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财经 >

《巴塞尔协议Ⅲ:全球银行业的大挑战》——巴塞尔资本协议Ⅲ概览

来源:转载

编者语:

2008年,二战后全球最严重的金融危机爆发,此次危机再次提醒了各国加强银行监管、防范风险的重要性,正是在各国着力应对危机的背景下,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就监管实践进行反思,商议出台了《巴塞尔协议III》。在《巴塞尔协议III:全球银行业的大挑战》一书中,作者迪米特里斯·肖拉法(Dimitris N.Chorafas)全面审视了《巴塞尔协议III》的优缺点。并点出《巴塞尔协议III》条例的实施,必将为银行业,尤其是大型全球银行带来重要的长期影响。该书于2014年4月1日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发行。下文系该书部分内容摘要,敬请阅读。



文/迪米特里斯·肖拉法(Dimitris N.Chorafas);译/游春

随着2010年12月16日巴塞尔协议Ⅲ的颁布,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就旨在加强银行监管和有效监督的核心防护措施。严格根据修改修订过的巴塞尔协议Ⅱ和这一新协议的自身优点进行检验,发现它们都是合理的。但很遗憾的是,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还面临着并且继续面临着自身职能范围之外的其他两个挑战:

现在的全球化金融市场跟实施巴塞尔协议Ⅰ时简单的银行环境相比,有很大差别,巴塞尔协议Ⅱ和巴塞尔协议Ⅲ的监管环境也与其有很大差距。

不管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说什么,不同的政府,尤其是西方的政府,继续保护着那些浪费大量纳税人的资金、因摆脱自身破产局面而损失惨重的大型全球银行。

如果后者持续下去,它将会扭曲监管体系,并最终使得巴塞尔协议Ⅲ变得几乎无关紧要。目前为止,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颁布的条例对事件风险只字未提,但是这个风险不会因为掩盖而消失。

从一个机构的角度来看,巴塞尔协议Ⅲ分为两类:一些代表着对现存的审慎原则的修订,例如资本需求;一些则是引进了之前没有的条例,对银行流动性的重视就是一个例子。两种条例一起以保护银行业免受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影响,以及减少风险溢出为目的。

问题是,现在没有人能真正准确预知“下一轮危机”将会在哪里发生。此外,如果历史可以为鉴,金融危机早期征兆的出现将不被重视,而且那些负责监管这些征兆的人,对增长的风险也倾向于视而不见。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以及接替他的本·伯南克都说没预见2007年金融危机的出现。但是很多银行家和对冲基金经理预见危机会出现,最后也陷入其中。

据称,艾伦·格林斯潘和本·伯南克都不知道的是,许多银行,尤其是大的全球金融机构在危机之前有如此之少的资本。另一方面,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的错误政策也是这样。例如,苏格兰皇家银行需要一个大规模救援,因为它陷入危机时拥有危险比较少的3.5%的缓冲资本,而不是因为它损失太大。

为了更好地理解大银行是怎样在未打破法律条文的情况下变得资本不足的,我们回顾一下,1988年的巴塞尔协议Ⅰ要求,国际银行持有的资本价值要相当于它们资产的8%。后来,巴塞尔协议Ⅱ允许它们通过估计自身贷款违约的概率来计算实际需要多少资本。这恰恰是滥用这一方法带来的最初影响。

银行发现了一种可以在较少的资本上运营,并能躲避巴塞尔协议Ⅱ仲裁的方法,那就是用它们不健全的模式做掩护。在逐渐导致2007年金融危机的前几年里,一大批银行家、数学家和律师们使用“火箭科学”(rocket science),把那些专门从巴塞尔协议Ⅱ资本要求获得套利机会的新型工具组合在一起。

因此,那些致力于巴塞尔协议Ⅲ的中央银行家们无疑要面临彻底重组银行资本要求的挑战,不仅要提高这个要求,还要为可行和禁止提供更多明确清晰的定义。这一直是一个正确的政策,但是却成为自身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让很多政府降低了巴塞尔协议Ⅲ的力度。

慢慢地,至高无上的政策制定者开始意识到,应用新协议需要一大笔钱来调整银行的资本结构。麦肯锡(McKinney)声称,到2019年欧洲银行需要募集1.1万亿欧元的股本,而美国银行必须筹集8700亿美元。这里有巴塞尔协议Ⅲ对于监管资本的简单定义。

