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资讯 >

三份声明直指白玛奥色活佛身份造假,对此他这么说…丨重磅

来源:转载

点击“新京报”关注猛料最多的公号!


12月4日至6日,莫扎仁波切、四川甘孜州民族宗教委员会、设立在甘孜的噶陀寺连续发表的三份声明,直指吴达镕的活佛身份造假,白玛奥色得以立身的活佛光环顿时失色。“全部去掉(头衔),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汉人瑜伽士。”白玛奥色说。


▲2009年,白玛奥色受邀观看某场演出。 资料图片


▲8月23日,香港,白玛奥色主持法会。网站截图


▲2012年4月22日,香港,白玛奥色和多位艺人出席某活动记者会。 图/IC


徐超(化名)一眼就认出了吴达镕。


为张铁林举行的“坐床”仪式里,坐在九龙椅上、高高在上的法王,就是吴达镕。

“我以为那是在演戏。”同为佛教徒的徐超说,“场面太夸张了,很多仪式也不符合藏传佛教仪轨。”


2013年以后,更多人不直呼吴的本名,而称之为“白玛奥色法王”。


但在很多了解他的人眼里,吴达镕的身份曾经是——卖箱包和动漫公仔的年轻人、不拿罗盘的风水先生、“虔诚的佛门弟子”。


而十几年过后,在吴达镕任主席的公司官网上,他的身份变成了“唯一的国际最具影响力的精神智慧导师”。


徐超觉得老乡吴达镕“迷失了”。


官方声明:未曾给白玛奥色认定活佛


日前,噶陀寺和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先后发表声明,称直美信雄活佛和莫扎活佛都未曾给白玛奥色认定活佛。


此前的12月4日,莫扎活佛也发布了个人声明,其中称“我发愿一生弘扬佛法,却不曾想年近古稀时,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


今年10月4日,演员张铁林在香港会展中心“坐床成佛”,而为张主持坐床仪式的“白玛奥色法王”,同样引发了舆论关注。近日,新京报连续刊发多篇独家报道,质疑“白玛奥色法王”的活佛身份。


“张铁林坐床严重损害藏传佛教名誉”


在白玛奥色(本名吴达镕)的个人网站及对外宣传中,自称四川噶陀寺的直美信雄仁波切、莫扎仁波切曾认证其为活佛。


噶陀寺是藏传佛教四大派别中,宁玛派最重要的寺庙。昨日,噶陀寺网站工作人员表示,寺里僧人对白玛事件感到很委屈。噶陀寺已就“白玛奥色事件”发出声明。

声明中说,张铁林“坐床”一事,“引起广大信众的强烈不满,此行为不符合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违背传统佛教仪轨,严重损害了藏传佛教的形象和名誉。”


噶陀寺称,对于自称“活佛”的白玛奥色,噶陀寺直美信雄大士(已于2012年11月18日圆寂)从未授予任何活佛之认证书。


昨日,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也发表声明,证实直美信雄活佛和莫扎活佛都未曾给白玛奥色认定活佛。


噶陀寺:不允许白玛奥色再用噶陀之名


白玛奥色的个人网站中称,噶陀寺2010年曾在香港举办世界和平法会,同时成立了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当时任命白玛奥色为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常务副理事。


对此,噶陀寺声明中写道,“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成立后,白玛奥色自行把“分会”改为“世界噶陀法脉总会”,并在其个人网站上作为其宣传噱头。


噶陀寺还称,在没有经过噶陀寺允许的情况下,白玛奥色擅自成立了“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利用噶陀之名开展各种活动,严重损害了噶陀寺的名誉。


噶陀寺决定,“撤销白玛奥色‘香港世界噶陀法脉分会’常务副理事职务,一并永久撤销其成立的‘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发出此声明时日起,坚决不再允许白玛奥色利用噶陀之名。”


莫扎仁波切:奉劝吴达镕先生走正途


在噶陀寺莫扎仁波切的个人声明中,莫扎回忆了他和吴达镕三次见面的细节。


“藏传佛教活佛必须具备历代转世的记载和传承,白玛奥色自称的坐床认证仪式,纯属混淆视听。”声明中,莫扎仁波切表示,“证据面前,一切谎言都会被揭穿,而骗子所炮制的那些所谓的证据,最终都是站不住脚的。”


“我发愿一生弘扬佛法,却不曾想年近古稀时,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造成信众的困惑,对噶陀寺,宁玛派,甚至藏传佛教产生了负面影响,令我非常痛心。”

声明最后,莫扎仁波切说,“我奉劝吴达镕先生今后走入正途。最后,对由此事件产生的负面影响,我表示深刻的歉意。”


