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徐明狱中去世:眼见他起高楼,又见他楼塌了!

来源:转载

点击上面蓝色字关注,即可免费收阅政商内参


By政商内参 (微信最好的政经读物,以专业的视角传递政商信息,深度解读政商新闻,这里使你了解更真实的中国) 微信号:zsnc-ok


来源:凤凰财经(ID:finance_ifeng)综合半岛晨报、南方周末、创业邦杂志等报道


12月4日,前实德集团、实德俱乐部董事长徐明因病去世,终年44岁。徐明按照计划本该2016年9月服刑期满。徐明此前因涉嫌经济案件被查,被指与薄熙来交好。


悲情徐明,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却又如履薄冰。不得不提到他与足球的一段缘分,也须承认他在商业上曾经辉煌过,闯进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他有过艰苦的童年时光,也曾在商海中起起伏伏,大连实德是他一生为之奋斗过的事业。最后,他在落寞中走完一生,眼见他起高楼,大宴宾客,却又见他楼塌了。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想着出狱后继续未竟的足球事业。


徐明与足球的一段深情往事

1992年,徐明创建大连实德集团。1999年,年仅28岁的徐明就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中国最年轻的富豪,此后便是福布斯榜上的常客。2006年,他以个人资产48亿元人民币位居“全球华人富豪500强”第109位。2010年,入选“胡润百富榜”,以100亿元财富位列第85位。


就在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这一年,徐明收购了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


实德入主的前3年,球队一鼓作气实现甲A三连冠。在国际赛场上,2001年实德队也赢得了亚优杯亚军。


其间,徐明亦着手布局实德系,旗下同时拥有多家甲A、甲B俱乐部。此举受到了各俱乐部的普遍反对,在中国足协的要求下,实德系最终剥离。


2004年10月,因对裁判判罚不满,国安罢赛,这一事件成为后来“G7革命”的导火索。徐明对国安的行为表示支持,其后,实德队亦罢赛。以实德、国安为首,7家俱乐部联手挑战足协,索要应属于俱乐部的权利,但最终被平息。


徐明的人生巅峰:闯进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2005年,徐明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八,实德队则再次夺得中超、足协杯双冠王。不过,那也是俱乐部最后的辉煌。由于逐渐削减投入,实德队成绩连年滑坡,到后来,不得不为保级而战。


2012年3月,徐明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后获刑入狱。年底,实德队在完成保级任务后,放弃中超资格,球队随后转手给大连阿尔滨俱乐部。


据了解,服刑期间,徐明一直对足球保持着高度关注,得知球队在困境中被卖掉后,还一度耿耿于怀。接近徐明的人士透露说,徐明甚至还有出狱后继续涉足足坛的打算。


下面回顾徐明颇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人生如戏,结局却如此悲壮。

徐明前传:有其父必有其子


由大连庄河市往西大约十几公里,便到了徐明的老家吴炉镇。


吴炉镇地处一片山坳之中,经济条件比较差。由吴炉镇再往西几公里,是依山势稀稀拉拉散落在坡地上的光华村,这是徐明的出生地。


当地民风淳朴,听说打听徐明的老家,一位老乡放下手中的活,领记者来到一个小院落。不大的院子中间是当地普通的4间草屋,院门紧闭。老乡介绍,徐明一家很早就搬走了,老家只有一个耳聋的叔叔。


据徐家的邻居一位老奶奶介绍:“这个院子还是徐家生活改善后新建的。”她领记者来到不远处的另一个更小的院子,院中央孤零零耸着一间草屋,大概只有30平方米大小。老奶奶说,徐家早年生活非常艰苦,徐明的父亲徐盛家在有了4个孩子后曾去北京学习,4个孩子就跟奶奶在这个小屋度过了贫穷的童年。后来徐盛家学成回到村里,在光华村大队担任村干部,徐家的生活才开始有了起色。“徐明一家现在只有每年清明上坟祭祖才回来。”她说。


