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财经 >

支树平:质量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抓手

来源:转载

 2016年10月14日,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应邀为中央党校“形势与任务”报告会作了一堂主题为《提升供给质量 建设质量强国》的专题报告。报告中有关“质量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论述,引起了广大学员们的强烈共鸣。我们现将支局长报告中的部分内容引述如下,以飨读者。 



质量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

质量,有宏观和微观之分。我们常说的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就是宏观质量、大质量。而微观质量,主要是产品、工程、服务、环境等质量,还有教育、医疗卫生、社会治理等各行各业的质量。离开这些微观质量,经济增长质量、社会发展质量等就无从谈起。今天,我主要是从微观质量来讲。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明确提出,要“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习近平总书记针对质量问题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特别强调“三个转变”——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他还曾经用很大的篇幅,强调了消费品质量、装备制造质量、建筑工程质量、服务质量等问题。总书记甚至指出,在经历了长期快速增长后,我国到了没有质量和效益就无法发展的阶段。我们搜集整理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总书记关于质量安全的重要论述,已经有220多条。李克强总理对质量也高度重视。他指出,我们所追求的发展必须是提质增效升级的发展,提质就是要全面提高产品质量、服务质量、工程质量和环境质量,从而提高经济发展质量。2014年9月,总理亲自出席首届中国质量(北京)大会,强调必须着力在提升质量上下功夫,以质量提升“对冲”速度放缓,把经济社会发展推向“质量时代”。总理还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加快建设质量强国、制造强国。

中央现在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无论是强调重要性,还是强调操作性,都突出地说到了质量。最典型的论述,就是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年初在省部级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总书记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供给和需求两侧都有,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比如,我国一些行业和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同时大量关键装备、核心技术、高端产品还依赖进口,国内庞大的市场没有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再比如,我国农业发展形势很好,但一些供给没有很好适应需求变化,牛奶就难以满足消费者对质量、信誉保障的要求,大豆生产缺口很大而玉米增产则超过了需求增长,农产品库存也过大了。还比如,我国一些有大量购买力支撑的消费需求在国内得不到有效供给,消费者将大把钞票花费在出境购物、“海淘”购物上,购买的商品已从珠宝首饰、名包名表、名牌服饰、化妆品等奢侈品向电饭煲、马桶盖、奶粉、奶瓶等普通日用品延伸。事实证明,我国不是需求不足,或没有需求,而是需求变了,供给的产品却没有变,质量、服务跟不上。有效供给能力不足带来大量“需求外溢”,消费能力严重外流。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必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改善产品和服务供给,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3月,总理还对第二届中国质量奖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把提升质量作为推动供给结构、需求结构升级的重要抓手,让追求卓越、崇尚质量成为全社会、全民族的价值导向和时代精神。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装备制造业标准化和质量提升规划》《消费品标准和质量提升规划》《关于发挥品牌引领作用推动供需结构升级的意见》等一系列重要文件,都是从质量入手,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我们认为,中央这样强调和部署,符合经济规律,也符合客观实际,提升质量确实应该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和重要抓手。

提升质量有助于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走势分化。一方面产能过剩,主要是低端、落后的产能过剩;一方面供给不足,特别是高端产品和服务供给不足。有的地方产能过剩,产品卖不出去,企业生产经营困难;有的地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供给质量不断提升,市场销售供不应求,出现“冰火两重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要任务就是要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

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去产能是重中之重。这是很多人关心但又很难做的一件事,单靠行政手段已远不能解决问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运用经济、法律、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这就把质量特别是标准的手段凸显出来。

世界发达国家有一些成功例子

日本1965年制定《新建石油化工中心企业的标准》,规范了新进入石油化工行业的最低标准,获批企业的产能门槛是年产乙烯能力达到10万吨,此后根据大型成套设备在技术和经济上逐渐成熟这一变化,很快又将该指标提高到30万吨,通过提高技术、环保、能耗等行业标准淘汰落后产能。美国在应对钢铁产能过剩时,也曾使用提高环境标准的方式进行环保倒逼,1970年出台《净化空气法案》,1976年出台《资源保护与回收法案》,要求钢铁业投入资金改进空气污染控制体系,逐步淘汰技术落后、污染严重、生产成本高和竞争能力弱的企业。目前,美国钢铁生产和加工过程中95%以上的水实现循环利用,空气和水体污染物的排放量下降90%以上。

