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夜读 | 南京大屠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来源:转载

深夜阅读,与心相伴。

小荔枝携手南京大学出版社,为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默哀

▶本文节自《南京大屠杀全史》 主编:张宪文

▶主播:张沈平(江苏广电总台资深播音员 “金话筒”奖得主)

▶主播:张杨(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主持人)



1213,沉重的日子。

对于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们来说,也许会有这样的疑问:南京大屠杀和我有什么关系?有人作了这样的回答:

南京大屠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客观上,没关系

你是一个独立的人,独立的个体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可以把你与这类历史事件绑架在一起,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关注,并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你的自由


但是,南京大屠杀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生于美国的张纯如曾是一名记者,为了让世人尤其是西方社会了解二战期间发生在南京的惊世惨案,她广泛搜集发掘第一手资料,顶着种种压力写就《南京大屠杀:被二战遗忘的浩劫》一书,于1997年出版立即引起强烈反响,被译成15种语言。


2004年11月,张纯如自杀离世,年仅36岁。


 张纯如曾说,“我感觉到如果我出生在那个年代,那个地方,那个时间,我也就是其中的一具尸体了,一具无名的尸体。在半个世纪之后没有人会关注,而那些犯罪者甚至会说,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尤其让我感到恐惧。”


鲁迅说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就是这般意思了。


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可以原谅,但绝不可以遗忘

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制造的骇人听闻的大规模的惨案。这些数字,刺痛人心:

——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经调查判定,日军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达19万人;零散屠杀有858案,死亡人数达15万之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总计达30万人以上。

——日军大肆奸淫妇女,在占领南京的最初一个月内,市内就发生了20000多起的强奸、轮奸暴行。12岁的少女也被强奸,强奸后被惨杀者不可计数。

——日军大规模地焚烧和破坏,南京1/3的建筑被烧毁。古都南京遭受了一场空前浩劫,宛如人间地狱。

(框内数据可滑动)

如果说日军第一天进入南京城内心还有几分恐慌的话,那么到了14日之后当他们发现这座中国六朝古都完全掌控在他们的铁蹄之下,如同一个被一群豺狼包围住的裸女时,大和民族强盗的那种放纵、无耻和以胜利者姿态自居的狂妄心态,简直到达了极点,因此在之后的一周里,日军不再是人了,而是一群随意屠杀、奴役和欺凌中国人的野兽,甚至比野兽更残忍……(节选自《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何建明著 )

面对日军在南京的残酷暴行,中国、日本和西方国家的当事人及目睹者,都留下了大量有价值的原始材料,揭示了事实真相。


幸存者:我混在人群里跳下江

                 躲在漂浮的死人堆里


屠杀的幸存者,时为教导总队第2团第3营营部勤务兵的唐广普:

12月13日,日本兵从中华门侵入南京,我跑到下关,无船渡江,就跑到燕子矶。燕子矶满街是人,抱木板、盆桶争相泅渡长江……天还未亮,日本兵来了……集中囚禁约两万人,大多为被俘士兵,另有部分警察和老百姓……有个四川兵,不堪饥渴,约众外逃,结果有1000多人被日军射杀于外壕中。



《伊藤兼男照片集》

封面上记录了日军在南京等地实施的暴行


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何守江:

“1937年12月,日本兵进城的第二天,日军把我抓住,送到大方巷难民营,当时被抓的有一两千人。晚上5点左右,全部押送到下关江边,用六挺机枪扫射。我混在人群里跳下江,躲在漂浮的死人堆里……


西方媒体:

我亲眼目睹了一场集体屠杀


美国记者阿契包德·斯提尔,于1937年12月15日由南京发往《芝加哥每日新闻报》国际部的特讯说:

“屠杀犹如屠宰羔羊。……今天经此城门过,发现要在积有5英尺高的尸体堆上开车才能通过城门。已有数百辆日军卡车、大炮在尸体堆上开过。城里所有街道都遍布着平民百姓的尸体。”

“……我亲眼目睹了一场集体屠杀。一群几百个行将处死的人扛着一面大幅日本旗穿街而过,他们被三三两两的日本兵押着,赶入一块空地,被一小组、一小组地枪杀。一名日本兵站在越积越多的尸体堆上,用步枪补射仍在动弹的躯体。”


 “地狱般的四天”,是对南京城“围城”与“陷落”的最合适的形容与写照。


《纽约时报》于12月18日以“俘虏全遭杀害”为题,刊登了记者德丁发自上海的报道:

……在登上开赴上海的轮船的前一刻,在江边马路上看到200个男子被屠杀。屠杀只花了10分钟。日本兵使男人们在城墙前排成一列,加以枪杀,然后许多拿着手枪的日本兵,乱七八糟地在中国人尸体周围毫不在乎地用脚踢,如果手脚还有动的,就再给一枪。