那些事件中的交锋


1 “他在直美信雄的书信上做手脚”


自称


在“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官网上,吴达镕声称宁玛噶陀黄金法台之首国师直美信雄仁波切亲自确认其转世,并委任仁波切协助管理全球1300余座寺庙。


驳斥


2015年12月5日,噶陀寺管委会发表声明,称直美信雄大士并未认证吴达镕,其展示的所谓转世认证证书,实际上是直美信雄授权他施主身份的信函。


2015年12月6日,甘孜州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也发表声明,亦称直美信雄并未认证白玛奥色。


还原


香港佛教产业文化官网显示,在2010年8月,直美信雄确实授权吴达镕担任每年在香港举行的“噶陀宁玛祈愿法会”的施主,以及2011年第六届噶陀宁玛祈愿大法会噶陀旺仁波切的协助人员,并给予他授予施主身份的信函。


噶陀寺声明中写道,“白玛奥色在直美信雄大士的书信内容上做了手脚,他对外宣称大士授权他协助管理全球1300余座分寺并对他授予了转世认证书,利用汉族信众不懂藏文,严重歪曲事实,做了虚假宣传。”吴达镕还自行将“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改为“世界噶陀法脉总会”,还擅自成立“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这些都严重损害了噶陀寺的名誉。


2 莫扎仁波切:绝没认定他为活佛


自称


吴达镕曾宣称,2012年2月29日,宁玛派教主噶陀之父黄金法台莫扎仁波切亲临香港,主持世界噶陀法脉总会、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等开光大典,同时也为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举行了坐床赐冠大典。


驳斥


2015年12月4日,莫扎仁波切发声明澄清,“自始至终没有授予他任何活佛的名号,更没有举行什么坐床、赐冠、赐法衣大典。”


此后两天,噶陀寺管委会和甘孜州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也陆续发表声明,否认莫扎仁波切曾认证白玛奥色。


还原


莫扎仁波切回忆,2005年,他在深圳第一次见到吴达镕,当时吴还是一名在家居士。2009年,当莫扎仁波切在成都双流县的家里再见到吴,同行的两位喇嘛说:“曾经的堪布达丁说过此人像他去世侄子的再生。”


莫扎仁波切说,那时他以为吴是一名虔诚的佛门弟子,希望他能如法如理地为弘法事业做点贡献,“便待他如达丁堪布之侄,但绝没有认定他为活佛。”


2012年2月,莫扎仁波切收到白玛奥色邀请,为其在香港设立的噶陀国际金刚乘中心开光。开光仪式上,吴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佛冠请莫扎仁波切戴上。莫扎仁波切回忆,当时是念及他弘法之心,并未多想就帮他戴上。但从未授予他任何活佛名号,坐床认证仪式纯属混淆视听。


3 茶巴森沃仁波切弟子:白玛奥色是谁?


自称


根据白玛奥色上传的宣传视频,2013年6月22日,萨迦茶巴森沃仁波切亲临香港加冕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赐予萨迦法王冠、法衣、法王权杖、空行母杖等稀有圣物,并于加冕仪式中,确认祖古白玛奥色仁波切为地藏王菩萨和大威德金刚的化身。


还原


针对茶巴森沃仁波切是否认证吴达镕一事,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目前其所在的澳大利亚国际金刚乘佛学院,暂时未能得到仁波切本人回复。但该佛学院一位自称是茶巴森沃仁波切弟子的学生说,不知道白玛奥色法王是谁。


从风水师到“活佛”


年轻风水师


福建泉州人徐超熟知吴达镕的家世,与他一直有联系。


现年39岁的吴达镕出生于福建泉州南安市。父亲吴志勇是肛肠科医生,母亲林碧兰是中医推拿师。


徐超介绍,1984年,吴达镕8岁时,父母带着他和妹妹迁居香港。“吴达镕的舅舅是香港一名成功的服装商人,他们当时过去找他。”


按照吴达镕的自述,中五毕业后,他进入一家日资百货公司上班,很快升为领班。在此期间结识了现在的妻子——一位忠实的佛教徒。


徐超说,吴达镕的妻子叫吴慈欣,也是泉州南安老乡。


在张铁林坐床仪式视频中,张铁林向白玛奥色法王献曼扎、莲师像、经书等,走在张铁林前面戴眼镜的女子,即为吴慈欣。


据徐超了解,吴达镕在香港的发展起点不高,刚毕业后,他以摆地摊卖首饰为生。


1998年,在港发展不顺的吴达镕随母亲回到老家泉州。这是时隔14年后,吴家人第一次回到泉州。居住在宝洲路石头砌成的老房子里。“只有约50平米。”