徐家兄弟姊妹四人,出生于1971年4月5日的徐明是老小,G大元董事长徐斌是老大,比徐明大6岁,中间还有两个姐姐。据邻居们回忆,少时的徐明孤言寡语,“虽然很聪明,但实在看不出日后会成为亿万富翁的架势”。


按照村民们的分析,徐明的经商头脑和商业道路来自家传。其父徐盛家——也就是后来大连大河集团公司、四川大河投资公司以及上海大河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在1980年代初到吴炉镇供销社任职,期间还曾担任当地的黄海机械厂厂长。


1982-1994年,徐盛家在庄河市的红光集团任职,1990年代初,任红光集团党委书记,是红光集团实际掌门人。红光集团是位于庄河市中心区的红光村集体资产。据当地人介绍,徐盛家成为红光村村支书前后,红光村靠卖地积累了很多资金。在徐盛家的主持下,红光村用这些钱办起了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在徐的经营下迅速壮大,成为当地著名企业。


从这样的背景可以看出,徐明并非白纸一张打拼,他的父亲给他从庄河开始发家做了很好的铺垫。


1988年8月,徐明进入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学习。不过据调查,徐明考入的是该院成人教育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专科,而非该院经济系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正规本科。当然,英雄不问出处,学历代表不了任何问题,只是后来徐明脱颖而出后被演义的“两年跳级完成学业”的“神童”表现,却并非事实。


按照目前市场公开流传的故事,徐明自称其商业经历是从求学的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开始的。徐明向媒体介绍,自己从沈阳五爱市场批发一些日用小商品,“坐公共汽车背两个包东西拿到学校来卖,价格翻两倍到三倍。现在想起来可能不太道德,但实际上利润率非常高,都是两三倍的利润”。


从这一切来看,许多笼罩在早年徐明身上的神话,大部分都属于想象。进入社会前,徐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徐明创业,也曾落魄过,混迹大众歌舞厅


很多年以后,徐明的同窗张武才知道,自己认识的那个“徐胖子”,为何消失一年后摇身一变为暴发户。


张武是徐明在庄河一中的高中校友。当徐明1990年从沈阳航空工业学院大专毕业后,他及几个哥们曾经和徐明一起“厮混过两年”。

在张武的印象里,徐明胆子很小。在喝酒、打架上,徐明“最怂”,就算自己惹的事情,也要靠哥们摆平。但在泡妞上,徐明不遗余力。

徐明的前妻是庄河一中一位“会谈钢琴、特别有文艺范儿”的学妹,其父母是庄河市一家国营商店批发公司的职工,徐明追了她整整五年。两人1993年结婚,几年后离婚并断绝来往。其后徐明的婚姻状况不明,外界曾经盛传徐的妻子很有背景,但他的朋友们均否认了此说法。

那些年,自费读大学不包分配,徐明只好自己到大连找工作。庄河三禾冷库驻大连办事处业务员,是徐明的第一份工作。这是一家出口对虾到日本的庄河县属企业,徐明的工作是对接日本客户。精明的徐明干了不到一年,就攒了五六万块钱。

但很快,徐明把这份工作辞了,自己成立了一家对虾贸易公司,在大连渤海大酒店里租了一间套房作为办公室。发迹后徐明曾对媒体称,自己第一桶金来自以熟虾代替生虾搞对虾出口生意,但据了解,当时徐明的对虾贸易公司半年内没做成一单生意。

闲下来没事的时候,张武和徐明等人经常去大连市公安局后面的大众舞厅跳舞。大众舞厅上午门票1.5元,下午2.5元,晚上3元,中间不清场。为了节省,徐明等人往往一大早9点开门就进去,一瓶汽水、一支麻花、几盘瓜子,“一块五能玩一天”。那是1991年,徐明的屁股兜里别着花3万多元买的“大哥大”,昏暗的舞厅里,“大哥大”的红色信号灯一闪一闪的,使徐明成为舞池里最扎眼的“大款”。


