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邓亚萍“兼职教授风波”,有人说输在了“主要看气质”

来源:转载

点击“新京报”关注猛料最多的公号!


邓亚萍受聘法大兼职教授,一个乒乓球明星,却成了政法大学的兼职教授,跨界之大,让很多网友口诛笔伐。昨天,中国政法大学对此事做出了回应,一起看看吧。


▲12月2日,邓亚萍在中国政法大学做了主题为《报效祖国 成就梦想》的专题报告会。图/法大新闻网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聘任邓亚萍为该校兼职教授一事引发社会关注,一些法大校友和网友对邓亚萍任职法大提出质疑。中国政法大学相关工作人员昨日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校聘请邓亚萍为兼职教授是为了提升学校乒乓球高水平运动队成绩,且条件和程序符合相关规定。


先来看看邓亚萍的简历吧:


邓亚萍在14年的运动生涯中,共拿到18个世界冠军,她在乒坛排名连续8年保持世界第一,是乒乓球史上排名“世界第一”时间最长的女运动员。



1988年,邓亚萍正式进入国家队。



1989年,年仅16岁的邓亚萍首次参加世乒赛就夺得女双冠军。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邓亚萍作为中国队的绝对主力,夺得女子单、双打两枚金牌。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邓亚萍复制了四年前的奇迹,她成为中国奥运历史上第一个夺得四枚奥运金牌的人。



2001年,邓亚萍取得清华大学外语系英语学士的文凭。



2002年12月,邓亚萍获得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硕士学位


2008年,邓亚萍从英国剑桥大学基督学院毕业,获得土地经济学博士学位。


2009年4月,邓亚萍就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



2010年9月,邓亚萍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即刻搜索总经理。



2015年12月2日,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12月2日,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官方网站称邓亚萍受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随后,多家媒体报道了邓亚萍获聘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一事,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讨论。


昨日12时42分,中国政法大学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我校聘请邓亚萍女士为兼职教授,是由体育教学部向学校提出申请,由人事处根据《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聘任规定》的条件和程序通过该申请,聘请邓亚萍女士为体育教学部兼职教授,其主要工作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学校希望通过聘请邓亚萍女士为兼职教授,能为进一步提升学校乒乓球高水平运动队成绩,营造健康向上的体育文化氛围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政法大学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在体育方面,学校有教育部批准的高水平运动员项目,分别是乒乓球和排球,而学校的乒乓球高水平运动队也多次在国内比赛中获奖。


昨日,中国政法大学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学校有兼职教授聘任的相关管理办法,大概在2005年下过文件。


法大学生的一封公开信


昨日上午,中国政法大学学生徐恒通过其自媒体发表了《关于中国政法大学聘请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一事致石亚军书记的公开信》,信中要求学校公开聘任邓亚萍为本校兼职教授的决策程序、公开兼职教授聘任的制度办法、并就该制度办法的制定程序、生效时间等做出说明,同时要求学校就邓亚萍担任兼职教授所从事的工作做出说明。


徐恒在文中说,在高校任兼职教授的高层次人才一般具有教授、研究员等正高级别的专业技术职务,并且在该学术领域内具有较高的学术造诣、一定的知名度和较为广泛的影响,而邓亚萍的求学和任职经历并不能反映上述要求。


在公开信中,徐恒提到,比照其他学校聘任兼职教授的制度办法,聘任兼职教授应当由学校或院系组成学术委员会,表决通过聘请兼职教授的决定。他认为,学校应公开聘任邓亚萍女士为本校兼职教授的决策程序。


徐恒认为,大学是学术的殿堂、培养人才的港湾,建设一流名校就需要引进优秀人才,然而,学校不能罔顾学科建设发展规律,通过拓宽交际资源的办法盲目引入名人来校任职,一方面给本身紧俏的教学资源造成压力,另一方面败坏学校的学术风气,不利于学科建设和学校发展。


徐恒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也是浏览新闻时才发现所在学校聘任了邓亚萍一事,认为学校在聘任过程中有一些环节在处理中不是很得当。这封公开信是前天连夜写的,并在昨天凌晨1点发到网上,后来得到了很多评论和转发。


徐恒说,邓亚萍的任职资格问题,不是说她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学校对聘任兼职教授应有明确规定的程序。他认为,程序正当、决策公开,就会消除社会质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为 沙璐


邓亚萍做兼职教授为何引发关注?


邓亚萍任职法大,质疑声此起彼伏,其关键就在于人们觉得“违和感爆棚”、跨界太大。不过,网友的这些质疑,貌似也怪不到邓亚萍头上,因为当初中国政法大学在发布聘请邓亚萍为兼职教授这则消息时,就没说清楚到底要请人家干啥,教啥课、做啥事。相对于笼统的信息,发布却又异常高调,这难免引发公众的广泛质疑。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邓亚萍虽是乒乓球世界冠军,也有着清华英文学士、诺丁汉大学中国当代研究硕士、剑桥大学土地经济学博士这样“彪悍”的学历,有着在国际奥委会、国家体育总局、人民日报社等部门任职的辉煌履历;但无论从她的运动员生涯来看,还是从她的学历、职业生涯来看,似乎都与法学不搭界。


聘请一位体育明星为兼职教授,且信息发布不够充分,这就难免引起部分法大教授、学生、校友等的质疑。不过好在,面对质疑,中国政法大学及时回应,称聘请邓亚萍为体育教学部兼职教授,“其主要工作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


也就是说,中国政法大学聘邓亚萍,不是去教法律,而是去提高乒乓球队的水平。从这个角度讲,聘邓亚萍做兼职教授,似乎也无不可。但此事的争议,则是由于最初发布的信息有限、语焉不详,导致事实与公众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以至于此消息在传播过程中“荒腔走板”,引发了舆论的围观。


事实上,人们并不反对大学与明星、名人合作,毕竟这会提高大学的知名度。但是,大学从程序上、从信息披露上都要充分尊重学术规范,按程序办事。千万别在跟明星的合作中显得“吃相难看”、有些掉价。


□陈小二(媒体人)


邓亚萍输在了“主要看气质”?


