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财经 >

万科股东大会全文 王石的“绝杀”在哪里?

来源:转载

27日下午两点半,万科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董事长王石在会上回应当下股民关心的热点问题时表示,“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

此次股东大会因26日“宝能系”要求罢免王石在内的十位管理层成员引起广泛的关注。此次股东大会是原定的日程安排,并不是因为宝能的“逼宫”临时召开的,因此王石是否出局尚未有定论。

在一篇《王石:一个韩信式悲情英雄的谢幕》的文章中,作者曾这样形容王石。“1988年创立万科、一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王石,也一直以万科为荣,把自己视为万科的守护神!无论是爬喜马拉雅山还是烹调红烧肉,只要万科有难,自己就会像至尊宝一样,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分分钟回来拯救万科。”

事实上,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曾经力挽狂澜的王石,此次恐再无20年前与君安之战的幸运。

以下为DoNews编辑根据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直播整理的部分问答内容:

万科股东:首先,王石先生的薪酬问题,是说王石先生在万科仅担任董事长职务,并且依据公司提供的2015年年报草案,王石先生并不是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而仅是担任公司董事长,我们理解王石先生并不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但王石先生每年从公司领取近1000万的薪酬,请问王石先生作为董事长的厉年薪酬事先有没有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另外,王石先生的薪酬是否还包括其他的经济利益,比如说在合伙人计划中的权益,在合伙人计划中持有权益的话是否也应当计入王石先生的薪酬,一并披露,并且需要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同样的,其他的董监高在合伙人计划中持有的薪酬权益是否也应当披露?

王石:“首先,我是执行董事,我并不是挂名的董事长,是公司管理层的一员,是拿薪酬的董事长;1988年万科改制之前,我拿的是工资,88年改制后我是董事长兼总经理,拿的是工资,99年后,不做总经理了,我拿的还是工资。我是介入了公司管理,监督公司运转。我在国外考察学习期间,也是参与了公司具体国际项目的谈判。我对公司进行战略性的把握,监督管理团队执行董事会决策是否有偏差。”

万科股东:王石什么时候放手万科?

王石:我曾经说过,我说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这才是成功,从现在来看,我还不太成功,因为现在还成为一个重点,要把我掀掉。刚才你提到秦朔,秦朔是我很好的朋友了,这个建议早就有了,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如果能实现了我当然,同时郁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

万科监事会主席解栋:王石主席从来没有脱离工作岗位,他一直负责和公司发展有关的战略思考,指导推进国际化的业务,包括一些具体的业务。2010年以后,不管是房地产行业,还是万科,都开始进入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王石主席的游学背景拓宽了万科的国际化视野,帮助万科获得了很多国际化资源和合作伙伴,这对于过去几年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实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万科股东:万科管理层下一步怎么应对“宝能系逼宫”一事!“现在资本为王的时代,假设说真的有那么一天,股东他们罢免了你们的职位,管理层会做怎么样的考虑或者安排,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

郁亮:我和王石的去留并不重要,更重要是中小股东!有股东问管理层对于宝能罢免议案的态度,我们尊重每个股东拥有的权益,这是他们的选择,近期董事会会讨论相关议案。对于我们来说,罢免万科所有的董事及监事,确实对万科造成非常大的困扰。去年万科员工队伍开始出现不稳定,我们尽可能维持,没有对业绩造成影响。但到上个礼拜,罢免议案提出后,我们部分已经签约和销售的项目面临解约风险,银行对万科的信用评级慎重考虑,合作方调整商务条款,猎头打我们员工的注意。管理团队会尽力维持,但是今天我们也感到有心无力。王石主席和我的去留问题并不重要,但是万科普通员工的人心如果散了,股东和相关方的利益都得不到保证。我们在任每一天都会尽到自己的责任。

王石:郁亮刚刚已经代表我在内进行了答复,资本时代是共生共荣。实际上我今天上午已经接到3个电话,来自猎头公司。放心,我们会做好应该做的工作。公司,我是创立人之一,从头来讲,我的去留其实不重要。个人的层面已经不重要。我不愿意损伤股东、万科业主、万科合作伙伴、万科品牌。我放弃股权,是因为对国家、市场、民族、未来都有自信,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悲观。

万科股东:针对宝能系的行为,管理层到现在有没有反省过一些问题?

王石:应该说我作为第一大股东,曾经的第一大股东和实际上的第一大股东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沟通渠道,从董秘的层面上,从总裁的层面上,从董事长的层面上,从具体的协商当中的工作小组、财务层面各个层面的沟通渠道,一直是有的,这里借这个机会我想做一个检讨。实际今天提问当中都提到一个问题,关于“野蛮人”好像今天应验了,我想说的是,我从来没有用过“野蛮人”这个词,我用的是“恶意收购”,当时来讲,当时宝能扮演的角色叫恶意收购,这个恶意收购相对善意收购,善意收购就和管理层的团队、董事会协商好,双方你情我愿,你想进来我欢迎你进来,而且你可能要改组董事会,你也可能要部分的改组经营班子,但这是接受愿意,你改组对我有好处的,这些都是有的。

不跟你商量,你什么意见我根本不在乎,我就要控制你,这就是恶意。但是往往来讲,西方有本书,叫《站在门口的野蛮人》,这书的名字,这个“野蛮人”指的是恶意收购,往往把“野蛮人”和“恶意”连在一起,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个收购恶意收购的是野蛮人。但是我在沟通上表现的有一种,我就瞧不起你,有没有呢?有的,这种瞧不起显然和你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他成为股东不是你决定的,显然如何具体和股东的沟通这个层面,我的态度来讲,当中值得反省的地方我想,如果这个情形大家认为对这个“野蛮人”是我王石造成的话,我在这里表示我的歉意。我想我们说的恶意、善意,是用在证券市场收购当中的一个中性词。这是我表明的一个态度。

万科股东:百亿回购为什么只买了一个多亿?