我们国家也有成功实践

近年来,质检总局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实施了两期“百项能效标准推进工程”,发布206项节能国家标准,覆盖钢铁、建材、化工、有色、电力、煤炭等高耗能行业,有力支撑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评估”“淘汰落后产能”“能效标识”等节能政策措施的实施。标准规定了3个值:先进值、准入值和限定值。其中,先进值是推荐性指标,准入值和限定值都是强制性标准。据测算,48项能效标准的实施可以实现节能量1700亿度电,98项能耗限额标准的实施可实现节能量2亿吨标准煤。河北利用标准倒逼钢铁产业化解过剩产能,今年6月省政府下发《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意见》,印发了环保、能耗、水耗、质量、技术、安全六个方面的标准。其中,由河北质监部门制定的《钢铁企业通用质量标准要求》《钢铁企业通用技术要求》两项标准,通过设置高于国家标准和行业平均水平的指标,预计2016年将倒逼150万吨产能退出市场,2016-2020年共影响产能2705万吨。

当前形势下,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特别是去产能,处置“僵尸企业”,从质量的角度切入,运用标准、生产许可、执法检查等手段,有力有度地推动过剩产能退出,正是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有益途径。

提升质量有助于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消费要求

供给和需求是市场经济内在关系的两个基本方面,是既对立又统一的辩证关系。新的需求可以催生新的供给,新的供给可以创造新的需求。连接供需两端的,就是产品和服务。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与消费需求相伴而生,对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和消费行为产生重要影响。历史证明,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消费需求,要从产品和服务抓起,不断提升质量。

美国的质量走在世界前列,但也有曲折的发展历史。20世纪初,美国整个国家被充斥市场的质量问题所困扰,特别是食品领域的假冒伪劣、掺杂掺假现象愈演愈烈,社会上意见很大。“掷出窗外事件”(1906年,美国作家辛克莱发表纪实报告《屠宰场》,揭露芝加哥肉类加工厂恶劣行径,揭开了美国食品质量安全问题的冰山一角。时任美国总统的老罗斯福边吃早餐边读书,突然“大叫一声,跳起来,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截香肠用力抛出窗外”),成为美国食品质量安全乃至世界质量安全史一个重要分水岭。美国出台了一系列法律,解决消费者对产品质量安全的需求。比如美国《产品责任法》对质量造成的侵权问题实施惩罚性赔偿,有的甚至高达几十亿美元,让违法者倾家荡产。上世纪80年代,全球范围内出现新一波质量升级热潮,以日本为代表的电子消费品引领品质消费需求,美国“世界第一”地位遭受日本高质量产品的冲击。美国出台《质量振兴法案》,实施一系列支持和激励企业加强质量管理的措施,在全国开展强化质量意识运动,批准设立国家质量奖。同时,高度重视技术进步、产品创新在质量提升中的作用,通过技术导向的创新实现产品创新。近几十年来,几乎所有决定产品未来发展方向的重大创新都起源于美国。美国培育了微软、苹果、谷歌等一大批创新型企业,创造了PC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等一大批高质量产品,美国也因此成为信息消费的引领者,并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规模巨大的新经济、新产业,巩固了全球经济霸主地位。

我国在建国初期,产品种类单一,质量水平也跟不上。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老百姓消费品种类极大丰富,质量水平明显提升,极大地满足了消费需求。以家电为例,刚开始我们国家的生产能力和质量水平落后,人们使用的电冰箱、空调、录音机、电视机,许多都是从国外进口,日本的东芝、索尼等品牌在国内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价格也比较高,主要满足中高收入群体的需求。后来我们通过大力提升质量,推进国产化进程,国内家电的生产能力和质量水平都上去了,甚至赶超了国际先进水平。现在我们使用的冰箱,基本上是海尔、美的设计生产的,海尔连续多年实现全球冰箱销量第一,成为全球知名品牌。近几年,国产智能手机的质量也大幅提升,特别是华为,凭借良好的客户口碑和品牌形象赢得了市场:主要产品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二位,无线和宽带接入业务市场份额分别达到24%、31%,5年来销售收入年均增长12%。