职业生涯的起步:徐明从冷库业务员开始干起


那时候的徐明是大连最早拥有手机的一批人,他喜欢数字“3”,带有5个“3”的手机号码多年不变。

张武回忆说,一帮哥们厮混了一年多。有一天徐明突然说要回庄河,当时的哥们都劝他:“来大连多不容易,就呆着呗。”一心要出人头地的徐明抛下一句话——“农村包围城市,最终回归城市”。

回到庄河的徐明办了一个厂子,招了十几个人,给一家韩国客户加工无线电路板。一个冬天他挣了十来万块钱,并花了两万多买了一辆东风130卡车。“他每次都有很大的跨越,从水产品到电路,他就觉得,你干什么我就能干什么。”张武说。

张武再次见到徐明,已经是1993年了。没聊几句,徐明突然指着对面的高尔基公寓(后来的实德大厦)说,这楼我前几天买下来了,6000万。

张武说,“徐明你上哪弄6000万去?”

又过了三四个月。张武突然接到徐明的传呼,说在不夜城挖土石方——不夜城即后来的大连市中心胜利广场。

“当时我心想,不夜城那个坑老大了,徐明在那里挖土石方?!吹吧。”当张武看到23岁的徐明戴着黄色头盔,在工地上拿着图纸正指手画脚时,。还猜想这是徐明的哥哥徐斌包下的工程,徐明只是来帮忙。

直到胜利广场盖完,真挂上了实德集团的牌子,张武才相信了徐明已今非昔比的事实。

事后看来,张武的这位早年胆小而沉默寡言的哥们实际早有“鸿鹄之志”,比如年纪轻轻的他一度每天西装革履,打发胶梳大背头,在家对着镜子苦练口才。二十多岁他就能用蹩脚的庄河普通话在正式场合口若悬河。

当年,徐明就赚到了24亿资产。

解开实德起点之谜:消失的1992年


消失的1992年里,徐明通过中间人士牵线搭桥,获得了一笔商业贷款,并由此赚取了第一桶金。


徐明的大变化,发生在1992-1993年之间,从此他再也不是舞厅里的小混混和村子里的小老板。

1992年10月,22岁的徐明成为庄河外经贸委旗下的庄河市工业品对外贸易公司的经理和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即是大连实德集团的前身。

也就是这家有着政府背景的小型贸易公司,成为徐明打造“商业帝国”的起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政府给予合资企业诸多优惠,于是徐明决定去澳门做一个合资架构的澳门实德公司。在澳门,签完合同后他和另外三名股东喝完酒回酒店睡觉的途中,车翻了。三个股东当场死亡,徐明活了下来,只断了几根肋骨。假合资变成了真独资。

此后,徐明在1992年10月27日,注册了一家中外合资的大连实德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其中中方以44万美元现金占55%的股权,外方以36万美元从日本、美国购买的37台二手机械设备占45%股权。

知情人士透露,随后徐明从中国农业银行大连分行国际业务部贷得了一笔过亿的贷款,从而接下胜利广场的土石方工程,赚取了第一桶金。

这段时间徐明为什么会发生大变化,外界不得而知。据说,徐明消失的1992年里去了北京,结交了一些有背景的“二代”,并由此结识了几位银行行长,为日后获得商业贷款埋下了伏笔。

随后徐明进入了塑钢行业。据媒体公开报道,当时大连市对完全不同于铝合金的新材料塑钢表示出极大兴趣,徐明公开表示要响应号召,生产塑钢建材。

1994年8月,徐明再次借助庄河外贸的政府背景,与一家名为德国亚洲进出口公司的外商合资,成立大连实德塑胶工业有限公司。中方出资675万美元现金占75%股份,其股本和流动资金仍是来自农行大连分行国际业务部的贷款。

当时徐明一口气引入了12条塑钢挤出生产线,年设计生产能力1.5万吨。大连市建委的一位领导问徐明:“这么做是不是风险太大了?”但事实证明,徐明选择的这条道路不但让其拥有了真正的实业,而且迅速做大了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塑钢生产商之一。

