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时尚 >

我和小三同时怀孕,婆婆竟然逼我堕胎……

来源:转载


美文

    深夜,酒店。


    “2205,就是这间……”


    轻轻推开门,走进了房间。顾媛本想打开灯,但是很奇怪,灯没有亮,房间内黑黑的,窗帘上洒了一层朦胧的月光。


    “陆离……陆离……”她突然有点害怕,不知为什么,毛孔有些发凉。


    房间是套间,很大,她战战兢兢地往前走,一边轻声呼唤着。“陆离……陆离……”


    “嘭——”门关上了,吓了她一跳,就在这时,她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陌生而危险的气息,不是陆离……


    “放开我。”她尖叫起来,拼命反抗。


    那人把她压在身下,粗暴地撕扯她的衣服。那是一张漂亮的脸,然而此刻却显得狰狞而恐怖。


    “放……放手……放开我……救命……救命……”


    挣扎间,她的指甲抓破了那人的脸,皮肤很薄,划出了两道血印。


    “居然敢打我。”他骂了句脏话,几个巴掌甩在了她脸上,她口中涌起一股血腥味,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


    三年后。


    B市。威尔顿酒店。


    商业区正在进行装修。


    一道娉婷的身影沿着酒店内部的尼斯湖走了过来,一边轻声交代着工作。


    助理林薇薇跟在她身后,脸色露出为难,“顾经理,明天咱这的一间护肤品店请了一位女明星站台,今晚在这过夜,她人马上就到。”


    “有什么问题吗?”


    “她要你亲自接待。”


    “好。”


    “可是……她……她……”林薇薇为难地挠挠头,“她早两天刚和咱们陆总裁上过头条。”


    她小心地观察着顾媛的反应,但是结果,很平静。


    就这样?身为总裁夫人,她至少也皱一下眉头什么的好吗?


    虽说大总裁回国三个月三天两头和不同的新欢上头条,但是敢上门挑衅的还是头一遭。眼不见为净吧倒也没什么,这苍蝇都飞到眼皮底下了,还能这么淡定?


    顾媛两人三点就到了护肤品店,结果大明星姗姗来迟,四点多才到,身后跟着助理化妆师经纪人一大堆,七八个人。


    顾媛一直在处理工作,见张明媚一行人来了,才合上电脑,站了起来,笑脸相迎。“张小姐,你好。”


张明媚那架势摆明是来挑衅的,看了眼顾媛的手,也没伸手,反而柳眉一挑,一股子狐狸精的味道,得意地问道:“你看了昨晚我和你老公的新闻吗?你觉得照片拍的怎么样?”


——————————


    气氛一时间凝固了。


    这个张明媚,好大的胆子,居然当众给顾媛难堪,好歹人家才是正室好吗?


    但顾媛只是微微一笑。“我看了,说实话不怎么样,没你本人好看,把你的下巴都拍歪了。要不是见到真人,我还真以为下巴是歪的,而且你本人也比照片瘦一些高一些。”


    听上去是夸,但其实句句都是损,而且避开了陆离这个话题,顾媛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


    张明媚还不甘心,又问。“你知道你阿离在床上最喜哪种体位吗?哦,对了,你当然不知道,你们结婚一年他碰都没碰过你,为了躲你还跑到国外去了。”


    现场要结冰了,三年前那件事,是顾媛的奇耻大辱,这不是揭人伤疤吗?


    顾媛反问。“那你说他最喜欢哪种体位?”


    “他最喜欢后入式,因为他说我的屁股很性感很翘。”张明媚骄傲地说。


    “哦?你确定?据我所知,我先生是个大男子主义者,说话都不允许别人背对他,更别说那种时候,看来你们还没到那一步。”


    就在局面已被顾媛完全反转的时候,另一道嘲弄的声音插入。


    “哦?当时候你在场吗?亲眼看到我不喜欢后入体位,所以才这么肯定?”


