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科技 >

陆金所研报:马明哲牢牢掌控 P2P正在被弱化

来源:转载

腾讯科技 王潘 12月7日报道


深圳宝安区观澜镇,一座幽静的“平安大学”坐落在这里。主楼大厅中央,赫然伫立着两座东西方智者的完美塑像,左边的是孔夫子,右边则是爱因斯坦,而这东西相容的企业文化推崇者就是中国平安董事长兼CEO马明哲。


一位国内保险公司的董事长称马明哲是其“偶像”,“我想的事他肯定想到了前面,我没有想到的事他也想到了。他做事总是具有前瞻性。”这或许多少有些过誉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即将年过花甲的老头,硬是让自己一手领导的传统金融机构在互联网时代杀出了一条生路。


两年前,马明哲联手马化腾(微博)马云(微博)共同创办了众安保险,如今这家公司已经估值500亿人民币;此外,中国平安旗下网络投融资平台陆金所交易量和用户数也直线上升,即将迎来果子成熟的季节,近日即有多方消息指出陆金所将于明年上市,不出意外,其估值将超过100亿美元。



用户数早在一年前就已超过2亿的美团,在与大众点评合并前,其估值尚不足100亿美元。一家仅仅创办4年,用户数不足1500万的陆金所,如何让自己拥有如此高的估值?腾讯科技详细整理了陆金所股权结构、管理层架构、业务版图、业绩表现、上市隐忧等内容,方便外界对其拥有全面认识。


揭开股权之谜


“对于陆金所的股权从74.91%股权降为49.99%,平安集团虽为陆金所目前最大股东,丧失了对陆金所的绝对控股权。”今年3月19日,在中国平安公布的2014年年报中,中国平安突然宣称丧失控制权,其中隐情不免让人揣测。要知道,中国平安对子公司的策略一向都是绝对控股。况且,陆金所作为中国平安布局互联网金融的重头戏,如何舍得与人分享?


腾讯科技查阅陆金所股权变更发现,中国平安和马明哲并未真正丧失对陆金所的绝对控制,仅由集团直接持股变为高管持股平台。


今年4月,陆金所完成了一轮4.85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接近100亿美元。据悉,参与这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BlackPine Private Equity Partners、鼎晖投资以及中金公司旗下的私募股权部门,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BlackPine。


不过,即使按100亿美元估值计算,上述投资者总计占股仅在5%左右,并不会对陆金所带来较大股权变动。


今年6月29日,陆金所年报显示,其注册资本仍为8.3667亿元不变,主要股东已经由此前的平安创新资本和新疆同君变更为上海雄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雄国”)和上海惠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惠康”),二者分别出资83662.8167万元和4.1833万元。其中,上海惠康是上海雄国子公司。


上海雄国成立于2014年12月,注册资本10亿元,其股东及其占股分别为:深圳平安金融科技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平安金科”)占股49.99%、新疆同君占股29.55%、、上海兰帮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上海兰帮”)占股18.29%、林芝金生占股2.17%。其中,平安金科是平安旗下的子公司,而上海兰帮与林芝金生股东一致,均为陆金所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长杨学连和陆金所首席人力资源执行官石京魁。


尽管陆金所经历多次股权挪腾,也难以抹除高管持股的痕迹。新疆同君、上海兰帮和林芝金生,很可能均是专门为陆金所而设立的高管持股平台,而平安高管所控制的新疆同君占股将超过陆金所高管所控制的上海兰帮与林芝金生占股之和。


综上,陆金所股东目前主要有中国平安旗下平安金科、平安高管控制的新疆同君、陆金所高管控制的上海兰帮和林芝金生、BlackPine Private Equity Partners、鼎晖投资以及中金公司等。


高管团队:董事长不变 总经理4年4换


陆金所自成立以来,4年里更换4任总经理。其中,首任总经理为史良洵,其后分别为周廷源、谢泓源和现任总经理叶朋(微博)。不过董事长则没有变动,一直为计葵生。


陆金所现任总经理叶朋,历任阿里巴巴集团淘宝商城(现天猫)总经理、阿里小企业业务事业群总裁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在此之前,曾任百度COO、苹果中国区总经理及摩托罗拉亚太区副总裁等职。


此外,还有多位陆金所高管均为平安系出身。



三大业务版图浮出水面


今年3月,平安集团宣布整合平安直通贷款业务、陆金所辖下的P2P小额信用贷款以及平安信用保证保险事业部成立“平安普惠金融”业务集群。


这意味着,以后陆金所将不再有P2P业务,将彻底转型为金融理财信息服务平台。尽管该平台上仍然会销售以往的P2P产品,但其产品提供方已经变成平安普惠,而不是陆金所平台。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曾指出,陆金所与平安普惠在国内是相互独立的公司,不过在国外,二者都属于在开曼群岛所注册的“大陆金所”旗下的平台。目前正在考虑为“大陆金所”命名,有可能会是“陆金所集团”或者“陆金所国际集团”等。


计葵生透露,未来“大陆金所”下将有三大平台,除了此前已对外披露的陆金所开放平台和平安普惠,最近还收购了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前海金交所”)。


计葵生表示,前海金交所有两大定位,首先是成为“大陆金所”的跨境中心,很多跨境业务将会落地到前海,其次,以后金融机构的业务也会逐渐转移到前海金交所。未来,陆金所将服务于个人客户,而前海则从事跨境业务和提供机构之间的服务。


有媒体报道称,继入股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后,中国平安或入股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以再次寻求获得金交所牌照。不过,该项股权变更仍存变数,重庆当地金融机构也计划入股重庆金交所。有分析人士认为,重庆金交所未来也有可能纳入到“大陆金所”。