徐明的财富帝国:足球、金融与地产


徐明的实德帝国逐渐形成横跨诸多产业的神秘多元谱系,其财富轨迹主要分布于大连、北京与重庆。

真正让徐明在全国曝得大名的,是实德接手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

1999年12月24日,28岁的徐明以1.2亿元代价从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手中收购了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转让合同书显示,大连实德集团只付出5000万元现金,其余的7000万“通过实德集团指定的承贷单位承担万达集团在建设银行大连分行的贷款来支付”。


徐明进入足球圈,与大连市有意打“足球名片”的背景有关。徐明不懂球,也不看球,只是把足球当成企业运转的棋子。

但后来,随着地方政府对足球支持的减弱,徐明对足球的投入亦大幅减少,成绩随即一落千丈。“以前主场比赛经常有副书记、副市长赛前看望球队,徐明就拼命把成绩做上去。但后来领导不重视足球了,连体育局长都不去看球了,徐明对足球的热情也骤然降温。”大连实德俱乐部一位中层人士透露。后来徐明基本上不怎么管俱乐部。


如果说足球是徐明的一个跳板,那么进军金融业则使他获得了撬动多个产业的杠杆。

2000年,实德首次进入金融业,出资1.8亿元购得生命人寿保险公司13.25%的股份。接下来的几年中,实德相继参股或控股太平洋保险、景顺长城基金司、太平洋金融学院和大连市商业银行等。

实德投资金融不仅获得了巨额利润——据媒体报道,仅入股太平洋保险,实德便获利超40亿元,而且得以撬动巨额资金进行资产运作,它曾先后用直接或间接持股、资产置换等方式,控制多家上市公司。

“徐明玩金融,就是把资金链错落关系搞乱,东墙西墙不断拆借,非常不透明。”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获得资本杠杆之后,徐明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到了投资领域,逐渐形成一个横跨化建、房地产、保险人寿、商业银行、医疗体系等诸多产业的多元谱系。

2002年,徐明第一次进军房地产。他回到老家庄河,拍下了一大片地,一边拆迁一边盖住宅。

然而就在房地产开发得火热之时,徐明因肝硬化病危,庄河的政府领导去看望他,触景生情,他当时做了两个决定,一是庄河地产项目实德无偿交给政府,算是为家乡做贡献;二是,今后再也不做房地产。


但徐明违背了第二个诺言。2010年,实德的房地产板块“天实安德”浮出水面,在大连、重庆、北京成立项目公司。

有大连开发商透露,“天实安德”是香港老牌地产公司天安中国与实德的合资企业,实德在其中扮演的主要角色,是利用自身资源拿地。

2011年初,天实安德启动了长兴岛、金石滩、普湾和北京等地的项目开发建设。有消息称,除长兴岛朗庭山项目之外,其他项目均处于停滞或放缓阶段,融资并未成功。据调查,天实安德在大连东港还有一块土地,能在此拿地的开发商背景都非同一般。


实德进入地产的另一个平台,是与哈尔滨企业人和商业的合作。2009年10月,双方成立盛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各占50%的股份。盛和集团在北京、哈尔滨、大连、沈阳、重庆分别设有投资公司。

不过后来受累于地产调控,盛和集团正四处兜售旗下的土地。

除了足球与地产,在实德的商业帝国中,原本还有一块规划是石化项目。

2004年,大连市开始规划双岛湾石化项目,徐明向大连市政府提出建设双岛湾大型石化项目,预计投资达416亿元人民币。2004年9月,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大连实德集团公司获得成品油国际贸易经营权牌照。

但2009年7月,该项目规划被否,徐明的化工梦也成了幻影。


实德落幕:徐明出事,帝国走向了衰落

事业越做越大,在退还外经贸委注册时的出资后,徐明取得了实德的绝大部分股权。虽然已经是一家完全的民营企业,但实德一直身披浓厚的政府色彩。

令人神奇的是,私有化之后的实德突然大手笔增加注册资本。2001年初,当时注册资本仅有1.2亿元的实德集团突然获得一笔近40亿元的注资,成为徐明财富传奇的最大转折点,但这笔资金来自何方,至今是谜。