    众人望去,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柔和的光线洒落在他身上,勾勒出一道颀长的身影。好像因为他的出现,灯光都更加明亮了。


    那人身着黑色西装,身材修长出挑,十分醒目。光线明亮,所以他的轮廓还有些模糊。当他从那光晕中走出来,众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那是怎样一张英俊的脸!


    鬼斧神工的轮廓,额头饱满,眉目漆黑冷峻,鼻梁勾勒出立体的线条,而那双薄唇,似笑非笑,散发着璀璨的笑意,却是叫人微凉的。


    双手插在裤袋里,信步而来,目光淡淡地睥睨众人,带着一种傲慢的意味。也许他不是刻意傲慢,而是他太高贵显得不可亲近,于是这份傲慢便愈发突出。


    陆离。


    顾媛的心晃了晃。


    三年不见,他愈发的沉稳俊美了。时光在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身上沉淀出的,是睿智是高贵。不像她,觉得自己老了许多。


    在她恍神的一瞬间,陆离高大的身影已经将她完全笼罩,气息逼人。


    林薇薇忍不住在心里“靠”了一声,原来小说里的男主现实中是存在的。各色各样的男明星她见过不少,但都比不上眼前这位万分之一。


    她刚工作不久,所以这位神秘的陆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尊,一颗芳心狂跳。不过眼前的局面,叫人有点窒息。


陆离嘲弄地问道:“我和她上床的时候,你在旁边吗?”


————————


    气氛窒息。


    顾媛回神,摇了摇头。


    “既然不在,你又知道我不喜欢?顾经理一向这么喜欢信口雌黄吗?”


    他用的是“信口雌黄”,有点侮辱人啊!林薇薇替顾媛捏了把汗。顾媛厉害,对付张明媚这种小角色绰绰有余,但是陆离摆明很强势好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媛也似乎也不觉得难堪什么的,公事公办一般,微笑道:“干我们这一行,为了更好地服务顾客,我研究了一下心理学,喜欢通过顾客的行为去推断他的喜好习惯,呵,职业病了,刚刚就这么随口推导了一下,要是推断错了,是我学艺不精,抱歉!”


    尴尬,被她这两三句话巧妙地化解了。


    陆离的眉心不明显地沉了沉,这个顾媛,可比三年前更本事了。


    她聪明,学习成绩好,可在他面前永远低眉顺眼,温柔得像只绵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敢反驳,但现在不是了。

    她翅膀硬了是么?


    他是真的不喜欢后入式!


    “顾经理有句话没说错,我是不喜欢别人背对着我说话,但是有时候,面对一张特别令我讨厌的脸,我倒是希望她能背过身去,别碍我的眼。”


    很显然他嘴里这个令他特别讨厌的人就是她顾媛,以前她知道,却愚蠢地想尽办法悦他,结果不过是自取其辱。她现在明白了,一个人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再努力再小心翼翼,每一次出现对他而言还是像苍蝇一样讨厌。


    很庆幸,她现在想通了,不会再犯蠢了。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一副“你喜欢就好”的表情。


    张明媚刚刚本来已经处于劣势了,陆离亲自来救驾,高兴的不得了,故意让他多羞辱顾媛几句。现在见她没话说了,得意洋洋地挽住陆离的手臂。“亲爱的,你来啦!”


    绵羊音,酥得顾媛起鸡皮疙瘩。


    大多数男人都对这种声音没有抵抗力吧?那陆离喜欢这种发嗲的女孩子么?


    陆离的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摸了摸张明媚的脸。“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人家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呢?”

    张明媚巧笑盈盈的脸在陆离眼里不知怎么着有点愚蠢的感觉,他已经很厌倦女人千篇一律的讨好。不过顾媛在,那就另当别论。再讨厌的女人和她一比,也显得可爱多了。


    张明媚自以为有点小聪明,所以想先挫挫锐气这位陆太太的锐气,结果说不过她,只能卯足劲跟陆离秀恩爱,要多嗲有多嗲。


    在场的女性,个个羡慕嫉妒恨。


    这年头,小三在正室面前如此狂妄,真是三观尽毁,就连张明媚的助理都忍不住有点同情顾媛。


    唯独她本人倒是不痛不痒的,心里跟明镜似的,陆离对张明媚顶多是性需求,绝对没有爱,他心里那个位置,被另一个女人牢牢霸占着呢,稳得很。现在这般腻歪,不过是羞辱她罢了。


    “亲爱的,我今天没事了,你陪我好不好?”


