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时尚 >

李剑叶:设计一件作品,寄给未来的自己

来源:转载



上周六上午,普小象和设计疯人院院长一起在望京SOHO对面的咖啡馆见了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老师,最近李老师的一件作品——爱你五百年紧箍咒戒指进入了众筹平台,我们借此机会,听李老师聊了聊设计背后的那些事。


20年后为自己做一个展

其实当时设计这款作品的时候,没有想太多。最初是想,如果我五六十岁的时候要办一个自己的作品展,我该准备点什么。工作中的设计作品是商品,具有很明显的时代感,现在流行的过几年可能就落伍了,它们并不能代表我。紧箍咒戒指这款设计其实是我09年的一个作品,设计完成后就交付厂商打理。听厂商说,这款戒指挺奇怪。生命周期很长,7年的时间里一直很稳定,有七八万的销售量。


(正在淘宝众筹中)



紧箍——情结

这也是我没意料到的,回想起来也许是这个作品触碰到了我们中国人心中一块柔软的情愫。对于西游,对于孙悟空是我们几代人中共通的记忆,而在每个人心中又各有不同。《大话西游》中的孙悟空和紧箍咒,对我们这代人而言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从看着笑到看着哭,有悲天悯人的英雄主义,有造物弄人的儿女情长。每个人都是孙悟空,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紧箍咒。这里隐藏着中国式含蓄而又浓烈的情感。而作为设计师能够捕捉到这个元素,又以作品的形式传递给大家,这是一个非常有幸福感的过程。就像诗人写了一首诗被传唱一样,这里包涵着人性的共鸣。




不是诗人的设计师不是好导演

确实在某种意义上,设计师和诗人有共通的地方。诗人是以文字为载体,传递情感。设计师是以器物为载体,传播审美,都是通过各种元素的梳理和整合呈现给大家。李白有首诗歌叫《玉阶怨》描述一个深宫里的嫔妃的凄冷心境,“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一首诗,就描述了一个微细的场景,玉,台阶,白露,深夜,水晶,月都是一系列很硬很冷的意向,然后一个少妇踩在玉台阶上,霜寒渗进了袜。她移步至门口,放下帘子的那瞬间,透过水晶帘,看了一眼秋月。我觉得李白绝对是大师级的导演,对人物的情景描述非常克制含蓄,反而极其具有表现力和穿透力。好的作品一样和好的诗,能够引发人们的情感共振,但背后是对人性的洞察和理解。


Flexibin 垃圾筐,这也许就是优雅和功能兼备的垃圾筐


弹性框架让你可以使用任何尺寸和形式的塑料袋



读史书读的是人性

前一段看了关于冯唐的报道,他在美国的常青藤大学讲课。有个点很触动我,就是提到读书的时候。他说他用了一两年的时间读二十四史,读完之后非常受益。在历史中你能看到人性面对取舍得失时的抉择,看到了很多冲突矛盾背后人的必然性。不是单纯善恶层面的价值判断,而是你能够更客观的尊重人性中的事实。读完之后再看很多纠结无法释怀的事情慢慢会迎刃而解。当你有一个更为宏观的视野后,你会更有抽离感的观察身边的事情。反而能捕捉人们情感行为中到更加细腻完整的细节。好的设计师是一批高感知人群,理解洞察用户的心理诉求。这样的特质应该叫做同理心比较合适。


Pianobell——请你来谱写门铃的旋律



同理心是设计师基本素质

说到同理心很多人会理解成换位思考,而设计中要做到真正的换位思考。坐在办公司里妄想来的换位思考,难免有局限。为了破除这种局限很多设计公司都有独到的方法论,例如在IDEO的设计流程里面为了能够准确捕捉到用户心理,他们会情景再现。他们在做核磁共振项目时,自己会头戴摄像头,亲自躺在磁体里感受用户当时的视界及心理。


核磁共振的腔体太小,造成病人幽闭恐惧,设计师通过体验感受孔径的压抑感,做出解决方案


在设计初期搭建monster原型机的时候也是最短的时间内,用一切最便捷的手段,把产品的原型主要功能和使用方式确定下来。通过使用体验的快速验证,要比单纯想象来的准确的多。


设计师们快速搭建草模,来验证设计的体验



同理心是一种思维方式

同理心不是一种工具,工作时在用或者某些特定的阶段采用。它更像一种思维方式,是贯穿在整个行为中的。设计不仅要在设计阶段对用户负责,对用户的需求进行换位思考。设计师也要对客户进行换位思考,不可能一个公司生存压力巨大时,你给他做一些高风险,高成本的创新。设计师要弄清楚,自己是在做实验,做商业,还是做文化。根据客户的现状,为他思考成本,市场,生产的环节。这样你才能更加通达,外观是本职工作当然要做好,但不局限于外观,这样才能有更大的成长。


飞利浦FEDELIO系列作品


一跃成为苹果商店前三的硬件爆品




飞利浦影音设备概念草图——思考在场景中用户的体验


飞利浦影音设备概念草图二


飞利浦影音设备概念草图三


飞利浦影音设备概念草图四



设计中的国家性格

国人现在都非常崇尚德系和日系的设计,其实在单纯的工业设计上特别是市场变化最快的电子消费品端,国际企业都采用的本土供应链体系,最终品质上的差距非常小。在飞利浦十多年,让我觉得荷兰这个国家很有意思,大胆而又务实。飞利浦能够在九十年代后期迅速崛起,基于他们对塑料的大胆运用,使很多家电摆脱了机械,呆板的几何形态,对于那个时代的产品形态有着重大影响。


我期待着具有中国性格的产品。中国人在同理心方面有着先天的DNA。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义观念一直传承至今。这些点和西方的商业文明以及工业文明完全不一样。这种社会体系的文化优势其实一直存在着,非常期待中国能够像一些发达国家一样,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输出。这种含蓄,克制的中国式文化背后有着博大均衡的智慧,对人的心灵是非常滋养的。



线上交流会


8月9日 晚8点与李剑叶老师

一起聊聊设计那些事儿

扫描下方二维码且备注【爱你五百年】

即可报名参与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购买爱你五百年紧箍咒戒指

↓↓↓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