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喷气背包中国首飞的幕后故事

来源:转载

前面的闲聊


BLUES这段时间备战8月的甘肃张掖戈壁百公里徒步,昨天在烈日下暴晒徒步25公里,今天登山和徒步,合计18公里。


今天还以登山这种大运动量的方式迎接迅雷今年的产品经理毕业生,下周进行封闭培训,到时候再找天课后去海边,深圳湾滨海公园,进行10公里的跑步。


今天一位朋友推荐正在上映的电影《大圣归来》,孙悟空的筋斗云,就是人类渴望自由飞行的梦想。


喷气背包,或许就是那朵筋斗云。


下面是正文,极客公园主编张鹏的原创,前it经理世界总编,一位有着18年媒体经验的前辈。


《喷气背包中国首飞的幕后故事 》


那个让你看了后“我靠”一百遍的视频,以及背后你该知道的故事。

张鹏|文

飞行员Nick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手势,他身上的Gofast喷气背包相当沉重,这甚至让他略微弯下了身子。由于头盔和耳塞的存在,他可能听不清楚我带领的近千人“5,4,3,2,1”的倒数。但是当看到我的手指从“一”的动作,变成拇指向上的一瞬间时,他操控喷气背包轻盈的腾空而起,一霎那巨大的喷射声音覆盖了全场的欢呼。

终于,在极客公园和百度新闻两个团队近3个月的艰难努力下,一次完美的喷气背包中国首飞,实现了。

这,是一次只有短短21秒的飞行,但是这背后的故事,可以讲上几个小时。

不成功的《明日世界》与那段“伟大”的台词

不得不说,喷气背包的到来,与《明日世界》这个影片相关。

这部好莱坞的科幻大片,并未赢得成功地票房,但其中的一段台词却一直萦绕我耳边:

大概的场景是这样——11岁的小男孩儿弗兰克·沃克,在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拿出自己并不太成功的喷气背包原型,满心渴望得到组委会对他这个创新的认可。可一个眼神充满世故的中年人评审对此并不“感冒”,问到:“这东西有什么用呢?只是好玩?那对世界可没什么意义!”

小男孩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要是我走在街上,看到一个人背着喷气背包从头顶飞过,我会觉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我会被触动和启发,难道这不会让世界变得更棒吗?”

客观来讲,这段台词略显说教和理想主义,从小男孩嘴里说出来也“不太科学”。但它却在正确的时间,准确的击中了我。

我是今年5月底在旧金山参加GoogleI/O大会间隙,由于时差问题睡不着觉,跑到酒店边上的影院消磨时间的时候听到这段话的。那时候,极客公园与喷气背包团队的沟通协调正在遇到巨大的困难。由于他们专用的燃料无法直接运送到中国,必须要在中国找到燃料,这意味着我们要自己找企业按照特定参数采购和运输,并且要对燃料的纯度和可靠性负责;这也意味着如果因为燃料不合格,这个飞行随时可能取消。显然,喷气背包在中国首飞的复杂程度正在直线上升,也隐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实际上,GoFast喷气背包来到中国,原本并不是来做主角的。

从去年极客公园首次报道DJI大疆创新的文章《极客与硬球》开始,到汪峰用DJI的精灵无人机求婚,无人机这个行业在中国从科技圈到普通人都开始火爆起来。遗憾的是,无人机这个本该对人类社会意义非凡的三维智能节点,似乎正在被矮化变成“资本概念”和“赚钱的风口”。

我从17年媒体经历跳脱出来做极客公园,说白了就是不满足于只是作为产业旁观者。所以我一直希望有机会能组织全球最优秀的无人机企业,汇聚到中国,真正谈谈无人机的未来,让更多科技和资本领域的力量,可以汇聚到正确的方向上。

这个想法与百度新闻主编陈磊不谋而合,他一直在国内推动“科技,无所不能”的The Big Talk论坛,这个由百度新闻团队运作的前沿科技与思想的交流平台,也恰好锁定了“新飞行时代”这个方向,于是两个团队开始携手构建这个全球第一次无人机领域最优秀力量的聚会。

