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财经 >

人民币国际化加速 熊猫债、点心债扮演关键角色

来源:转载

12月1日,人民币成功进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特款权)货币篮子,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了新的基础。随之,债市开放的预期也不断升温,“熊猫债”和“点心债”则扮演着人民币“走出去”和“请进来”的关键一环。


来源:一财网


原标题:加拿大BC省牵手熊猫债 债市开放再加速


近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BC省)办公厅举行新闻发布会,BC省已获批在中国银行(4.17, -0.17, -3.92%)间债券市场首次注册发行熊猫债,总额预计为60亿元人民币,期限、票面利率待定,预计明年初正式发行。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主权国家首次在中国发行熊猫债。


加拿大BC省财政厅长Micheal de jong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BC省率先向中国伸出了橄榄枝,BC省和中国的文化联系源远流长,现在则演变成了更强的金融联系。中加贸易频繁,今年3月加拿大人民币交易中心正式成立,BC省也是首个发行‘点心债’(离岸人民币债券)的主权国地区,因此此次率先发行‘熊猫债’可谓顺理成章。”


“熊猫债”迈向新阶段


熊猫债券是境外机构在中国发行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它与日本的“武士债券”、美国的“扬基债券”均属于外国债券的一种。由于此前境内发行成本较高,且债市开放度有限,熊猫债在过去长达10年的时间处于“遇冷状态”。然而,随着境内债市不断开放,离岸和在岸利差收窄,“熊猫债”有望迈向新的阶段。


中国央行[微博]近期称,此前,国际开发机构、境外非金融企业和境外商业银行已先后在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人民币债券。此次,加拿大BC省人民币债券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注册发行,将进一步扩大债券发行主体范围,有利于促进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


Micheal de jong在发布会上表示,鉴于离岸BC省评级为3A级,且2013年发行的点心债获大幅超额申购,因此对此次熊猫债的市场申购反应表示乐观。


BC省所募得的资金可能有两大去处——其一可能将募得人民币兑换成加元,用于加拿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等;此外也可能将其投资于人民币计价资产。


加拿大BC省财政厅长Micheal de jong表示,“这次BC获批注册发行熊猫债豁免国内评级,我们作为试点,是中国监管者对我们的信心,也说明央行未来亦可能根据具体需求调整批准规则。”


当然,这笔熊猫债的诞生并非一帆风顺。Micheal de jong特别指出,BC省仍面临着诸如国内外会计准则差异、国内外评级标不同等“水土不服”,上述挑战都可能变成绊脚石(Show-stopper),“但我们对于中国央行和监管者的创新思维和办事效率印象深刻,事情的推进速度远远快于预期。”


据悉,本次BC省熊猫债发行被豁免国内评级,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NAFMII)和中国央行先后公布,NAFMII于评议通过了BC省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的申请,注册金额为60亿元人民币。


在Micheal de jong看来,当前投资者青睐于打造多元化的资产组合,加之BC省3A级评级的身份,“如保险公司、基金经理等大型固收组合必定将发现熊猫债的吸引力。”


不过,熊猫债的最终发行期限和票面利率待定,“一切都要等到路演后再决定,这取决于市场投资者的偏好,以及其如何判断我们这个故事的价值。”


Micheal de jong还颇为幽默地引用了一则来自加拿大的套话——When you go fishing,find what the fish want (要钓到鱼就要看鱼到底喜欢什么鱼饵,此处理解为“投其所好”或“入乡随俗”)。


短期利好“熊猫债”


客观而言,BC省发行熊猫债只是一个起点。未来,熊猫债是否真的将“爆发式增长”?


穆迪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钟汶权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短期内并不认为熊猫债将呈爆发式增长,未来的发展取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而该进程取决于中国经济转型的成果,否则熊猫债的一时火爆可能只是历史发展中特定时点的产物。


如何理解所谓的“特定时点”? 某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海外企业或机构发债融资无疑是通过三种途径——境外发行美元或其他外币计价债券;在境外发行点心债;在境内发行熊猫债。而这三大途径的选取则大有讲究。


就发行美元债而言,如果该企业的制造生产地是中国,而收入和支出皆为美元,则发行成本较低的美元债则成为首选。


而就点心债和熊猫债而言,“时势造英雄”一说着实贴切。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离岸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因此点心债发行成本较低;然而,随着近期海外对于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升温,点心债的发行成本也随之上升,接近6%的平均收益率也不能缓解全球投资者对中国货币贬值的担忧。而由于境内的贬值预期较弱,且监管方推动内地债市开放,因此熊猫债对于发行人的吸引力随之上升。


“一年期点心债利率达到4.2%水平。而在境内发行人民币债券,当前的票息水平是最低的平。”上述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甚至不乏一些企业通过国内发债融得的人民币进行掉期,以此方式获得的美元成本低于在境外发行美元债券。


一般而言,债券的风险主要来自两方面——汇率风险和信用风险。“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剧,离岸市场对人民币单方面升值的预期被打破;此外,今年以来债券违约事件频发,超短融违约事件也开始抬头。“这为点心债的投资者带来了一丝顾虑。近期数据显示,点心债的发行量有所收窄。”钟汶权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德意志银行此前发布报告称,点心债的平均收益率自新汇改人民币贬值以来已经升高160个基点,9月7日达到创纪录的5.97%;除了大量赎回,新债发行亦出现放缓,路透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点心债总发行量逾1300亿港元,较去年减少至少50%。


长期而言,要真正加强中国债市吸引力仍有有很多“功课”要做。熊猫债和点心债不应是特定时点中轮流火爆的可替代品,而应是平等的“互联互通”工具。


穆迪建议,中国应该鼓励更多国外机构参与国内债券市场,如境外发行人(熊猫债券)和境外投资者;此外,应创造更多渠道让国内机构走出去,在国外发行债券的审批和资金回流预期将简化,更多渠道和额度投资国外债券。


钟汶权对第一财经表示,“尽管人民币进入SDR,但外资进入国内债市不会呈现爆发性增长。由于SDR存量资产相当于2860亿美元,中国占比10.92%,即人民币占额不到300亿美元,就算全部进入国内市场,这一比例仍十分有限。”在他看来,即使国内债市完全开放,外资仍需进一步加深对国内的了解,因此开放不可能一步到位。




债市观察(bondreview)

债券市场最具影响力媒体平台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添加微信zhanglei9422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