    “我很忙。”陆离的目光扫向顾媛。“让顾经理陪你吧。”


    “她?”张明媚撇撇嘴,“她的职业素养太低,刚刚还和我驳嘴来着,我干嘛要她陪。”


    顾媛等的就是这句话,顺势说道:“既然这样,我去开会了。”


    “急什么?我有让你走吗?”


    “抱歉,总裁,十五分钟后就要开会了,有关新区店铺竞标的会议,很重要,我真的赶时间。如果你想找人陪张小姐,方经理是不错的人选。”


    顾媛默默在心里说了句“sorry”,关键时刻,只能推自己最好的小伙伴入火坑了,方一城那家伙知道了估计要跳脚的吧!


    陆离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挑了挑眉梢。“难道我身为总裁还需要听你安排?”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是商业部的,而不是客服部的。”


    “听你的意思,觉得商业部比客服部高贵?”


    “当然不是,不同部门,各司其职罢了,客服也是酒店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不管是商业部还是客服部,都是以顾客至上为原则。顾客就是上帝,懂吗?”


    顾媛笑笑,“其实我对这个说法一直不大认同,在我看来,上帝应该是惠泽自己的子民,而不是向自己的子民索取。”


    牙尖嘴利!陆离就想知道,她现在这一口“伶牙俐齿”究竟是跟谁学的?偏要处处和他对着干是不是?


    但她有那个能耐吗?


    懒得再和她驳嘴,陆离直接就说:“总之你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服务好张小姐,她提出的任何要求,你都必须满足。记住,是任何要求。”


    他都下死命令了,恐怕自己说破嘴皮子都没用,顾媛也不想再做无意义的挣扎。


    “有什么事,尽管安排她去做。”陆离在张明媚额头上亲了一口就离开了。


张明媚得意洋洋地对顾媛炫耀,“你可听清楚了哦,这是总裁亲自下的命令,你,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一直被张明媚折磨到晚上十二点,第二天又要忙,顾媛索性就在办公室睡下了了。


    林薇薇因为有时候也要值夜班,所以准备了一张沙发床,搬过来和顾媛一起睡,一边吐槽张明媚有多变.态。


    “她摆明就是冲你来的嘛,还拿鸡毛当令箭了,往死里使唤你,一会儿又这样一会儿那样,那女人心里有多黑暗啊。不行,我要上八卦论坛曝光她。那个论坛很有影响力的,很多人看,看她以后怎么装圣女白莲花。”


    顾媛莞尔。“别多事。身为酒店员工,必须为客户保密,这是我们的工作原则。”


    “话是这么说,可看她那么欺负你,我真的很生气啊。她知道嘴上占不了你的便宜,就拼命使唤你做这做那,好可恶!”


    “没什么的,倒是连累你,其实你真的不用跟我遭罪。”


    “那怎么行?我们是一个团队的,应该并肩作战啊!”林薇薇很仗义地说。“平时你从来不把我们当成下属,总是说大家没什么上下级,就是一个团队,是平等的,所以啊,我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抛下你?”


    “谢谢。”


    “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当初我刚毕业,什么都不懂,经常被陈经理骂哭,是你把我调过来,手把手地教我,你是我的贵人。顾姐,工作这么久,我从来都没见你生过气,你脾气真好。”


    真不知道总裁是瞎了眼还是脑子有问题,放这么好的妻子不要,反而帮着一个不要脸的小三,太气人了!


林薇薇不禁猜测,总裁为什么这么对她?难道是因为三年前的强.奸案?


据说三年前,也就是顾媛和陆离结婚一年后,她曾经被绑架被强.奸过。

↓↓↓ 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欣赏】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