他从香港进货手机、牛仔衣裤、西服、箱包等物品,在泉州中山中路开店。


在徐超的记忆里,那时的小吴“精神帅气”,身高1.76米,留5公分左右的头发,T恤、牛仔裤都是当时紧追潮流的款式。


这期间,由于母亲信佛,吴达镕开始接触密法。看过一些佛法书籍后,小吴开始给人看风水。


徐超记得,吴达镕并不拿罗盘,“有一次,他到一户人家看风水,转了一圈后指出,房间应该竖个屏风,意为广开财路。”


年轻那会儿,他始终没离开做生意。1998年到2000年初,吴达镕往返于香港和泉州,后期,他开始做木雕佛具、佛像的买卖。


庄老“跟班儿”


木雕佛像的生意改变了吴达镕的生计。


2000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吴达镕结识了庄世平。徐超说,他为庄老做了一尊木雕观音菩萨像,获得老先生的赏识。


庄世平,原籍广东普宁县,是香港著名侨领、慈善家,颇具影响力。2002年,庄世平与吴达镕一起创立香港佛教文化产业有限公司。那年,吴达镕26岁。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非营利慈善机构。机构成员由分布在两岸三地及多个不同国家的社会名人、各佛教领袖组成。


他随庄世平周游国内、国际各大寺庙,送佛像,并由此结识佛教界领袖。事业真正的起步了。


之后的几年里,吴达镕常伴庄老左右,但低调谦逊。照片中,他剃了头发,穿西装。合影时,站在并不显眼的位置。


莫扎仁波切第一次见到吴达镕是在2005年,“当时他的身份是一名在家居士,他承诺印刷一万册《圣大解脱经》,念他诚心向佛,我为他传了《圣大解脱经》。”


2007年,时年97岁的庄世平去世。


香港一位熟识吴达镕的人士介绍,当时吴身在韩国,为庄老举办了一场追悼会。吴达镕至今保持着对庄老的尊重,他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庄世平的敬仰。


在此之后,吴达镕开始陆续以仁波切、活佛、法王的名头行走江湖,开始独立运作香港佛教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该公司的现任主席显示为白玛奥色法王。


广收信徒


徐超去过一次这家机构。


“有很多佛像,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唐密等各个派别的佛像。”徐超说。

出生于福建泉州的香港人李成(化名),在2006年左右结识吴达镕,与之关系密切。李成说,吴达镕当时主要是收信徒供养和信徒请佛像的费用。“如果有人请佛像,他会开大价钱,佛像入手价格数千到一万港币,出手收几万到几十万港币。”

李成介绍,由于香港当时只有不到10位信徒,吴达镕打算到泉州发展信徒。


2007年到2009年间,李成和吴达镕多次到泉州,“当时他住在酒店,以上师的身份招揽信徒。”


随着信徒增加,吴达镕在泉州开了“观自在”会所。


最早的“观自在”,在丰泽街商住两用的君逸大厦里。昨日,大厦物业管理人员带记者见到了当年“观自在”开办的场所。


该楼的2层有间百余平米的大厅,里面有两个房间,如今已落满灰尘,“观自在”在几年前关闭,再有人来寻找时,物业人员便让他们到津淮街打听。


尽管会所几经更换场所,但“观自在”的名字一直保留,成为吴达镕在泉州发展信徒的大本营。这段时间,徐超见过吴达镕,他剃发蓄胡,“他私下里说,这样看起来成熟稳重,有上师的老修行派头。”


公开资料显示,香港佛教文化产业在福建泉州宝洲路有公司,主要经营“佛教用品、佛像、工艺品、礼品”等产品。“现在已经倒闭了。”徐超说。


在泉州从事佛像、工艺品制作的商人林先生曾与吴达镕打过交道。


“六七年前他从我这里买过佛像。”林先生说,那时的吴达镕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佛家弟子”,不像现在有各种活佛、法王的名头,“还是从很佩服他的,拿出上百万捐佛像给寺庙。”


吴达镕的信徒越来越多,李新(化名)就曾是其中一个。


“和他在一块时,觉得他一直在做功德,帮了很多人,像个导师一样。”但李新后来还是从信众中脱离出来,问及原因,他回复“无缘”。


“活佛”巅峰


同样是在这段时期,吴达镕开始与明星艺人频繁接触。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演员胡军、歌手王蓉等接受香港佛教文化产业执行主席吴达镕的邀请,担任香港佛教文化产业——佛教音乐委员会委员(演唱委员会)。

随后,吕良伟和张铁林等人也陆续加入白玛家族,成为吴达镕的弟子。


在此后的诸多慈善演唱会上,都有这些明星参与。


白玛奥色法王的巅峰时期,始于2013年,当时,他创立的世贸促进会改名为世贸联合基金总会。


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世贸联合基金总会全称为世贸联合基金总会有限公司,是一家担保公司。