大家注意到,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人们的收入水平提高了,消费需求也升级了,个性化、多样化、定制化成为新的消费潮流,可以说我们已经进入品质消费时代。事实上,消费外溢很大程度上就是质量需求的外溢,质量的差距是根本。有质量,才有市场。质量好,可以起到润滑剂与增幅器的作用,有助于放大需求、促进增长。为此,2016年我们针对空气净化器、电饭煲、智能马桶盖、智能手机等10类重点消费品,开展了消费品质量提升专项行动,同时在旅游服务、物流服务、产品售后服务、汽车维修服务等9个领域,开展了服务业质量提升专项行动,就是要在质量上下功夫。

提升质量有助于提高出口竞争力

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有专家认为,出口是向国外供给产品,也属于供给侧范畴。许多发达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都遭遇过质量瓶颈,最终通过质量提升塑造了全球竞争力。

以日本为例。“二战”后,日本经济不振,“东洋货”一度成为劣质品的代名词。美国出于战略考虑,制定了帮助日本重建的道奇计划(dodge line),也被称为翻版的马歇尔计划。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美国质量专家戴明和朱兰到日本讲学,传播质量管理知识、技术和方法,在日本掀起“质量救国”的热潮。日本大力学习引进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质量管理经验,并在20世纪50年代设立“戴明奖”,推动广大企业实施全面质量管理。70年代末,日本国内已建立70万个QC(质量管理)小组,500万名员工参与,有效提高和保证了产品质量。“日本制造”凭借质量优势大举进入全球市场,产品赶超欧美,丢掉了“东洋货”帽子。日本的经济振兴被称作“一次成功的质量革命”。

德国没有多少出海口,地缘优势并不突出,但仍然成为一个外贸大国、世界强国,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坚持走以高质量的制造业为本的道路。“德国制造”经历了“凤凰涅槃”式的艰难历程。1871年德国实现统一后,世界市场几乎被瓜分完毕,夹缝中求生的德国人只能“不择手段”仿造英法等国的产品,并廉价销售冲击市场,英国人就给德国制造扣上“厚颜无耻”的帽子。1887年8月23日,英国议会通过了侮辱性的商标法条款,规定所有从德国进口的产品都须注明“Made in Germany”,以此将劣质的德国货与优质的英国产品区分开来。从那以后,德国把这个规定出台日看作耻辱日,卧薪尝胆抓质量,二三十年就赶超了许多国家。100多年来,德国人一直十分争气地让自己销售到世界各国的产品比当地货的口碑还要好。20世纪50年代,德国进一步实施“以质量推动品牌建设,以品牌助推产品出口”质量政策,使德国制造业在战后迅速崛起,在全球确立了“德国品牌、质量一流”的国家形象。据统计,目前全球共有2734家“隐形冠军”,其中德国就有1307家,占总数的47%。

这些年,我们国家也涌现出一批在世界上响当当、有质量竞争力的优势产业和骨干企业。李克强总理指出:“近年来,我们向不少国家积极推介中国高铁、中国装备,底气也是来自于中国质量已形成的基础。”

例1
上海振华重工参与制修订9项国家和行业标准,拥有国际、国内发明专利120项,依靠质量提升和技术创新,连续18年保持港口机械全球第一,占全球市场份额70%以上。2013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迈阿密港口码头起重机下发表演说,鼓励美国人支持“美国制造”时,风吹落他身后港机上的美国国旗,露出了振华重工(ZPMC)的品牌标志。CNN调侃称:白宫下一次应该使用更结实的绳子。振华重工老总说,应给奥巴马广告宣传奖励。

例2
在核电方面,我国从引进国外技术,到消化吸收,到打造自主品牌,再到“走出去”,迈入核电强国行列,质量提升贯穿始终。2015年5月7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在福建福清正式开工,标志着中国成为继美国、法国、俄罗斯之后又一个具有独立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华龙一号”装备国产化,可充分利用我国现有核电装备制造能力,推动产业集群转型升级,拉动国内核电装备制造业发展。“华龙一号”已经向巴基斯坦等国家输出,成为国家新的名片。
例3
株洲中车时代电气公司秉承“品质驱动时代”的质量理念,建成了集故障诊断、风险预警、分析决策、寿命预测、健康管理于一体的产品全生命周期大数据智能化应用系统和全寿命周期维保服务体系,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质量安全保障。公司主营业务收入2013年至2015年平均增长27.39%,利润平均增长41.07%。主产品地铁牵引系统、机车牵引系统、CRH2动车牵引系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国内市场占50%以上,国际市场约占50%。
例4
中国元素闪耀里约奥运。从官方徽章、吉祥物、志愿者和技术人员制服,到奥运场馆建设、比赛器材、安检设备、里约地铁4号线、汽车、空调等,“中国制造”随处可见。

