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缴费时间要延长?除了延迟退休,养老保险也要变了

来源:转载

点击上面蓝色字关注,即可免费收阅政商内参


By政商内参 (微信最好的政经读物,以专业的视角传递政商信息,深度解读政商新闻,这里使你了解更真实的中国) 微信号:zsnc-ok


随着养老金并轨和延迟退休政策的执行和明确,养老保险改革已经进入到深水区。据媒体报道,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已经成为业内参与改革问题讨论人士的共识,但是这一问题的改革时间点尚未明确。


延长缴费年限已成共识

按照目前的规定,养老保险缴费年限为满15年,即必须满180个月。中间可以中断,不影响领取养老金,但如有中断,会影响养老金待遇。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经济二局人士曾对外表示,“最低的缴费年限是15年,从社会保险可持续来看,这是非常不利的,这个问题在业内已经得到共识。”媒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人社部曾经研究过,延长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的问题。”


为何要延长缴费年限?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肯定地认为:“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应研究适当延长。”苏海南解释道:“当初制定最低缴费年限为15年的时候,是因为20世纪90年代刚开始建立社保制度,那时许多企业员工已经40、50岁了,以前从未缴过社保费,从建立社保制度开始缴费只有十多年就该退休了;另外还有自谋职业者、非全日制工,为了吸引、鼓励他们参加社保,就把最低缴费年限定为15年。”


“但是,这个政策放在现在,已经不大适用了。”苏海南举例说明,“现在人们预期寿命延长,如果一个人22岁工作缴纳养老保险费,加上15年,她37岁就不再缴费,那怎么可能?人们对最低缴费15年的理解也有偏差,按规定,凡是用人单位的员工,在单位一年就应缴一年社保费,一直缴到退休,并非只缴15年就可不缴;而自谋职业者如只连续缴费5年,到退休年龄时只能领取很少的养老金。所以,适当延长缴费年限,既是适应人们预期寿命延长的需要,也是保障劳动者退休后生活的需要。”


缴费时间长短对领取养老金有啥影响

养老金缴纳时间长短直接影响着每个人账户,而个人账户的保险费多少,并不能对退休后的养老金产生明显影响。


人社部相关研究部门人士表示:“现在,个人账户记账利率收益非常低。最初设计的时候个人账户待遇是能显现出作用的。现在连续的普调,抹平了原有缴费不同导致的待遇差别。使个人账户的激励机制弱化了。不管个人的账户累积多少,每年基本养老金都要调,个人账户的贡献率越来越低。因此,个人账户在整个养老金的结构当中比重偏低,激励作用也不明显。”


直到国务院2014年8号文件出台,指出对长期缴费的,可适当加发基础养老金,提高和加发部分的资金由地方人民政府支出,具体办法由省(区、市)人民政府规定,并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备案。有消息称,今年有22个省的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


其他国家都是咋办的?

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法国从2018年开始,退休者享受全额退休养老金的工龄从41年零3个月提高为41年半,计划到2035年法定工龄年限达到43年。德国规定被保险人想要领取养老年金,必须达到设定的年龄界限,正常要求缴费满35年,德国正常退休年龄是65周岁。


关于养老保险,这些我们要知道


养老保险的存与取

保险费如何缴纳?

基本养老保险费由企业和职工个人共同负担。


企业按本企业职工上年度月平均工资总额的20%缴纳(部分省市略有调整),职工个人按本人上年度月平均工资收入的8%缴纳。


城镇个体工商户、灵活就业人员和国有企业下岗职工以个人身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以所在省上年度社会平均工资为缴费基数,按20%的比例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全部由自己负担。


养老金如何支付?

养老保险需缴费满15年才可领取。需要注意的是,养老金缴费可中断,之后补缴依然有效。目前,我国企业职工法定退休年龄为:男职工60岁;从事管理和科研工作的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


基本养老金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组成,职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个人缴费满15年的,基础养老金月标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或市(地)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20%。


个人账户养老金由个人账户基金支付,月发放标准根据本人账户储存额除以120。个人账户基金用完后,由社会统筹基金支付。




来源:中国经济网(ID:ourcecn)综合中国经营报、新华网、人民日报、京华时报、央视新闻


养老金缴费改革还应该多动点脑子

文/光明网评论员


近日,有网站转载该新闻时,用了“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将延长 官方:已成共识”的标题。一时间,引发网民热议,不少人颇多异议:“又‘被共识’了”,“说延长就延长,民意考量在哪”……这些解读不乏被标题党误导的意味,但它也呈现了凸凹不平的“舆论地表”的一角,而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是否延长,也应将这繁复多元的民意基础考虑进去。


同意将最低缴费年限延长,自然不乏其理由。应看到,目前我国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为15年,而这是基于上世纪90年代刚建立社保制度时具体“国情”而设计。但时至如今,这两种现实条件都有了改变,最低缴费年限随之作出调适,似乎合情合理。


毕竟,虑及眼下社会职工退休年龄,“最低缴费15年”的制度设计,难免催生出“交15年,拿25年”的局面。而这加剧的养老金缺口压力,势必会向“下一代”转嫁,造成寅吃卯粮的情况,所以从代际公平的角度讲,该考虑改变代际转移支付的情形。而将最低缴费年限延长,并不等于人们的缴费时长要普遍延长:按照劳动法规定和时下正常用人单位的社保缴纳制度,都会是在一年缴一年,直至退休,而非缴了15年就不缴。


但该话题之所以广受关注,某种程度上,就在于它延续了延退在退休问题上带给公众的权益受损想象。对人们而言,延长最低缴费年限至少在直接利害上,不会带来什么获得感。相反,它可能影响到数量不小的失业待业人员、农民工群体及社保缴纳不规范的民企私企员工。因为社保缴费刚性要求是在2000年之后,而这些人有的年龄已四五十,找工作不容易,缴费尚不足15年,补足跟15年的差距本就负荷不小。而一旦延长最低年限,意味着他们还得多自缴,这可能增加“断保”现象。


在此背景下,最低缴费年限是否该延长、怎么延长,显然宜有更科学的评估、充分的考量,而不能只着眼于弥补养老金缺口。


正如有些人所言,养老保险改革,比起强制性要求统一延长最低缴费年限,更应在“多缴多得”的制度激励上着手。也就是说,要改变现行的“缴费每满1年计发1%社会平均工资”这种缴费年限与养老待遇间没有明显正相关关联的养老金计发方式。后者如今已造成负向激励作用,导致很多企业、职工会减少缴费,过了最低时限就不缴。而要让缴费长短对领取养老金的影响更明显,就需要完善“长期缴费,则基础养老金累进加发”等机制。


而即便要延长最低缴费年限,方式上也要有所讲究。跟与养老金并轨、延迟退休一样,它不宜“一延了之”,而应走分类推进、循序渐进路线。像养老金并轨,就实行了“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制度、中人逐步过渡”;延迟退休,是踩着“小步慢走,渐进到位”的节奏,退休年龄每年延长几个月。延长年限,同样该如此,可考虑最低缴费年限“年递增”机制,并考虑行业实际,兼顾农民工等群体的利益。


说到底,改革养老险最低缴费年限,必须具备更多民生视角,以民意共识为基点去推进,以避免最低年限延长和延迟退休叠加对公众的强刺激。


以上转载自:光明网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