这家公司共有10位董事,均为自然人身份。其中三人为吴达镕、吴志勇(吴父)以及吴慈欣(吴妻)。


吴达镕不仅是世贸联合基金总会中央议会主席,也是基金会的创办人。


梳理世贸联合基金总会官网资料,吴达镕的头衔越来越多,最终成为“唯一的国际最具影响力的精神智慧导师”。


香港一位不愿具名的佛教徒认为,白玛奥色法王懂得社交游戏规则,善于整理资源,他有办法邀请政商名流来参加自己的活动。


在此期间,他的活动范围扩展到美国、韩国、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各地,均有演艺界明星为之站台。


同时,他开始运营生意。


白玛奥色法王大力推广的一家公司,为天泉鼎丰集团有限公司。


主要售卖“大气甘露转化系统仪”——一种能够将水从空气中分离开来,并去除水中的有害物质,产生“大气甘露鲜榨空气水”的仪器。


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天泉鼎丰”于今年8月18日在香港成立。


这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有两人,其中一位为吴慈欣(吴妻),演员胡军、张铁林、吕良伟为公司董事。


除了“天泉计划”,该公司近日扩展了业务范围,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手机产品。

公开资料中,白玛奥色法王在多个以公益为名的场合,推广上述产品。


“我是一个普通人”


“那之后,吴达镕开始高高在上了。”徐超说,“有一次,一位泉州信徒去香港,给他600块钱左右的供养,他爱理不理。”


今年10月4日,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白玛奥色法王为演员张铁林举行坐床仪式。他坐在九龙椅上,“帝王”张铁林评价他为“睿智”、“明智”、“英明”。


“白玛铁林”坐床的视频广为传播,把白玛奥色法王推到了风口浪尖。


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几位经师一起观看了上述视频,“他们都乐了。”该佛学院是中国藏传佛教最高学府。


针对白玛奥色法王号称继承了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四大法统,是萨迦派和宁玛派分别“认证”的“活佛”的说法,青海热拉寺的萨迦派经师尕它堪布称,一个人一辈子能精通一个教派的传承已非常不易,白玛奥色同时继承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四大法统,“大概除了佛祖没人有这种能力吧。”


12月4日至6日,莫扎仁波切、四川甘孜州民族宗教委员会、设立在甘孜的噶陀寺连续发表的三份声明,直指吴达镕的活佛身份造假。


白玛奥色得以立身的活佛光环顿时失色。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将噶陀寺的声明发给白玛奥色法王,截至发稿,未有回应。此前,他的团队曾两次联系新京报记者,欲出面回应质疑,后又无理由取消。

在各方质疑声中,12月5日凌晨,白玛奥色发了一条微博,强调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密宗修行人。“我是一个普通的密宗修行人。我的任务是好好修行,弘扬佛法!希望与大家结善缘!”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白玛奥色与他人的聊天记录显示,早在3日凌晨,他便提到扔掉所有头衔,并将26个头衔斥为“垃圾”。


“全部去掉(头衔),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汉人瑜伽士。”白玛奥色说。


白玛奥色起伏轨迹


1976年

吴达镕出生于福建泉州,8岁时随父母移民香港。

上世纪90年代初

中学毕业,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结识当时身为自己下属的妻子。

2000年前后

结识香港名流、银行家庄世平,帮庄世平处理佛教事宜。

2002年

与庄世平共同创立香港佛教文化产业机构。

2007年

自称在青海查朗寺“坐床”。

2010年

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成立,被噶陀寺任命为世界噶陀法脉香港分会常务副理事。

2012年2月29日

自称在噶陀寺莫扎仁波切主持下举行坐床赐冠大典。

2013年6月28日

在香港举行“萨迦茶巴森沃法王加冕——祖古白玛奥色法王坐床圣典”。

2015年10月

为演员张铁林主持“坐床仪式”,引发公众质疑。

2015年11月29日至今

新京报连发多篇报道,质疑、调查白玛奥色法王的活佛身份。

2015年12月4日

莫扎仁波切发表个人声明,表示从未认定白玛奥色为活佛。

2015年12月5日

四川噶陀寺管委会发表官方声明,称莫扎仁波切、直美信雄仁波切从未认定白玛奥色为活佛。

2015年12月6日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发表官方声明,否认吴达镕的活佛身份。


新京报记者 周清树 韩雪枫 张维 刘珍妮 北京、福建泉州报道


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ID:boyangcong123)。


本公号文章未经新京报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 慧眼看中国 ━

每天早晨,我们相会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