近年来,质检总局针对一些地方出口产业集聚等特点,推动地方政府创建出口质量安全示范区,现已建成国家级出口工业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132个、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236个,不断提升出口竞争新优势。浙江13个示范区连续8年实现年均出口增速15%,出口货值突破100亿美元。福建莆田通过出口鞋类示范区建设,大幅提升产品美誉度,带动欧美高端市场销售,2013年以来区内企业高端市场出口占比达81.4%,出口单价同比增长31.1%。广东江门摩托车示范区2014年出口逆势增长20%,2015年以来保持良好增长态势,呈现质量、品牌和创新“三轮驱动”的良好局面。

当前,国际贸易竞争日益激烈,越来越体现为质量的竞争,打的就是质量战。特别是中国制造业面临发达国家高端堵截与发展中国家后发追赶的“前后夹击”,德国、美国等纷纷实施“工业4.0”“再工业化”战略,打造技术和质量的双重优势。比如,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正在曾经是“传统产业”代名词的纺织业酝酿新一代纺织革命。最近,美国国防部牵头组建了革命性纤维与织物制造研究中心,开展全国范围内的产学研合作。近年来,创新产品成为引领美国纺织业增长,解决美国就业问题的生力军。德国则将纺织业的转型升级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从2014年起开始实施对纺织业进行升级改造的“未来纺织”项目,并将纺织业作为“工业4.0”的急先锋,通过产业升级改造振兴德国传统纺织业基地。印度、巴西、越南等国家则以更低的成本优势,抢占制造业中低端。我国过去主要是数量扩张和价格竞争,现在正逐步转向质量型、差异化为主的竞争,必须加快培育形成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


提升质量有助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和经济发展效益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家议论比较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全要素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是指产量与全部要素投入量之比。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就是除去传统的土地、资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通过技术进步等新增加的产出,所以又叫技术进步率。技术进步必须创新,但创新从何而来?关键要从需求中来。“质量是一组固有特性满足要求的程度”,盯住质量就是盯住需求,就会推动创新、推动技术进步,进而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此外,科技的单点突破往往解决的是产品原创问题,而质量对设计、量产与服务的影响更显著。

质量不是抽象的概念,现在衡量质量水平,要看是否符合要求、符合技术标准,质量提升的过程也是标准升级的过程、科技进步的过程。而质量对于技术革新、技术革命,最重要的就是国家质量技术基础(National Quality Infrastructure,NQI)。国家质量技术基础是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标准化组织在总结质量领域100多年实践经验基础上提出的概念,包括计量、标准、合格评定(一般包括认证认可、检验检测)。计量、标准、合格评定又被称为未来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支柱。


先说计量

先说计量。古称“度量衡”,现在是指实现单位统一、保证量值准确可靠的活动,是测量的科学与应用。计量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计量被称作工业生产的“眼睛”“神经”,没有计量就没有现代制造。当年,对质量要求十分苛刻的美国波音公司把737飞机垂直尾翼的生产转包给西飞公司之前,派高级代表团对西飞公司进行评审,评审程序首先是看计量水平,再看质量管理体系,然后才看工艺和制造能力。如今,西飞公司生产的波音737垂直尾翼占波音公司该机型70%的生产份额。

再说标准

历史上,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下诏统一度量衡,车同轨,书同文。有人戏称,秦始皇是我国最早的计量局长、最早的标准局长。现在很多人都听说过,“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标准之争也被经济学家称作“赢者通吃”。当前,标准逐步延伸到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公共安全和反恐、反欺诈、反贿赂等领域,涉及国家主权、发展权、人权和国家安全等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谁制定标准,谁就拥有话语权;谁掌握标准,谁就占领制高点。今年9月9日至14日,第39届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大会在北京召开,国际标准化组织等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部分区域、国家(地区)标准化机构代表600多人出席。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李克强总理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总书记指出,标准已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标准化在便利经贸往来、支撑产业发展、促进科技进步、规范社会治理中的作用日益凸显。中国将积极实施标准化战略,以标准助力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总理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复苏艰难,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期。要把标准化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标准全面提升推动产业升级,形成新的竞争优势,促进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标准化工作的高度重视,为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标准化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