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为什么2014年的时候我们合伙人的计划买的比较多,而之后回购买的比较少,恰好是因为合伙人持股计划这个东西不是一个公司行为,是一个合伙人的集体行为,就是只要是合伙人集体能做出个决定,你就可以去实施,而且我们合伙人拿我们自己的钱去买股票,这个事情所有的股东一定都是叫好的,大家希望管理层能够去做这样的事。但是在执行公司的回购计划的时候,确实我们有点患得患失,坦率说,我们当时真的有点担心我们的股价会不会跌到11元、10元去,如果真的跌到那个水平,我回购的钱又用完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对股东来交待。这一点确实我们当时是有很大的心理的顾虑,如果说当时已经到了12月份股价还在回购价以下的话,我们肯定那个时候会加大力度。但是在那之前确实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简单说这个问题,这100亿能不能顶得住我们心里没有底,我不能说我们当时做的决定一定是对的,也许我们当时确实这个决定错了,也许有这个可能性,但是那个时间点上确实比较犹豫。但是合伙人持股计划不一样,合伙持股人计划只要合伙人决定,要把这个钱全部用掉,就交给理财第三方一口气就买下去了,这个是不一样的。

万科股东:万科管理层能不能让我们中小股东聚在一起对抗大股东?

王石:不能有对抗关系,按照证券法来讲,他本身有中小股东的权益保护,中小股东是容易大股东操作之后损害小股东的利益,你说作为管理团队拉拉旗呼吁中小股东起来对抗大股东是不合适的。(来源:i黑马)

关键词:“宝万之争”时间轴  

事情还需要回溯到2015年7月,王石在宝能系数次举牌之后,在公开场合表达不欢迎态度,万科大战野蛮人的序幕被拉开。
而发生这一切的背后,有一方面有对王石本人多年言行的争议,另一方面,更多的是对其在28年前股份制改造时,放弃股份感到可惜,导致了万科当下面临的困局。
尽管万科已经称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企业之一,并建立了现代公司管理体制,但作为万科的管理者,王石及管理团队并没有公司的所有权,整个团队的股份加起来不足5%。这是28年前万科股份制改造时奠定的剧本。万科特立独行,走了一条区别于联想等企业的道路,创始团队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股份。
2015年7月至8月26日
被称为“野蛮人”的深圳宝能系通过对万科连续举牌,将其持股比例从5%增加到了15%,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欲图控股万科。

8月31日
当了十几年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华润集团开始增持,以微弱优势夺回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11月27日
宝能系再度出手,重新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12月11日
宝能系通过连续在二级市场举牌,持股比例增加到22.45%。

12月17日晚间
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内部讲话流出,抨击宝能系的野蛮行为,并明确表达不欢迎态度。

12月18日
七次举牌之后,宝能系以占股24.29%坐稳万科第一大股东宝座。

12月18日中午
万科紧急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抵御宝能控制万科。

2016年6月17日
万科召开董事会,表决增发股份引入深圳地铁重组预案,企图引进外部力量对抗宝能系,但该重组预案遭到大股东华润的反对。

6月23日深夜
一直沉默的宝能系也明确反对万科购买深铁资产预案,并直指万科“内部人控制问题”,称将在股东大会表决上据此行使股东权利。

6月26日
王石在朋友圈发声:“当你曾经依靠、信任的央企华润毫无遮掩地公开和你阻击的恶意收购者联手,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时,遮羞布全撕去了”。

6月26日下午
剧情急转直下。万科发布公告,已收到宝能系提请万科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提议罢免王石郁亮等10位董事的职务,罢免理由包括王石长时间游学脱岗领高薪。

6月27日
万科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


金融类风险资产及不良资产化解之“债转股”、问题资产出表化解、资产重整 处置、(公募及私募)不良资产证券化实务操作专题培训

2016年7月2-3日 • 北京

第一讲 “债转股”模式及破产重整、资产重组在不良资产处置及重整中的运用及案例解析

主讲嘉宾:金融不良资产收购/处置/管理/运营资深专业人士(时长:3小时)

第二讲 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产品设计及实务案例解析

主讲嘉宾:国内知名评级机构结构融资业务负责人(时长:3小时)

第三讲 不良资产和问题资产的管理、转让及其资产证券化过程中的财税热点问题

主讲嘉宾:知名金融机构的财税实战专业人士(时长:30分钟)

【交流对接会】风险资产、不良资产化解实战交流会&资源对接会

7月2日下午16:30-17:30

第四讲 违约债权收购与不良债权重整的立体模式及其实践案例分析

主讲嘉宾:不良资产市场化收购重整的资产管理专业人士(时长:3小时)

第五讲 不良资产及问题资产出表化解的几类模式实务及资产腾挪嫁接互联网平台模式创新

主讲嘉宾:知名AMC公司不良资产业务专业人士(时长:3小时)

—报名热线:18210049423(也是微信号)—

【G365】以银行、保险为中心的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PPP基金对接合作要点及产品结构优化设计专题实务培训(7月2-3日·北京)

【G366】私募基金的募、投、管、退实操要点及FOF实战创新专题培训(7月2-3日·上海)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信泽金】更多
↓↓↓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