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财经 >

说真的,你放生、打坐、找活佛…是真信仰还是搞事情?

来源:转载



本文转自公众号:元素

ID:yuansu100


前几个月,“神秘组织”朝阳区群众又立功了。这次被“拿获”的是国内著名民谣歌手宋冬野,罪证是吸毒。

谩骂者有之,叹息者有之,不解者亦有之:没想到憨态可掬的宋胖子也会干这种事!而且民谣不是听上去很穷吗?

如今,民谣和大理、西藏、修行一样,构成了当代一众文艺青年和都市白领的热词,这些不仅代表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精神寄托,有时候甚至要依靠它们来疗伤。





遍地活佛、仁波切?



事实上,之前乔任梁的自杀和如今的宋冬野吸毒被抓,多少凸显了现代人的心理危机。


在各种社会压力下不少人满怀郁结气。于是,求佛问道之风开始蔓延,也就有了被人戏称的“仁波切遍地走”的奇景。


信仰之风首先是从港台名流圈刮起的。1990年代开始,港台一批明星和富商兴起了供养藏传佛教的活佛、法王、仁波切、上师的热潮。


刘德华、齐秦、梅艳芳、林青霞等明星都笃信藏传佛教。每个明星后面几乎都有一个“仁波切”为其加持。



这里面最“狂热”的当属王菲。从1992到现在,她先后信仰过密宗花教、道教、汉传佛教以及噶举派大宝法王。在求佛问道的路上飘忽不定。也许上个月她还在不丹某法会现场祈福,下个月就出现在缙云山李一的道观里。



大陆明星信佛的也不遑多让。李连杰皈依密宗师父罗贡桑仁波切;张国立师从台北法鼓山安和分院圣严法师,取法名“常升”。



因“坐床风波”而沦为笑柄的张铁林更是宣称十几年前在香港举行了皈依仪式,法号普觉,师傅是星云大师。


最高大上的是火风,在2003年被认证为活佛,法号乌金西珠丹增仁波切,驻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寺。虽然后来被证明是假的。




渴求心灵马杀鸡的信众越来越多



因为听上去比较神秘、有品位、又有钱,藏传佛教在中产阶级也兴盛了起来。


要说的话,也许中国的中产阶级才是最焦虑、最需要身份认证的群体。他们害怕失去,在积累财富和守住社会地位的过程中,具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为了与“普通阶层”作区分,提升阶级优越感,也为了找个心理安慰,请上师自然成了时髦之选。



我有一个堂哥,在没去北京之前一直在我们县城做小地产开发商。后来去了北京发展,在北京买了房,成功迈入中产。去年过年回家竟然也说自己请了一个上师,令我吃惊不已。他可能是我们镇第一个有仁波切的人。


一方面,内地信教的大跃进,让汉地有钱的布施者很快成为藏地寺庙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另一方面,内地无数心灵孤寂、嗷嗷待哺的信众为藏藏佛教提供了广阔的市场,越来越多的活佛奔赴内地弘法。



渴求心灵马杀鸡的信众越来越多,供求矛盾的加剧,“野生”仁波切应运而生。


去年在微博上就传出了这样的经典段子:“在北京市朝阳区辽阔的大地上,生活着数以千计的仁波切。其中约80%说话带东北口音,且长相有浓厚的在《乡村爱情》演员海选第二轮被刷掉的感觉。约90%从没完整看过任何一本佛经,且对任何佛学相关问题都会回答这是密法不可说。约100%只有在听到‘供养、双修’的时候,才会精神振作。”



不仅如此,“上师热”催生的产业链还养活了各地的花鸟虫鱼和水产市场。因为信众们的放生仪式频繁,大量的乌龟、鲤鱼、青蛙、蛇等动物被买走,放归自然。


在社交网络上,他们也负责任地撑起了心灵鸡汤的一片天空。说着一些正确的废话,为信众们省去独立思考的过程,在“嗡嘛呢叭咪哞”中批量发放人生真谛。




缙云山上绍龙观,五花八门辟谷班



藏传佛教之外,道家是另一种颇受中产和白领追捧的修行法门。数年前的李一和现在重庆缙云山上五花八门的辟谷班即是明证。



1998年,李一道长率众弟子重修了缙云山的绍龙观。他号称身怀绝学,可长时间水下闭气、驾驭220伏电;他医术神奇,可“通电诊病”,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他是道家养生哲学的集大成者,独创的“龟息/辟谷养生术”风靡一时。


缙云山上绍龙观


在李一的多年苦心经营下,绍龙观成了“养生圣地”,道观内的养生宾馆最贵的1699元/间。他在两处道观开办的短期养生班,曾开出了每日1000元的天价。“5日班”每班约30人,每人学费3800元;“7日班”每班约20人,每人学费9000元。


汪涵与李一


还有面向土豪们的“辟谷”、“闭关”服务,费用更达数万。虽然价格昂贵,但常常供不应求,抢个名额的难度并不亚于抢一张春运火车票。


媒体此前曾经报道过马云在缙云山8天的辟谷经历,据介绍马云到达缙云山顶的白云观后,严格地遵守一切规定:手机关闭,电脑关闭,互联网关闭;不看书、不说话,哪怕是肢体语言也不允许。



8天下来,马云觉得自己脱胎换骨,并断言“几百年才会出一位李一道长。若假以时日,完全可以比肩南怀瑾和星云大师。”


王菲是在张纪中的介绍下去的缙云山,并在那里安胎。前后一共住了半个月。据说李一曾打包票说王菲会生男孩,但生下李嫣后王菲就与李一断绝了来往。


王菲在缙云山


除了宣扬养生,李一们的聪明之处在于他知道这些人缺的不是钱,不是物欲的满足,钱能解决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都不是问题。


真正的关键点是如何用他那一套道家哲学抚摸他们的内心,消除对生命缺失带来的紧张和不安。


这一套很管用。在名人效应下,越来越多的中产者拜倒在了李一门下。


不过,在方舟子“扒皮”后,李一和他的道观已名存实亡。



“苦行”过后,欲望重新生长



2011年,在李一倒下后,另一个重庆人陈坤捡起李一“玩剩的东西”,开始了另一款式的心灵拯救之旅,叫“行走的力量”。



陈坤1995年皈依法源寺,法号“仁坤”。在走路去西藏的路途中,陈坤会每天诵读《金刚经》,每过一个垭口就停下来挂经幡、诵经,为队员祈福。


陈坤组织的“行走的力量”这一活动,到今年6月已经完成了第六季。目的也非常正能量,希望通过“行走”在参加者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给他们的内心输入一个正面的力量导向。



在行走的过程中陈坤规定禁语,不能聊天,要安静,跟自己的内心对话。


在行走中让心平静下来,看清自己。他认为行走是禅定的延续,接近于和佛家的“苦行”。


然而遗憾的是,也有不少渴望摆脱俗世的牢笼、灵魂自由飞翔的人在走了一趟回来后故态复萌,欲望重新生长,照旧在红尘中打滚。唯一期待的希望是能再来一次“苦行”。



佛法常说看破、放下,但肉身沉重的红尘中人又有谁能真正看破放下?而到底怎样的修行才能真正获得生命的大喜悦、大平静、大和谐?


明明困在潜水钟里,却想像蝴蝶一样轻盈,这是不是一剂迷幻药?答案也许在风中飘荡。






加微信号:nayizuochengg  加入「那一座城」读者会

合作咨询QQ:3159178733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