认证认可和检验检测

认证认可和检验检测都是现代工业化的产物,是一种符合性评价。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的加深,认证认可和检验检测成为各国企业及其产品进军国际市场的“通行证”,反过来也成为各国的技术性贸易壁垒。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政府监管部门正在使用认证认可手段,采信第三方评价结果,促进监管目标的实现。


总而言之,计量是控制质量的基础,标准引领质量提升,认证认可建立对质量的信任,检验检测衡量质量的水平,四者构成科学严谨的国家质量技术基础。我们要了解企业的质量状况,更多要看其计量水平、标准水平、认证水平、检验检测水平。它们不仅是实施质量管理、提升质量水平的基本手段,更是保障国民经济运行的技术支撑,是促进国际合作和经贸往来的“世界语言”和“技术语言”,还在政治、社会、科技乃至国防等多个领域发挥重要作用,堪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工程。现在我们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很明显就遇到计量、标准、认证认可、检验检测的互认问题,直接关系到互联互通。

特别是在科技领域,质量技术基础是推动技术创新的关键要素。门捷列夫说过:“没有测量就没有科学”。历史上每次技术革命,都和计量测试技术突破息息相关。1931年,核反应堆重要原料重水的发现,就得益于水密度测量准确度的提高。标准与创新的关系更为紧密,标准既是技术积累的平台,也是创新扩散的平台。标准的“制定—实施—修订”过程,恰是科技的“创新—应用—再创新”过程,创新与标准化的“交互扩散效应”,借助市场机制促进生产要素在各产业间合理流转,使“头脑型”(创新型)企业获得发展机遇,“躯体型”(没有创新能力)企业被淘汰出局。

例如
近年来,我国空气净化器产业爆发式增长。质检总局积极组织各方力量,修订《空气净化器》新版标准,于2016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标准提出洁净空气量和累积净化量两大核心指标,不设限值,但要求在产品上标注。在新标准的引领下,行业中的主流企业加大关键技术的研发投入,积极研发核心部件和新材料,不断开发新产品,质量提升的内生动力明显激发和增强。新标准发布以来,市场中空气净化器产品提供洁净空气量的能力平均提高约50%,产生的噪声降低5%-10%,行业整体净化寿命平均上升至少30%。

提升质量还能有效提高经济发展效益。一是减少浪费、降低成本。“在一定意义上说,质量好就等于数量多”,提高质量意味着使用寿命的延长,意味着制造和维护成本的下降,意味着废品的减少,也就意味着资源的节约。据专家分析和估算,每年我国制造业因质量问题造成不合格等直接损失超过2000亿元,间接损失超过一万亿元。美国著名的质量大师克劳士比有一本著作——《质量免费》,强调“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对”,意思是一开始把质量做好,后面就省去重复返修等费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质量是免费的。二是提高附加值、增加利润。质量越高,产品的价值就越高,卖出的价格往往也越高,也就是优质优价。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举过一个例子:使用传统电镀工艺污染大,质量和附加值低,一个零件才卖到几块钱,而使用现代电镀工艺污染小,质量和附加值高,一个则能卖到两百多块钱。三是促进可持续发展。提高产品质量和耐用性,对于减轻环境和气候的负面影响具有重要作用。以油品质量为例,柴油标准从国Ⅱ升级为国Ⅲ意味着硫含量指标从不大于0.2%降至不大于0.035%,可极大地降低汽车尾气排放物中氮氧化物和颗粒浓度,对改善大气环境具有积极作用。2008年起,各主要发达国家不约而同地在国内制定碳足迹标准、推行碳足迹标签制度。从产品原材料选择、生产制造、运输、使用、回收利用等环节,计算每个产品产生的碳排放量,从而比较出哪些产品是低碳环保的。沃尔玛公司要求10万家供应商必须完成商品碳足迹验证并贴上碳标签。2016年9月3日,也就是G20峰会前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杭州先后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中国和美国气侯变化《巴黎协定》批准文书,进一步促成全球经济向低碳转型努力的方向。

可以看出,质量对改善供给结构、满足消费需求、提高出口竞争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和经济发展效益,具有十分重要而现实的意义。提升质量,既是抓当前的紧要之策,更是谋长远的战略之举。




主编:曲实强    副主编:曾星

本期小编:王铭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感觉不错,请点赞↓↓↓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