无论是世界第一的DJI大疆创新、技术扎实的深圳零度、还是带来了首次“无人机阵列舞蹈”的法国Parrot、抑或在无人机数据采集和分析上最领先的Skycatch。虽然组织过程中少不了各种艰难,但这些都不是不能克服的问题。

但是,我们一直觉得还缺少些什么。

我和百度新闻主编陈磊一起探讨过,我们都不希望这仅仅是一个探讨商业机会的行业会议,毕竟此事的初心是要让无人机的疆界和想象力进一步展开,做一些“仰望天空”的事情,让更多人受到启发。所以,我们决定在尾声引入一个不那么商业化,但是能给人激动和启发的东西。喷气背包就是这个时候开始成为“one more thing”的。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个作为配角的喷气背包,后面会遇到的一系列棘手问题。

回到旧金山Moscone会议中心旁边的AMC影院,由于距离我们的“新飞行时代”论坛只有1个多月的时间,面对不确定因素,我一度几乎要放弃这个“one more thing”。而就是这个时刻,或许是因为时差疲劳的带来的“激动点”降低,或许是因为白天Google I/O给我的一些“潜意识鸡血”,反正上文提到的那句“伟大的台词”瞬间改变了我的想法。

从无人机到喷气背包,我们想要的就是“触动和启发”,让人们找到潜藏在自己内心深处渴望自由飞翔和探索世界的梦想。喷气背包不应该是个配角,不管多难,它同样应该是我们探索“新飞行时代”的一部分。

这个决定,也迅速得到了百度新闻团队的支持,在这个强力伙伴的帮助和共同努力下,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最终竟然找到了合格的供应商、解决了运输、储藏等等一系列超级专业的问题,当然,还有后面更要命的飞行场地协调等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当“新飞行时代论坛”前一天喷气背包测试试飞成功,看到最担心的燃料问题和场地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我和陈磊两个大老爷们儿再也抑制不住,紧紧的拥抱了一把,因为真是太TM不容易了。

一个瞬间和一颗种子

对于从初中就订阅《航空知识》,自己家里有准专业飞行模拟器的我来说,喷气背包这个事情我还是有一定判断的。

在美国,燃料喷射形态的喷气背包进行表演已经有几十年时间的历史,一直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科技Show。但是在中国,很少有人哪怕是看到过他们表演的视频,所以可以预料它的首次亮相将会带来多少兴奋,也将带来多少“胡思乱想”。

很多机构在会前会后都在联系我们探讨如何与GoFast合作,甚至能否合资搞点什么概念,但都被我婉拒了。其实,我们真的只是想让大家开开眼界,抬头看看天空。

GoFast喷气背包的创始人Troy,从没觉得自己是个领先的科技创新企业,也没想过什么玄虚的前卫概念。骨子里,他就是一位典型Maker(创客),一个手艺人,对所有人谈起喷气背包,都是从他自己的经历、梦想谈起,然后客观的讲述喷气背包的发展历史,并最终讲述自己是如何与伙伴亲手不断改进提高喷气背包的效率的。

他从不回避这个产品的缺陷。比如成本高,操作难度大、噪音和能源消耗高,飞行时间只有几十秒……他也从没想过把这个东西变成一个批量生产的产品去卖钱。因为他自己就认为这种依靠燃料燃烧喷射的方式,并不是最经济有效的飞行方式。比起类似于个人直升机的“马丁喷气背包”,他的背包不太容易包装商业概念。比起类似于有动力滑翔机的“动力滑翔翼”,他的飞行时间太短,也不如人家那么炫酷。

我问他那你做这件事情意义何在?他说:“为了让你看到自由飞行的梦想!”