不会审丑和自嘲的人,如今很难在互联网的汹涌口水里完好存活。“端着老脸”,难免会露馅被揭了底裤。过往打扮得越完美,越容易摔得更惨。


这才是网络公关专家最头疼的地方。法无定法,颠覆总被颠覆。谁能预料到,王心凌在网上自嘲新专辑配图丑的一句玩笑,能病毒式传播成流行句式呢?


“主要看气质”解放了全民的自拍热情。过往,没有在海滩度假没有化上浓妆垫个下巴,都没人好意思敢在网上晒自拍。而如今,我看着朋友圈里的大肚腩和小短腿,只能感叹,虚饰的总难逃被颠覆的宿命。


一个流行句式,背后是普通人对美图秀秀、整容化妆术的嘲讽和抵抗。


当然在网络语境里,自嘲是更高级的炫耀。这也是很多网络红人能靠着卖丑卖文盲就火起来的原因。而他们越火,活在过去大众文化里的旧偶像就越慌张。


比如邓亚萍。


12月2日,邓亚萍受聘法大兼职教授仪式,政法大学党委书记石亚军向邓亚萍颁发了兼职教授聘书。一个乒乓球明星,却成了政法大学的兼职教授,跨界之大,让很多网友又开始了新一轮口诛笔伐。


兼职教授几成互联网的新调侃对象,甚至有人调侃,兼职教授是落马官员标配。

这中间似乎有个错位,“教授”看起来是个门槛极高的严肃职业,而不少高校热衷聘请明星、官员等公众人物为“兼职教授”,常被视为是“谄媚”。


实际上,“兼职教授”的聘任要求一直相对较低。1999年教育部曾下发有关加强高等学校教师建设的意见,提到“聘任兼职教师、返聘高级专家等多种途径,拓宽教师来源渠道,促进教师资源的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


兼职教授的要求有哪些?我没查询到中国政法大学的规定条文,但中国人民大学有:


“原则上受聘者必须具有受聘学科教授的学术水平,并在受聘学科学术领域内有一定的学术影响力和较高的学术造诣。若无相应专业(技术)职称,但确有社会公认的某学科研究成果,有长期的丰富的实践经验,有相当于教授的理论水平、政策水平和学术水平者,也可根据实际需要聘请为我校兼职教授”


从这条要求看,邓亚萍的资历应该可以算是符合条件。尽管是体育明星出身,但邓亚萍的学历在运动员中是不多见的,她前后取得过清华大学的英语学士、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当代研究专业硕士和剑桥大学基督学院土地经济学博士等学位。

邓亚萍在国际奥委会、国家体育总局、人民日报社等地方都有过任职。其中,还曾掌舵过人民网的“即刻搜索”项目。


中国政法大学也对质疑做了回应:是由体育教学部向学校提出申请,主要工作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


如此看来,聘请邓亚萍为兼职教授,可质疑的应是校方“兼职教授”的聘任规定,以及“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究竟是否需要一个“教授”而不是“教练”来负责?


但无论如何,这些并非邓亚萍的问题,从资格上看,她符合条件,聘任则是校方的责任。公众与其说是质疑邓亚萍是否有资格成为“兼职教授”,倒不如说是这些年公众对邓亚萍个人品质质疑的尾声。


掌舵“即刻搜索”,是邓亚萍公众形象的滑铁卢。2010年,邓亚萍在人民日报社期间接手“人民搜索”,后改名为“即刻搜索”,在三年后突然卸任,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合并。随后,有传言称邓亚萍“三年败光20亿”,虽经媒体调查辟谣,该阴谋论仍深入人心。


邓亚萍复出后,却又在马航事件期间,因在马来西亚劳伦斯颁奖礼上一次礼仪式的“微笑”,遭不少网友指责其“冷漠”。公众形象一落千丈。


直至今天。这样一个始终“正面光荣”的体育楷模,突然在互联网的口水里成了负面缠身的人物。在这方面,她和桑兰恐怕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或许,邓亚萍更应该学学“主要看气质”。


这是一个履历失效的年代。公众已不相信那些虚饰的高高在上的偶像典型,在他们的履历、口号和表彰已无法加分。


甚至还要减分。因为履历难免虚饰,光环难免伪造,而大家已经在形形色色的活佛法王中学会了辨别真伪。


邓亚萍的遭遇,正是倒在了这样的阴谋论里,某种意义上,也是输给了自己。


文/胡涵

本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沸腾”(ID:xjb-feiteng)

话说“主要看气质”到底怎么火的?

2分钟视频告诉你




本公号文章未经新京报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 慧眼看中国 ━

每天早晨,我们相会




没有人可以和生活讨价还价,所以只要活着,就一定要努力。

——《风雨哈佛路》

早安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