虽然身份已经是民营企业,但大连实德依然有着浓厚的政府背景。实德高管层中包括69岁的党委书记、原辽宁省省长助理杨宝善和60岁的副董事长阮鑫光这两位前政府官员,82岁的前大连市市长魏富海亦曾担任过实德集团顾问。

知情人士透露,徐明还与一家神秘律所——昂道律师事务所联系密切。

实德前高管透露,这家没有官方网站的律师事务所参与操作了众多辽宁国企改制过程,服务对象不乏东北大型国企,包括金杯汽车、大连友谊、大连易世达、大连天宝股份、长春百货大楼集团、东北制药、大连机场集团等。


当你春风得意时,命运总会给你措手不及的打击。随后在2012年徐明被卷入到一场漩涡之中。新华社披露,徐明“因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


多家银行突然对大连实德的贷款情况进行摸底排查。实德开始了 “疯狂对外结账,怕资产被冻结”。最后经过一番调查后,实德进入了破产程序的前期准备阶段。


当时没有人知道徐明如今身在何处。一位短暂跟随过徐明的前实德高管透露,实德是一个在权贵资本间游走的怪胎,“出问题是早晚的事”。

在徐明身陷囹圄一个月后,徐明授权胞兄徐斌为实德董事长,后者将债务包袱实德足球以3.2亿元转给了大连当地另一球队阿尔宾球队老板赵明阳。这是徐斌掌权后处理的第一个资产包——开启了后实德时代徐斌的漫漫还债和重组之路。


前尘往事:徐明与薄熙来的恩怨情仇


徐明与曾任大连市委书记的原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一家关系密切。2013年9月,薄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徐明即被指为主要的行贿者。

事实上,早在2013年8月22日现身薄熙来庭审现场之前,徐明就一度被传闻已死于狱中。几年后不想竟一语成谶。

他一直被视为是薄熙来的“管家”。

据公开资料显示: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2011年曾邀请哈佛大学的40多人来中国,旅行支出由徐明支付。2004年至2012年期间,徐明共为薄瓜瓜和谷开来支付了超过人民币320万元的旅行开支。

当薄瓜瓜无力偿还其信用卡负债时,薄家就会给徐明打电话。薄瓜瓜往返中国和英国的机票也是由徐明代为预定和付钱的。徐明还为薄瓜瓜去阿根廷、古巴、威尼斯和巴黎旅行支付费用。据媒体报道,2000年薄谷开来提出她要在法国买别墅,徐明为她提供了323万美元。

徐明对薄家可谓鞠躬尽瘁。“投之李报之以桃”,那么,徐明又从薄熙来哪里获得了什么好处?

熟知中国官场的人都知道,薄熙来真不用直接授意给徐明任何好处,甚至不用任何表示。他知道徐明为薄家鞍前马后跑了很多,所谓的回报就是“徐明能到薄家和薄谷开来吃个饭”,时不时出入下薄家。这,就够了。剩下的,手下的人自然会帮忙解决——就算薄熙来不说,官场上下都知道徐明的身份和分量,不主动帮忙,起码不会阻拦徐明的项目。

只是最后,徐明称与薄熙来是朋友,面对徐明的“友情”,但薄熙来毫不领情,甚至不承认这段情谊。

最后,大难临头各自飞。

从一个冷库业务员,到各种富豪榜上均赫赫有名的富豪,二十余年间,徐明奇迹般崛起,却又奇迹般消失。离开丁屯时,即使村里最大胆的人都猜想不到,这个地道庄稼人家庭出身的17岁少年,会在短短十几年后,创建驰名全国的“实德帝国”,跻身各大富豪榜。更想不到,最后他会深陷一场场是非之中。这一生,他只留给世界一生叹息!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凤凰财经,内容综合半岛晨报、南方周末、创业邦杂志等媒体报道,在此表示感谢!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