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识局焦点#国企高层离职:限薪、降薪、反腐、外面机会更多,还有啥原因?

来源:转载


文/文武之才(投稿)(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老李最近有点烦恼。


他是一家央企地方分公司的高层,不过是属于完全没背景的那种:自己从基层一步一步做到机关,在好几个地级市转来转去,终于在省会城市安顿下来了。在外人眼中,这已经是很受羡慕的了吧。


不过,老李最近正在考虑,要不要离职。


这是为什么呢?虽然老李目前的生活还没有明显的变化,在他看来,可以预期的是,他未来的待遇会越来越“凄惨”,混啊混的,说不定还不如在北京的孩子混得好。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降薪,降薪,降薪。(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与老李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笔者一名在某保险央企地方分公司上班的朋友向笔者吐槽说,从去年年中到今年,分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已经流失严重,比如部门总经理(属于公司中高层)就走了好多,不仅仅是中高层,入职三到五年左右的基层骨干也是离职重灾区。


除了保险类国企,笔者一位三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一位部门负责人朋友也向笔者大倒苦水,其部门走了好多人,现在找人做事都很难,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最近其也在考虑跳槽。


貌似笔者身边的国企要跳槽的人很多嘛。但是不是这是个别现象呢?答案是否定的。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这篇名为《国企降薪后有员工离职 公司专门发文要求约束》文章中提到降薪后员工离职较多的现象。中华网则直接称“离职潮”。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国有银行多个高管离职,比如中国上市银行之中曾经是薪资最高的高管——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离职、苏州分行行长朱韬跳槽至华瑞银行任行长。一位从建设银行信用卡中心离职的中层干部曾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的时候说,近期国有银行高管离职主要还是限薪的影响,大家可能觉得前景暗淡。《时代周报》说国有银行离职潮只是国企离职潮的一个缩影。


《证券日报》的统计显示,今年已经有32位上市银行高管辞职。


是的,国企员工跳槽,尤其是一些中层跳槽开始出现抬头现象,能不能称为“潮”暂时很难说,但整体跳槽速度的确加快。那么,这一轮跳槽热有哪些原因呢?


1、限薪与降薪


降薪有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早在去年的八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就审议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从今年年初开始实施,这份方案虽然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但是已经在较大的范围内进行传达了,适用企业范围在72家。


很多地方省份也在参照这个方案,酝酿自己的薪酬制度改革,比如,合肥市国资委主任孙立强近期透露,合肥也正在酝酿国有企业薪酬改革制度,将完成企业工资总额审核、评价及薪酬制度改革等措施。江西深化省属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也已经上报国务院审核。另外很多省份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及国企薪酬制度改革。


而且,按照要求,很多企业也在进行薪酬制度的改革,最近比较火的是,根据《财经》的报道,中国移动发布了降薪方案,二级正以上人员年薪降50%,各省公司班子成员降40%,处长一级管理人员降20%,力度还是比较大的。(难怪上面这位三大运营商的朋友要跳槽。据其解释,不仅仅工资降了,其作为对外交往的部门,居然一分钱经费都不给了,搞得其不能开展任何活动,所以干脆待在北京总部,哪里也不出差,刚好不少人走了,也没合适的人可调用)。


中移动新闻发言人回应称,中国移动正积极研究制定全集团整体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不会层层降薪,本着薪酬与效益挂钩的原则,将薪酬适度向一线人员倾斜。


还有一个原因,部分国企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也下调了薪资,比如神华集团称,受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煤价大幅下降及电价下调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利润下降,2015年其全员工工资总额下调10%。中国铁路总公司在部分地区也对工资进行了调整。


明白了这个背景,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老李,根据目前已经透露出的政策,老李完全可以构建出来他未来的生活:首先是福利,原来上下班用的公车取消了,必须自己开车上下班,车贴还少的可怜(北京总部的领导们车贴都不多,老李和他的同事更不敢拿多了)。原来出差还可以坐个商务舱,以后经济舱能坐坐就不错了(据说还有更严格的规定是连坐个飞机都要特批)。


降薪这个估计是对老李打击最大的。虽然老李不缺钱,在二线城市生活的老李房车都不缺,但是,好歹是高级管理人才,降薪后竟然挣得还没在一线城市自称为“屌丝青年一枚”孩子挣得多,心理上很难接受。