GoFast这是目前最有效的不依靠势能(非滑翔)、可以原地起飞,不需要任何辅助,并作出最灵活空中反应的喷气背包。“你不需要被飞机运到高处再滑翔然后让大家去看剪辑过的视频;你也不是笨拙的庞然大物,需要预热提速缓慢上升。经过训练,这个喷气背包你可以随心所欲的飞翔,虽然只有几十秒,但是那种自由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Troy这样描述道。他其实更像是个传教士,他的使命就是让人们看到“万事皆有可能”。

实际上,在这次喷气背包首飞的现场,不少国内科技企业的创始人、CEO们的确在现场激动的欢呼,在朋友圈的刷屏赞叹。这种发自内心的激动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突破原有认知的事情,给他们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无论是无人机还是喷气背包,今天没有哪个已经是完美的产品,他们都需要有更多的人先从好奇开始,再投身其中,然后才会有真正的技术进步和突破。就像完成中国首飞的Nick回答“普通人有没有机会成为喷气背包的飞行员?”的问题时的回答:“现在的技术还不行,只有够傻的才敢投身其中,但是也要够精的才能玩的转。“(Dumb enough to try, smart enough to figure it out)

在这次喷气背包首飞之后,我有两个印象深刻的事情。第一件是前百度研究院副院长,目前刚刚开始创业的余凯博士,目击首飞后就拉着我探讨了半天这个背包能如何进一步智能化来降低操控难度的事情。

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则是一位12岁的少年。他在大会闭幕的时候有点羞涩的跟我表达了感谢。他是被叔叔带来看“新飞行时代”的。我好奇的问他“有收获吗?”他说:“有,我特别喜欢那个喷气背包,希望有一天也能自己做一个更轻一点的,我觉得需要找到更好的燃料。”

显然,Troy完美的实现了自己的使命——“InspirePeople”。我相信,不仅仅是现场的近千人,当上百万人通过朋友圈短视频看到了这21秒的飞翔,以及各类媒体或激情洋溢的赞叹也好,或者是刻薄挑剔的贬低也罢,一些种子都会就此种下,更多的人会看到未来,进而有机会去参与创造。

这21秒为了什么?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喷气背包腾空而起的巨响下,自己的大声欢呼竟然是无声的,但那种内心激动和被震撼的感觉却无比响亮和难忘。我曾经觉得已经看过几十遍GoFast美国表演的视频,也研究过无数篇不同喷气背包的报道之后,自己早该超然处之了。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自己还“年轻”,还没有变成愤世刻薄,和功利无爱的“中年人”。

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的时候,首次飞行的时间只有12秒,距离只有36米,而且现在看起来那个飞机的结构也是个很落后的设计。但他们正是用不完美的方式,完美的开启了一个新的想象空间,一个新时代的起点。

多年后,Troy的喷气背包从技术上或许也会被看作落后,在商业上也不见得会有多大成就。但不妨碍在今天,他是一个很棒的传教士,一个勇敢的引领者,一个开启更多想象的人。

哪怕这种触动的结果,是人们抽空花了点时间,去搜索了喷气背包的信息,然后意识到其今天在实用性、商业空间和技术上的局限,进而在朋友圈里显示一下自己的知识深度也是好的。

那些对喷气背包的产生好奇的人中,哪怕其中的万分之一真的开始思考如何“解决这些不足”,也会让这21秒飞行的变得意义非凡。

很高兴我们能把Troy的喷气背包带到中国完成首飞。对我来说,能在很多“有趣的人”的人生记忆里,留下一个难忘而激动的瞬间、能在这个“新飞行时代”的起点,让极客公园能印下自己的足迹……

这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本文作者为极客公园创始人)


=======


7月毕业的大学生,这些天陆续去公司报道,这里有一篇BLUES写给职场新人的文章,或许有些帮助,大家可以转给公司的新人看看。


072 职场新人上班第一天


大学生,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


产品运营:如何转岗产品经理?


互联网职场的那些事:19篇原创


本周末的互联网小饭桌,明天中午,算是迅雷毕业生产品经理专场吧,BLUES明天上午组织几位新加入迅雷的毕业生爬南山,中午吃饭聊天。晚安,朋友们,周末愉快!

=========

BLUES【公众号ID:bluemidou】,迅雷产品总监,原YY语音、腾讯高级产品经理,WeMedia自媒体联盟年度自媒体。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