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聚焦#三民警“责无旁贷”的爱心接力资助 20多年后女孩报恩方知一位已过世

来源:转载





■20多年前,三位杭州民警爱心接力资助一位陌生女孩

■20多年后,女孩赴杭州报恩方知其中一位民警已过世


7月20日15时许,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的接待窗口来了一位扎着马尾辫、30岁上下、打扮时尚的女子。


她的表情有点紧张,一手还紧紧拉着一位小姐妹,犹犹豫豫地探头问窗口的民警:“我想找三个警察,只知道他们的名字,能不能见见他们?”


郑永法、王增元、倪柏全,女子准确地报上了三个名字。


这三个名字,分局民警刘玲玲太熟悉了:他们曾是紫阳派出所的所长和教导员。


她为什么要找三位老警察?


刘玲玲把女子拉到旁边一问,女子哽咽了:“他们当年帮助过我……”


三个名字 一个地址


女子小蔡是浙江丽水人,如今在宁波市工作,今年31岁,有两个可爱的儿子。


“从读书的时候起,我就一直想感谢他们。后来,我又想着,等事业有成了再来感谢他们。但从去年开始,我觉得事业是没有尽头的,他们年龄应该也大了,便想早点完成这个心愿,我老公也支持。”


除了那3个名字,小蔡还有一条线索。“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记得,以前我收到的信上有他们的地址,是‘上城区严官巷紫阳派出所’。”


杭州的路,小蔡并不熟悉。她根据记忆中的地址,先找到了严官巷,问了路人后,又找到紫阳派出所,可是没找到3位老警察,最后只好到上城分局询问。


“我就是想当面感谢他们。十几年前,我上学的时候,他们帮过我。”小蔡很是心急,“如果他们不在,可不可以给我他们的电话号码?”


八年资助 一场接力


“大概是1994年……”小蔡的回忆慢慢展开。


小蔡的老家在丽水农村,当时家里很贫困,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那时,小蔡刚刚读完一年级。“我爸妈已经不打算再让我读下去了。”小蔡说。


就在要辍学的时候,小蔡收到了署名为“郑永法”和“王增元”的陌生人寄来的学费,“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的。”


郑永法和王增元时任紫阳派出所的所长和教导员。据刘玲玲回忆,两位老警察应该是通过“希望工程”和小蔡结了对子。“应该是‘彩虹计划’助学活动。”


当年9月份,小蔡靠着那笔资助款,继续上学。从此以后,每学期开学前,都有一笔钱准时寄到小蔡手中,一直支持她读到初中毕业。


“1996年的时候,信上的名字虽然换成了‘倪柏全’,但是信件一直没有中断。”小蔡说,除了学费的资助,每学期还有两到三封的来信。这些信,小蔡一直保存在丽水老家。“当时我比较自卑,信里鼓励我好好学习,别的不用太担心。”


“帮了我这么久,除了名字,我都不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当年,小蔡曾写信想要民警们的照片,“我说想感谢他们,可在给我的回信里,他们只说这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责无旁贷”,小蔡说,这个词她记得特别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了,比起经济上的资助,小蔡始终认为,3位老警察信中的话对她影响更深。


如今,小蔡每年都会定期去福利院、敬老院做义工。“我是受了别人帮助的,也想向别人回馈点什么。”


一个疙瘩 解释无期


“过去半年,我一直想来找他们,但一直觉得心里愧疚。”小蔡说的愧疚,是指当年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学业。“当时,他们都劝我一定要继续读书。可是,家里的姐姐和弟弟成绩都很好,我不想家里负担太重,想出去闯一闯,就没再继续念下去。”


因为自己决定不念书了,所以小蔡后来就没再跟资助她的民警联系。也正是因为这个疙瘩,她一直没敢来找他们。


不过,遗憾的是,就在一个多月前,郑永法因为癌症过世了。小蔡再也没有机会向这位曾经帮助过她的老警察,解释清楚当年的那些事儿。


刘玲玲帮小蔡找到了已经调动岗位的倪柏全的手机号。当年,郑永法和王增元先后调动和退休,是接任紫阳派出所教导员的倪柏全接续资助了小蔡的求学之路。小蔡尝试拨打倪柏全的手机,可是没有打通。


在退休人员的通讯录里,刘玲玲又找到了王增元的联系方式。手机号码是记下了,但小蔡犹豫了一会儿,没敢打。“我怕他一接电话会骂我,毕竟,当年是我自己放弃了(学业)。”


回家路上,小蔡终于拨出了王增元的手机号码,“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信上的人的声音。”


小蔡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王增元一时没想起来。小蔡把以前他们资助自己上学的事说了一遍,王增元终于想起她来了:“好好生活,(资助的事)不用放在心上。”


王增元在电话里还询问了小蔡父母的身体状况,特意问小蔡现在生活得好不好。


“我感觉现在生活得很幸福。”电话里,王增元说小蔡不用特意当面感谢,但小蔡已打定主意,“过段时间,我要带着孩子,还有我老公,当面感谢他。”


声明:本文为中国警察网原创内容,如需转载刊发请留言受权!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