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被拐女成“最美乡村教师”,是心酸还是感动?

来源:转载

1994年,18岁的河南姑娘郜艳敏被拐卖到大山深处,卖给了一个比她大6岁的不识字的羊倌,受尽磨难后她成为山村小学唯一的女教师。2006年,乡村教师郜艳敏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年度人物”,她的故事甚至被拍成了电影。


但近日网友回首她的经历时突然发现,被拐乡村女教师奉献背后的被拐卖的罪恶,居然无人追究。7月29日上午,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公开表示,人贩子必须严惩,买主也必须追究刑事责任,已部署当地警方调查。而这段陈年往事,又重新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郜艳敏


澎湃新闻实习记者 李瑞


“最美乡村教师”竟然是被拐女,是心酸是感动还是耻辱?


1994年,河南打工妹郜艳敏被人贩子拐卖以2700元的价格卖到了太行山深处的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期间,她多次试图自杀、逃跑,但最终没有挣脱出大山。2000年,在村内缺乏师资力量、村里的孩子们面临失学的情况下,作为村里唯一上过初中的人,郜艳敏成为了下岸村的代课老师。她说只有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内,才觉得“自己活着有了意义”。


郜艳敏的事迹也被改编为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之后,郜艳敏被评为“2006年感动河北十大感动中国人物”,却被当地乡镇干部阻挠,原因是她揭露了村里买卖媳妇的历史,并暴露了当地教育管理部门的种种漏洞。根据2006年《被拐女子当教师不堪压力 县镇干部阻挡媒体采访》一文的报道,面临险些被辞退的境况,郜艳敏的回应是:“我只想跟孩子们在一起,只要不开除我就好。如果等个一年半载,等媒体不太关注了,再开除我,我就只好离开我心爱的讲台……”


当时媒体的关注点在于“被拐卖依然以德报怨的奉献精神”和“当地乡镇干部对楷模精神的抹杀”,而今天的人们则开始反思。


7月28日,公众号“新媒体女性”发出《被拐女成“最美乡村女教师”是国家耻辱》一文,被各社交媒体疯传。《被拐女成“最美乡村女教师”是国家耻辱》评论2013年《[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一文说:“没有深挖拐卖妇女儿童背后的政府不力和性别不平等的根源,没有探讨为什么农村的教育条件如此恶劣以及如何改善,只一个劲儿地歌颂郜艳敏的高尚人格,歌颂她的伟大。”


《燕赵都市报》2013年5月31日标题为《“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2015年7月28日,这篇报道被网友翻出,引发巨大争议。



2013年6月3日《燕赵都市报》的报道,标题是《郜艳敏:深山代课十几年以苦为乐》


人们发现,郜艳敏的“受害者”身份被极度淡化。网友质疑,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在赞颂她的乡村教师经历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想到惩治拐卖、人身伤害、强奸这类刑事犯罪?为什么有人没有人制止拐卖妇女的罪行?


自愿做乡村教师是善,不辞辛苦地侍奉公婆是善,但这一切的来源却是错的;对于一切对自己和他人的恶,绝不能姑息。



根据郜艳敏“事迹”改编的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剧照


这里附上引起争议的燕赵都市网2013年5月31日的报道:


[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

来源:2013-05-31 燕赵都市网

燕赵都市网记者 祁胜勇文 通讯员 刘向阳 图


她在打工途中被人贩子拐骗,卖到了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大山深处,她曾用生命抗争,但没有能逃离偏僻的小村庄。

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


和学生们快乐地做游戏


传奇经历:被拐卖后成为山村教师


曲阳县灵山镇地处太行山深处,在大山皱褶里,有一个小小的村子下岸村。


静谧而贫穷的村子里,最显眼的是村东的山坡前飘扬的五星红旗,红旗下,是灵山镇辉岭中心小学下岸教学点,孩子们的朗朗书声和笑声不时从狭小的校园里传出来,回荡在山谷间。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学校了,18个学前班学生,2个一年级学生,“校长”和老师都是一个人——2006年度本报感动人物郜艳敏。


郜艳敏已经在这所小学校里工作了十几年,送走了三百多个学生。下个月,她的一个读高三的学生将参加高考,她盼望着这个学生考出好成绩,那样,下岸这个小山村,将出现第一个大学生。


