭车吗?”一辆红色拉风的法拉利停在了沐晚星的身边,车上坐着一个长的很漂亮的人。

“嗯,嗯,要搭,麻烦你在有公车的地方把我放下来。”沐晚星忙不迭的点着头。

“好嘞,上车!”漂亮的人让沐晚星上了车。

“你不怕搭陌生人的车?”漂亮的人看了沐晚星一眼,问她。

“不怕,这么漂亮的姐姐,我怕什么?”沐晚星转过头,这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

略长的头发,妖媚的五官,白色的衬衣穿在她的身上感觉非常的帅气。

那漂亮的人听到沐晚星叫自己姐姐,顿时笑了起来。

“你见过没有胸的姐姐吗?”他还把自己的平胸朝着沐晚星挺了挺。

沐晚星呆了,现在的社会都怎么了?面前这个皮肤比自己还娇嫩,长的比自己还妩媚的人,是个男人?

“怎么样,吓到了吧?我可是哥哥,好了,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景彦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我要去人民医院,谢谢哥哥,我叫沐晚星,哥哥你叫什么?”沐晚星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好人了。

“我?我叫景彦,我也要去人民医院,正好顺路。”景彦一轰油门,跑车带着优美的流线冲了出去。

沐晚星从景彦的跑车上下来了,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焦急的于佳佳,她连谢都忘了对景彦说。

“晚星,你总算来了,我都要抗不住了,医院平时也没有这么不讲道理,也才欠了两天的医药费,马上就要撵人,我是好话说尽了,才说把今天晚上过了,如果再不交钱,明天一早就让我们滚蛋。”于佳佳拉着沐晚星就说了一大堆。

“我有钱了,我们去缴费。”沐晚星把在手里都要捏出水的卡和支票在于佳佳面前扬了扬。

把支票交给了医院,沐晚星把卡拿给于佳佳。

“佳佳,我现在把这个卡交给你,如果没有钱了,你就帮我交一下,这卡里有一百万。”

“一百万?我可不敢拿。”于佳佳推辞道,她活了二十多年,连十万都没有见过。

“于妈妈不是还在照顾我弟弟吗,这钱就先交给你,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带在身上也不安全。”沐晚星坚持把卡交给于佳佳。

“你跑出来的?去我家住吧。”于佳佳看着狼狈不堪的沐晚星,长的漂亮也是一种错。

“嗯,我可能暂时要去你家,我也想换一身衣服。”自己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也该换了。

“沐晚星,你跑,我看你往哪里跑!”沐晚星正要跟于佳佳回家,从身后猛的窜出了一个人,把她紧紧的拉住了。

沐晚星的手被人攥住了,她回头一看,正是二婶带着家里强壮的佣人。

紧接着就听到了“啪”的一声儿,沐晚星的脸就被她二婶扇了一记耳光。

“你们在做什么,放开她。”于佳佳已经感觉到了沐晚星的危险。

虽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危险,反正看晚星那二婶的样子就没什么好事。

“把她给我扔到一边去,把沐晚星这个贱/人给我带回去。”范怀玉让人把于佳佳推倒在地上,带着沐晚星就走了。

“放开我,放开我。”沐晚星挣扎着,在医院门口引来了不少人看着。

“有病就要治,不能拖着。”范怀玉大声的说着,并用眼神示意那婆子。

婆子会意,趁沐晚星不注意的时候,把她给敲晕了。

围观的人还以为是孩子不想治病,也就没有多管闲事,都各自走路。

沐晚星被人架着上了车,而于佳佳见事不好,可是自己又没有办法帮助沐晚星。

于佳佳正在懊恼,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刚才跟你在一起的女人呢?”冰冷的声音问着她。

于佳佳抬头,本来是一脸的懊恼变成了一脸的吃惊。

这个,这个不是杂志上的那个顾总,顾月霆吗?他在跟自己说话?

“那个女人呢?”顾月霆已经习惯了被惊艳,他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她被抓走了,朝着那个方向,车牌号是xxxxx.”虽然并不知道这个人能不能帮助沐晚星,不过于佳佳本能的反应相信他可以救晚星。

面前挂起了一阵儿风,顾月霆就不见了,只留下了还在那里发呆的于佳佳。

“好热啊。”沐晚星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刚刚被二婶强行灌了一杯酒下去,沐晚星就觉得自己好热。

沐晚星被扔在了酒店的大床上,她身上本就很破旧的衣服,被她自己那么再一扯,就更加的衣不蔽体了,白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李总,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要兑现哦,我走了,你慢慢享用,祝你愉快。”范怀玉看着年纪比自己还大,秃顶大肚的李总,强忍着恶心,满脸堆笑的说着。

“嗯,嗯,快走,快走。”李总的死鱼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沐晚星,口水都流了一地。

“好,好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范怀玉连忙答应着,走出了房间还细心的把门关好了。

过了今天,沐晚星就彻底的没有跟她女儿竞争的资格了,哈哈哈,这样女儿不但可以顺利的嫁给顾家,而且李总还会答应给沐氏融资,真是一举两得,没想到沐晚星这么一个废物,还有这么大的作用。

范怀玉冷笑着,带着佣人离开了。

沐晚星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头猪朝自己拱来,那臭烘烘的大嘴,让她好恶心。

“呕。”沐晚星吐了,被熏的吐了起来。

“美人,我来了,我会让你很满意的,来让哥哥亲亲。”李总把他的臭嘴再一次拱了上来。

“你是谁,离我远点儿。”沐晚星吐完了,看到那臭嘴又来了,忙伸手去推。

“我是谁?我是你男人。来,一会儿就知道我是谁了。”李总望在和沐晚星那若隐若现的肌肤,他的火比沐晚星的火还热烈,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马上就要成为他的胯下之人了。

沐晚星的身体虽然热,可是她的头脑却是越来越清醒。

一个翻身她就滚到了地上,二婶把她卖了,还是把她给卖了。

沐晚星的脚很软,踉跄着她跑到了门口,门已经被反锁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沐晚星无力的敲打着门,可是她的浑身发软,没有一点儿力气。

“还跑,你跑啊,你倒是跑啊。”李总已经脱的只剩下了一条裤衩了,他挺着大肚子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沐晚星。

沐晚星沮丧的坐在了地上,完了,她彻底的完了。

李总这时候走了过去,把沐晚星抱了起来。


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可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