老李深深地觉得被“羞辱”了。自己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要技术有技术,要管理有管理,自己还曾经打理过一家下属企业,以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做得风生水起,现在却遭遇降薪。


“薪酬毕竟是社会认可度的一种体现方式。”老李说,周围一些银行的朋友在降薪方案出来前就纷纷跳槽。老李当时还觉得,即使是降薪也轮不到自己头上,因为银行高管薪酬的确是很高,而老李所在的行业决定他的薪酬还是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的。但是逃不过降薪的命运。


老李有点气不过了。


“现在如果行业里有民企肯挖我过去做CEO,我估计会去。”老李说,“从大学毕业工作之后,就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这个系统,但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这是让我们这些四五十岁的人,重新进行职业规划吗?”


这里需要了解一个背景:根据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改革后的央企负责人的薪酬结构将从基本年薪加绩效改为基本年薪、绩效年薪加任期激励收入,总收入不超过在职员工平均工资的7-8倍。这导致的一个问题是,企业高管要拿高薪,就要离开体制。大家估计都还记得,今年两会的时候,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陆启洲、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和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董事长周中枢均自曝月基本工资不超过8000元。


老李说,这个只是基本工资,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跟很多基本工资2000,但绩效工资能拿到两万的人一个概念。但是,总收入不超过在职人员平均工资7-8倍这个限制估计会卡住很多人。他们系统在北京总部的高管测算了一下,在执行了这个方案以后,薪酬的确是降低了,因为许多央企一线员工多,平均工资本身也不算太高。但具体降了多少,还要等最后方案确定,降是肯定的。


然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刘振亚一样的,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今年两会的时候说,过去含税一年120、130万元(人民币),现在他是公司降得最多的,但是也没意见,因为过去高薪拿了这么多年了,房子也有了,还配着车,别说降下来,就是两年不发也够吃够喝。


2、反腐和“一刀切”地执行相关规定,还有害怕巡查组


反腐导致一些正常的员工福利可能不敢发,怕出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员工的收入。


还有一点就是,由于部分央企还未巡视,现在紧张得不行,全面收缩各种开支,基本上很多支出都处于暂停的状态。


比如说,上面这个三大运营商的部门负责人说,其部门业务经费全部砍掉了,现在起做事是无米之炊。原因就是要降低运营经费,符合各种规定。


他说,他们公司是执行巡视组反馈最严格的单位之一。事实上,一些尚未被巡视的企业执行得更是严格。


老李的单位也被巡视过,他说起这事时调侃,国企嘛,涉及到反腐就是按照公务员标准来,涉及到业绩就是按照市场化标准,有时也是很难受。


其实有关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一现象了,并表示不能影响基层员工的收入,一些必要的福利还是要确保。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4月24日亦曾表示,本次薪酬制度改革仅针对企业负责人,并不针对企业员工,国企不能对内部职工不加区别地层层降薪。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戚聿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也表示,无论是高管、还是普通员工都是支持八项规定和限制三公消费的。但是,反腐针对的是违规部分,对正常的企业生产经营开支、职务消费并没有限制。有些企业理解不当,确实是谨慎过度了。


3、跳槽去哪里了呢?


最后,我们总结下,国企的人跳槽之后去干吗了呢?


跳槽对一些国企高管来说,压力又很大,跳到民企和外企,短时间内还不一定适应,而创业成本太高,年龄也是一大问题,很多高管对自己在这样的年龄创业也不一定有信心,所以,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人仍然愿意减持在国企直到退休。


而对很多中层以及基层国企人员来说,如何避免一刀切地砍掉他们的工资,也是需要注意的问题,尽量避免简单粗暴。


很多人都说如果薪酬改革能够真正推动国企改革,离职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不过一位国资研究专家提醒笔者,从深层次讲,还是应该尽量维持国企人才队伍的稳定性,防止人才流失。


整体来说,就跟老李一样,很多高管无法接受降薪的心理落差,他们此前有着企业家和官员的双重身份,他们跳槽的主要出路,很大程度上是哪里工资高去哪里,像“互联网+”的企业比如互联网金融,甚至创业等。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