“我教的第一批的学生,他们的孩子现在都跟着我读书了,可惜,大部分人只读到初中没有读下去。”郜艳敏说。


郜艳敏的身份仍然是“代课教师”,每月工资600元,寒暑假没有工资。


但她仍每天热情而快乐地工作着,常年和孩子们在一起,37岁的她依旧很年轻,一脸的天真。


一个人的讲台,每天重复着单调而愉快的教学:教孩子们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美术。与孩子们一起跳舞、做操、做游戏,在孩子们眼里,他们的老师是最可亲、最有智慧、最伟大的人。


孩子们都不知道,他们的老师曾有过异常不幸的命运。


1994年初夏,18岁的河南打工妹郜艳敏被人以介绍工作哄骗,落入两个女人贩子圈套,后被转卖、被人凌辱,再以2700元的价格卖到了太行山深处的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卖给了一个比她大6岁的不识字的羊倌。她曾多次自杀、逃跑,但都没有成功。


村里有个破败的小学校,但因为条件太艰苦,老师们来了都呆不住。1995年,村里没有了老师,村里的孩子们面临失学,乡中心校马校长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找到郜艳敏——这个村里唯一上过初中的人。虽然工资每月只有200元,而且放假的几个月没有工资,但马校长一次一次上门来,甚至家长领着孩子们也来找,孩子们说,老师你教教我们识字吧!看着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睛,郜艳敏心软了,就答应下来,成了一名代课教师,为了让村里的孩子们,不再重复放羊买媳妇的命运。


村里买来的媳妇走了大半,为了孩子们她留下来


下岸村偏僻、穷,400多口人的村庄,前些年从外地买来的媳妇就有三十多个。


许多媳妇跑掉了,包括郜艳敏婆家的二嫂。郜艳敏的生活也不如意,丈夫因为她是买来的媳妇,常喝醉了酒打她,她万分痛苦,但几次都没有逃出村口窄窄的羊肠山路。


她选择了当老师,还有一个理由,村里好多买来的媳妇跑了,丢下了七八个没娘的孩子,这些孩子没有了娘,不能再没有学上。


从此后,下岸村一二年级的适龄孩子没有一个失学,有不上学的,郜艳敏就耐心地一趟一趟找家长,把他们找回来。


最早几年,每月只有200元钱工资,她还要挤出钱来给几个特困的孩子买学习用品,学校里没有图书,她翻山赶集,去集市上的书摊上买回旧的《读者》等杂志图书。


除了规定的文化课,她一个人开设了体育、音乐、美术,虽然体育课是踢毽子、跳绳,做游戏,虽然音乐课是她教唱自己记忆里的歌曲,虽然美术课是在黑板上画花草动物,但她给孩子们,打开了知识的大门,陶冶着他们的情操。


郜艳敏开始的教学生涯,教教停停,因为生女儿、儿子,中断了几年。从2001年起,她的教学工作再也没有间断过,一个人撑起一个教学点,十几年中,下岸村小学的成绩一直处于整个学区中上水平,尽管她只有初中毕业。


乡亲们都感激她,没有人再轻蔑“这个媳妇是买来的”,村人都尊敬地称她:“郜老师”。


就这样,她在这里扎下根来,用一颗善良的心,回报带给她屈辱痛苦的山村。后来看着村里又有买来的媳妇走了,她再也没有动心,她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些孩子们了。


本报报道,郜艳敏一夜成名


本报记者发现郜艳敏是一个偶然。


2006年5月,本报记者来曲阳采访一直热心救助山区贫困孩子的摄影家刘向阳,在大山的旮旯里发现了下岸小学,了解了郜艳敏传奇的经历。


本报刊发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感动,海内外上百家媒体聚焦下岸小学。随后,她当选2006年度感动河北人物,同时成为当年网友们评选的“中国最美的六个女人”,原本像大山里一朵苦菜花一样平凡的她成为明星。


2007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她的事迹改编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


相当长的时间里,接受采访、去各省市电视台做节目是她教学间隙中的重要内容。


她受过委屈,因为她暴露了当地教育等方面的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也接受过无数的掌声和赞誉,因为她的大爱,以德报怨,展示了一个最美乡村女教师的传奇形象。


成名后,她成了这个小山村的灵魂人物,她是乡亲们心中的指望。


郜艳敏当选感动人物获得了一万元奖金后,她拿出一大部分给村里老人们买了生活用品,然后给公婆、河南父亲一部分,自己只剩下几百元,买了个简单的手机。到贵州电视台做节目时,一位画家感动于她的事迹,捐了两幅画义卖了3万元,税后的善款捐给郜艳敏。郜艳敏只接受了5000元,其他的交给了大队,修建了学校,还剩下一点,给学生们买了桌椅、玩具。


