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男人的黑暗料理(陈秋月专栏)

来源:转载


本周专栏:味知乡愁 作者:陈秋月

尝第一碗刀削面的滋味,有沙子咔嚓咔嚓的,碜牙。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我爸爸是“生白族”,说的是那些对基本家务技能和常识完全缺乏,或几乎丧失的人。

小时候去爸爸的单位,他的宿舍里要说有什么炊具的话,就是一个电炉和一个烧水的水壶而已,煮饭煮汤的锅,没有。吃饭是有一个大碗,我们叫大钵头。一到饭点儿就去单位食堂打一碗来,我记得那时候用的是食堂饭票,一寸大小的小红饭票和小黄饭票,5分1角2角的,每到饭店去打来,两荤一素,总能吃饱。

我每次去,我爸打了饭来,给我扒半小碗白饭,瘦肉都夹给我。我不爱吃姜葱蒜等佐料,有次碗里有一小片疑似瘦肉的东西,我爸粗心地夹了给我。然后埋头吃饭,我吃一口,这哪是瘦肉这是姜片,吃到姜片的我气我哭了,我爸内疚之情溢于言表,他表示下次会看清楚了再夹给我。

我爸一直都是爱我的,有一次假期,他回家,我妈不在,我爸问我:丫头,你想吃刀削面吗?

哦哟,我爸爸会做刀削面?

我的家乡是以生产稻谷为主,主食是米饭,小麦也生产,但是量少,因此,我们能吃面食的机会并不多,别说饺子面饼这些,就算是馒头,能吃上的机会少之又少,更别说什么刀削面了。

我将信将疑,我爸爸信心满满地说:今晚咱俩就吃刀削面!面粉加水搅成糊状之后,加面粉揉,搓,揉成不沾手的面团,再做其他准备工作,烧了一锅开水,拿了菜刀出来,准备削面片。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流程没有哪步不对。

而且我爸白菜叶子也冼净了,切成丝了,还做了鸡蛋汤,酱油味精油辣子也是现成的,就等着面片煮出来加上香喷喷的汤,尝我人生中的第一碗刀削面了。

万事俱备,只欠刀削面。你们猜,我尝到了人生当中第一碗香喷喷的刀削面了吗?没有。

我爸连食用的面粉和喂猪的面粉都没有分清楚。

我一辈子都记得,厨房里热气腾腾,我的爸爸勤快又充满着慈爱,我俩一人一碗刀削面,那个时代一碗面不是说倒掉就倒掉的,我们艰难的尝着奢侈的刀削面,还喝了汤,至于那些面片,我实在忍受不了吃起来满嘴的咔嚓咔砂子……

这事我没告诉我妈,但我估计我妈知道。她肯定也领教了不少,从此我们母女俩对我爸下厨这件事,保持着高度的戒备。

有次我妈来城里,我问:我爸咋办?我妈说给他买了方便面,够吃到她回家。我有点不安,打电话去,我爸说:不是有你老叔做饭么,不用担心。

问我老叔做了什么菜,果然不出我所料:煎洋芋片、煎花生、煎香肠、煎茄盒、煎豆腐,一桌子都是油煎炸,听着都脖子疼和牙疼。

转而又低声跟我说:你老叔切的洋芋丝,不是洋芋丝,是洋芋条。我闷笑,不忍打击我爸:你俩,大哥别说二哥了。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