一级资本,是普通股和留存利润之和扣除一些监管调整,例如商誉的换算。股本就是公司资本的经典定义。

一级资本的细则还在逐步形成中。最近的关于巴塞尔协议Ⅲ的协议于2011年6月25日出台,它要求系统重要性的全球银行要持有额外1%到2.5%的资本。这一直是重要的一步,尽管细节仍然需要反复研究解决,它包括定义哪些银行可以被誉为全球意义上的系统重要性银行。这一超额资本出现在经过协定的巴塞尔协议Ⅲ中,它要求所有的银行的核心资本至少是加权风险资产的7%。

一级附加资本。它包括优先股和符合监管标准的其他金融票据。后者的目的是在银行持续经营期间确保这些资本来吸收损失。

二级资本。它由符合监管标准的债务工具构成,旨在确保银行倒闭时可以吸收损失。例如,这些工具一般是有至少5年原始到期期限的次级债务。

一级附加资本和二级资本的共同特征就是,当发行银行在资本市场不能维持下去的时候,这些资本可以隐藏起来转换成普通股或能冲销。在巴塞尔协议Ⅲ领域里考虑的其他工具是或有资本和内部纾困债券。当银行到达不能独立生存的地步时,后者就转换成一级资本。

巴塞尔协议Ⅲ删除了混合资本工具,这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它提供了一连串的工具和激励来进行资本协议的博弈。巴塞尔协议Ⅲ也废除了由旨在覆盖市场风险的短期次级债构成的三级资本。

与之前的巴塞尔协议Ⅰ和Ⅱ相比,巴塞尔协议Ⅲ也非常注意银行业的流动性要求。2007年七、八月份危机爆发之前,许多银行在很小的流动资金比率上运营,并用虚假的借口声称它们依靠的是能够轻易获得的市场流动性。当地狱之门打开的那天,这个借口突然消失了。

为了更好地理解对强有力的银行监管条例的强烈需求,读者应该知道次级资本、虚假资产、差的流动性、过度杠杆以及弱风险管理并不一直是有些大银行独有的政策。那些因为不小心而变成“火车残骸”的大型全球银行有高层的朋友,这些朋友涉嫌通过前所未有的政治捐款进行贿赂。

这种看不见的投资,如果真像传言说的那样真实存在,那么它会支付红利。这些高层的朋友不仅会特别注意这一点以至于很多违法者没有被绳之以法,而且当巴塞尔协议Ⅲ打算对那些在该协议中掺水的监管者施加压力时,这些高层会采取行动,把该协议的实施拖延到2019年。

这恰恰是巴塞尔协议Ⅲ的缺点:缺少一个可以立即实施的时间表,而且对潜在的缺点缺乏系统密切的监测。这些缺点削弱了该协议的作用。大多数历史,尤其是金融历史认为,金融市场上最需要立法者和监管者密切注视的部分不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最危险的部分,而是那些看起来风险最小的领域。

此外,现在以及将来,我们都应该越来越多地关注那些重要关注度的国家以及大银行。不然的话将是一个危险的错误。例如,在21世纪初,对房地产泡沫以及抵押贷款债券的密切监视本应该揭示出它们的风险。现在,关于大型全球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复杂性和不透明性的类似说明是有效的,而且那些急于救助银行而使其处于缺乏监管状态的政府的财务报表也处于同样的状态。(完)

(本文节选自迪米特里斯·肖拉法(Dimitris N.Chorafas)所著的《巴塞尔协议Ⅲ:全球银行业的大挑战》,该书已于2014年4月1日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发行)

本篇编辑:杨洲清

迪米特里斯·肖拉法(Dimitris N.Chorafas):《巴塞尔协议Ⅲ:全球银行业的大挑战》:2014年4月1日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发行。购书请点击以下链接:



京东:

http://item.jd.com/11454709.html

亚马逊:

http://www.amazon.cn/%E5%B7%B4%E5%A1%9E%E5%B0%94%E5%8D%8F%E8%AE%AE3-%E5%85%A8%E7%90%83%E9%93%B6%E8%A1%8C%E4%B8%9A%E7%9A%84%E5%A4%A7%E6%8C%91%E6%88%98-%E8%BF%AA%E7%B1%B3%E7%89%B9%E9%87%8C%E6%96%AF%C2%B7%E8%82%96%E6%8B%89%E6%B3%95/dp/B00JZHR2N2/ref=cm_cr_pr_product_top?ie=UTF8


关注巴曙松研究员“百度百家”专栏(网址:http://bashusong.baijia.baidu.com),请点击底部“阅读原文”链接。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