2010年11月17日,郜艳敏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村支书张乱仓对记者说,郜老师在村里起到了一个党员的模范作用,乡亲们都很敬佩她。


一个人的坚守


下岸村距离最近的辉岭小学隔着一座大山,走大路六七里,走小路五里。


多年以来,下岸村教学点一直保留着一二年级,还有学前班。


2006年,本报报道了郜艳敏的事迹后,下岸教学点的境况引起当地重视,派了公办的老师来,但因为条件艰苦,先后来了三位正式的老师,都呆上一两年就调回去了。郜艳敏与她们相处得很好,也特别能理解她们,毕竟这里太偏僻、太艰苦,一个外来的老师在这里生活,有种种的不便。


到去年,又只剩下郜艳敏一个老师。


正式的老师调走,辉岭小学决定将下岸一年级的学生也并过去,但家长们不同意,因为孩子太小,山路太远。


开学的时候,还是将该上一年级的学生送到郜艳敏这里来,郜老师不敢收,最后上级决定,下岸教学点保留一年级。


于是郜艳敏一个人担任着一年级、和小中大三个学前班的教学任务。小的学前班的孩子有的才三岁,但家长们都愿意送过来,一者是比自己带着省心,二者是郜老师可以教他们识字明理。


开始一年级有5个学生,但因为家长看到二年级还得到辉岭去上学,担心孩子太小吃不消,后来有3个孩子的家长将他们提前转学到县城的私立学校。


今年新学期开学时,村里一个外地嫁过来的媳妇小李,送女儿过来上学前班,看小班的小孩子们还不适应,郜老师非常费心辛苦,就主动说,我帮你教孩子吧。小李也是初中毕业,也有爱心,一直帮郜老师教了两个月多。作为“校长”的郜艳敏,就从每个学前班孩子三四十元的学费里,每月挤出500元,给小李发工资,小李坚辞不收,但郜艳敏坚决让她收下。可惜,小李不小心崴了脚,就回家养伤不干了,村小学还是郜艳敏一个人。郜艳敏的直接领导、辉岭中心小学校长庞耀辉对记者说,郜艳敏老师对工作非常认真、用心,教学成绩一直很好,她虽然没有经过正规的培训,但很爱学习,每次来学校,都跟老师们探讨教学方法。虽然她是代课老师,但承担的教学任务与正式老师是一样的。


盼望:小学校的条件能够改善一点


多年过去了,郜艳敏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口音都变了。她与公婆相处得很好,是村里公认的孝顺媳妇,尽管她是买来的。婆婆与她情同母女,老人心疼地说,艳敏十几年没有买过衣服,这孩子,可节省呢。


与不识字的丈夫尽管没有共同语言,没有爱情,但有了亲情。丈夫已经知道妻子是个受社会尊敬的“名人”,已经不敢打他了。


社会上的好心人一直关心着她,女儿被石家庄的好心人接出来,在精英中学读书。儿子被邯郸爱心妈妈李丽娟接到武安市读书。对现在的生活、和来自社会各界的温暖,郜艳敏深深感恩。


她现在的身份是代课教师,每月工资600元,而且假期没有工资。对此她没有抱怨,因为转成正式教师需要学历等条件,只有初中毕业的她不抱奢望。


记者问郜艳敏还有什么困难,她想了想说,就是学校的条件需要改善一点,我没有能力。


郜艳敏成名后,在社会各界与镇政府的帮助下,几年前曾修建了教室,但屋顶没有处理好,非常薄,夏天教室里像蒸笼,冬天里像冰窟。多年前买的电扇都坏了,冬天一个教室生一只小炉子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看着孩子们受罪,郜艳敏期望,上级或社会的好心人士能帮助修一修。


另外,教室外的小操场是石子地,孩子们摔倒很容易磕破头,需要用水泥磨一磨。学前班的孩子们需要滑梯等玩具。她心中盼望着,这个小学校能成为村里孩子们快乐成长的一个乐园。“我不嫌工资少,只要孩子们需要,我愿意一辈子当这个代课老师。”郜艳敏说。



这里是澎湃新闻,谢谢你的阅读!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