日军军官:我不知见过多少尸体了

       早就习以为常



侵华日军第16师团士兵东史郎保存的战时日记

日记中含有证实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


高岛市良隶属于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33联队,他在12月14日的日记中记述说:

……把人从货车和仓库拉出来,共1200人,让他们面朝江水坐在没膝盖的泥土中。命令一下,躲在后面战壕里的重机枪就一齐开火。他们便像骨牌一样倒下去,血肉横飞。跳进河里的数十人被等在栈桥上的轻机枪全部打死,鲜血染红了泥水。


山崎正男少佐是日军第10军司令部参谋,他在1937年12月17日的日记中记述:

“……这一带的扬子江面较窄,江中停泊着七八艘海军驱逐舰。无数的尸体被弃置于岸边,全浸泡在水里。尸骨累累一词其程度也各有不同,这扬子江岸边的景象可谓是真正的尸骨累累。如将之打捞到地面上,一定是堆积如山了。”


“然而,我不知见过多少尸体了,早就习以为常。”


安全区并不安全


1937年11月下旬,留在南京的20余位美、英、德等国的西方人士自发成立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并在南京城内西部划定了3.86平方公里的一片区域作为“中立”性质的“安全区”,以供无辜市民及难民在此躲避战火。原以为日军在攻占南京的过程中会尊重安全区,然而日军占领南京后完全漠视国际安全区的存在。


美国传教士费吴生在1937年12月13日的日记中记述:

“ ……正好在安全区南面进 口遇见一支小分队。他们未显露敌意,尽管稍后片刻就枪杀了20个由于害怕他们而慌忙逃走的难民。似乎自从1932年在上海已形成一条通例,凡逃跑者必被击毙或刺杀。”


约翰·拉贝

南京大屠杀期间,与多位国际友人共同发起建立“南京安全区”

为20多万中国平民提供避难场所


拉贝在12月14日的日记中记述说:“我们遇见了一队约200名中国工人,日本士兵将他们从难民区中挑选出来,捆绑着将他们赶走。我们的各种抗议都没有结果。我们安置了大约1000名中国士兵在司法部大楼里,约有400人~500人被绑着从那里强行拖走。我们估计他们是被枪毙了,因为我们听见了各种不同的机关枪扫射声。”


东京审判


1946年4月2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的审判在东京开庭,共有28人由于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而被起诉。“对这28名被告的指控包括从1928年开始就策划和准备发动侵略战争以及以1931年对满洲发动进攻为开端的系列实际军事侵略。”


1946年,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东京审判至1948年11月12日止,历时两年半。开庭818次,419名证人出庭作证,779人作了书面证言,受理证据 4336 件,判决书长达1213页


1938年1月31日,中国的农历春节。《大公报》(汉口版)总编辑张季鸾写下社评《春节念受难同胞》:

……

国家独立如不能保,民族就要澌灭,不然,也永远奴隶化。我们大家,必须发誓,尽一切力,负一切责,以救出我数千万同胞,同时这就是救自己,救自己的家族儿女。


◆  ◆  ◆ 

有些人忘了,我们不能忘

让白骨可以入睡,让冤魂能够安眠

把屠刀化铸警钟,把逝名刻作史鉴

让孩童不再惊恐,让母亲不再凄叹

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洒满人间

《南京大屠杀全史(套装共3册)》是南京地区张宪文教授等一批历史学家撰写的。厘清了南京沦陷时日军对国民政府首都的军事、经济和社会控制的史实,展示了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保护和救援难民的人道主义善举,再现了中外媒体和国际社会对日军暴行的反应,披露了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揭示了历史的真相,有力地驳斥了日本右翼否定南京大屠杀史实的谬论。


◆  ◆  ◆ 


12月13日,江苏广电总台融媒体新闻中心将推出《国之祭·2016》——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特别节目。



小荔枝邀你点燃烛光

并写下#一句话公祭#

铭记历史,珍视和平,你有什么话想说?


参与方式

1、点击文尾“阅读原文”,进入互动页面,写下你想说的话;




2、识别下面的二维码进入#一句话公祭#活动页面,写下你的留言。



3、微博:编辑入#一句话公祭#+文字及图片,并@江苏新闻


阅读,让我们生命有了色彩。

若你有好文推荐,想让我们的主播为您阅读,欢迎投稿到:[email protected]


张沈平
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资深播音员

2010‍‍‍‍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得主

江苏卫视《江苏新时空》

张杨
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主持人
江苏卫视《新闻眼》
江苏公共·新闻频道《新闻360》

编辑:桃桃

音频制作:乔恩

配乐来源:电影《辛德勒名单》

图片: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央视新闻

特别感谢:孟哲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