在“大陆金所”的三大板块中,平安普惠由于在线下经营多年,业务模式已十分成熟,其模式相对传统、重资本。相对而言,走轻资产路线的陆金所平台更加备受瞩目。


今年8月,中国平安宣布旗下陆金所和前海征信将一起成立P2P开放平台“人民公社”,这被业界人士认为是要做P2P行业的“天猫”。


近日,陆金所宣布与重阳投资、敦和资管、华夏未来资本、景林资管、星石投资等近30家知名私募基金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正式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业内人士预计,不久以后,陆金所私募开放平台将上线,定制、包销的私募产品或可能很快登陆该平台。


可见,陆金所的平台野心不仅仅局限于P2P。实际上,2015年以来,陆金所已经陆续推出了P2P“人民公社”、跨境交易平台等多个领域的开放平台,包括保险、银行、基金、资产管理公司、P2P平台以及房地产金融等机构已与陆金所展开合作。陆金所承担平台功能,以第三方平台角色为各方提供基础设施、销售渠道支持以及机构间的咨询及顾问等服务。


业绩表现:P2P正在被弱化 转向平台化发展


10月27日晚,中国平安公布2015年三季报。三季报显示,陆金所增长强劲,前三季度总交易量9264亿元,同比增长超过9倍,个人零售端交易量3174亿元,同比上涨逾6倍,其中P2P交易量299亿元,同比上涨逾2倍;机构端交易量6090亿元,同比增长近11倍,继续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另外,零售端通过移动端进行的交易占比超过60%。


从中国平安各季度所公布的财报来看,陆金所目前每季度均保持高速增长,其资产交易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内其他所有同行。有数据显示,中国所有P2P网贷平台累计成交额刚刚突破万亿,而陆金所前三季度的总交易量就已超过9000亿,这意味着陆金所的资产交易规模足以匹敌整个P2P行业。



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陆金所新增P2P贷款299亿元,其中,第三季度新增147亿元。而全球首家上市的P2P平台Lending Club 第三季度新增P2P贷款额度约为22.3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2亿元。这意味着,陆金所P2P业务成交量首次超过Lending Club,成为全球最大的P2P平台。


不过,陆金所的P2P业务正在被弱化,P2P交易占总体交易量不足10%。事实上,P2P只是陆金所的九大端口之一。


今年上半年,陆金所曾对机构投资者提出“9158”开放平台战略。“9”为9大端口,B端占了8个,包括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地产/政府/大型企业、黄金等B端入口,而第九个则为P2P端入口。“1”为一个平台,即陆金所开放平台,连接投融端;“5”为5个市场,即B端的B2B一级市场、B2B二级市场,C端的P2P、B2C、C2C;“8”为8大关键,即模式、产品、风控、账户、客户体验、系统、营销和运营等。


这意味着,陆金所接下来将为银行、信托、证券、保险等各大领域提供平台化服务。实际上,陆金所已经在半个月前上线了保险频道。


上市需解决三大困局


今年8月27日消息,在中国平安2015年中期业绩公布会上,中国平安首席财务官姚波首次公开承认陆金所IPO计划,他表示“公司正在规划陆金所的IPO事宜。”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曾告诉腾讯科技,对于外界所关心的陆金所上市一事,“如果能够在国内IPO,我们绝对会考虑。”


近日有媒体报道,陆金所正寻求新一轮融资,筹资目标为10亿美元左右,公司估值或在150亿美元到200亿美元之间。据称,陆金所的IPO可能会在明年二或三季度进行,已聘请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集团来领导此次IPO相关准备工作,筹资规模至多50亿美元。


今年3月,陆金所剥离P2P业务,也被外界视为其在为上市做准备。马明哲也早已看准了P2P去担保化这一大趋势,平安早已不再为陆金所辖下P2P业务提供担保。其他P2P平台所面临的政策难题,对陆金所而言已不再是问题。


不过,陆金所上市仍然有几大问题待解决:


1、高管流动频繁


陆金所除了总经理4年更换4人以外,副总经理也更替频繁,目前已经有至少8名副总经理已经从陆金所离职,包括黄黎明、杨冀川、杨晓冬、王肇铭、姚志平、楼晓岸、樊方智和张涛等。


频繁的高管流动,将对陆金所业务的稳步发展带来一定冲击,是其上市的不确定因素之一。不过,计葵生曾告诉腾讯科技,之所以高管离职频繁,在于平台发展太快,但并不是所有高管都能跟上平台的发展速度,所以需要引进新鲜的血液。


2、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今年8月,中国平安宣布旗下陆金所和前海征信将一起成立P2P开放平台“人民公社”,这被业界人士认为是要做P2P行业的“天猫”。不过,有多家P2P平台相关负责人均已表示不会让自己平台的产品登陆“人民公社”。


很多P2P平台疑虑,“大陆金所”下的平安普惠也有P2P业务,陆金所开放平台是否会给平安普惠的P2P以优待。换言之,陆金所是否会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同样的疑虑,还可能发生在银行、保险等领域,因为中国平安早已有相应的业务。


3、高增长带来的资产端匮乏


目前,几乎是所有较大型的投资理财平台往往不缺乏广大投资者(资金端),反而全都面临借款人(资产端)匮乏的问题。


靠随着业务不断发展壮大,陆金所也需要找到更多更靠谱的资产端,但靠谱资产端会随着交易额的上升逐渐变得稀缺。为了维持高增长性,平台或许不得不选择原本处于合格边缘的资产,这可能为未来埋下定时炸弹。

尽管陆金所不提供担保,只做信息中介,一旦出现大面积坏账,至少会将让其形象大大受损。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