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韩福东:鸦片骚乱,民国扫毒世相

来源:转载

点击箭头所指位置关注韩福东公号

文/韩福东

鸦王溪距离湖南省乾州城大约五公里,那里种了很多鸦片。进入民国时间,麻烦来了,政府强令禁烟的措施愈发严厉,尤其是湖南省,枪毙烟犯的案子都不下十数起。故到了1913年初,省城附近违犯烟禁者,已属寥寥。只有那些较偏僻的州县,罂粟花还在怒放,但烟民的好日子也没有几天了。

春节前后,湖南发生了两起大变乱,都和禁烟有关。其中一起,就发生在鸦王溪。

为了防止官军铲除烟苗,强悍的鸦王溪土民组织起了民团,拿着军械,驻扎在鸦王庙,决心武力捍卫自身利益。湖南可是曾国藩组建湘军的大本营,不缺民团组建的基础。

当时乾州驻扎有湖南陆军第一营,营长叫罗本义。据称他本于“念乡民无知,不忍遽加杀戮”的初衷,决定派兵丁先行贴出告示,劝令乡亲自行铲除烟苗。不料民团团长将该兵丁拿获斩首。罗营长大怒,随即整军前往镇压。民团倒也不惧,激战中以土炮击毙官兵二名。后来在协镇(官职名称)高国俊的带队驰援下,合力并攻,才占领鸦王庙,现场打死28名团练,俘虏14名,解回厅署后立予正法。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和今日的语境迥异,当时鸦片种植具有相当的普遍性,牵涉到靠此赢利的商家也非常广泛。按照王金香《中国禁毒简史》中提供的数字,19世纪末,中国估计有三分之一男子吸食鸦片,这一比例在市镇则更高,达70%。

据《申报》报道,在鸦王庙战役之后,连日以来,乾州“商民一体罢市,土民聚众数万,挑战不休,几至不可收拾。”

3月20日,乾州王知事电呈湖南都督谭延闿,称五六万罢市和抗税的商民,在离城四十五里许驻扎请战,“特恳速发大军弹压,维持大局。”

这事如何收场暂且不去管它。且说另一起变乱,起事者却不是烟民,而是禁烟委员。

事发地在距离乾州600公里远的桂阳。桂阳州禁烟委员熊淇发起的挑战,早于乾州鸦王溪两个月。1913年元月,他贿通巡防,带领守备队,与地方土著军队激战,最初告败,重整旗鼓后,竟将官兵队长何玉林擒获,即刻予以枪毙,而后刑拘州议会议员。混乱之中,州知事遁逃,不知下落。当地士绅刘铭、谭符等人,危机中致电该州驻省士绅雷洪,称全州惶惶,他们将专程来省,请政府查办。

禁烟委员熊淇何以挑战官府?原因不详,只知亦和禁烟有关。放在今天,熊淇就是年度新闻人物,但在战乱频仍的民初,这就是芝麻大点事儿。熊淇到底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被尘封在旧报纸的一角,后世绝大多数历史学家,恐怕连他的名字都没有见过。乱世易出枭雄,但要坐实历史定位,并不那么容易。

考察当时的禁烟行动,的确有执法过于粗暴的一面。但“东亚病夫”摆脱鸦片困扰的历史潮流,浩浩汤汤,已非各地陆续起伏的群体反抗所能阻碍。

相对而言,像上海这样的国际都市,禁烟与否的博弈就文明得多。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王君才、严永兴二人因“私食洋烟”,被禁烟局和上海商埠警局分别查获,解送地方检察厅,预审后起诉,同级审判厅请求按律科刑。1913年1月25日午后,金姓推事(法官)宣布开庭,与王君才、严永兴一同接受审讯的还有严阿五、崔生庄、江镜如、夏金海、王阿飞等瘾君子。他们或称一时无知误犯,或称已遵谕戒除。

法官认为王君才已年逾花甲,就从宽判罚洋二十五元,因其自1月6日至今已押二十天,每天可折抵五角钱,应再缴洋十五元,如果无力缴费,则收押半月。严永兴、严阿五各罚洋五十元,已押二十天折合罚金十元,需再缴洋四十元,如不交罚款则收押四十天。

庭审现场还有一个私卖烟具的高张氏,她辩解说:小妇人本有腹疾,素来吃烟,烟具只有一副,现在起案之烟灯十一只、烟枪四支,均非我物,巡警搞错了,求还我清白。法官以该氏供词狡辩,判令押回候审,等调查明白再行复讯判决。

法庭上的审判,已是禁烟的最后环节。在此之前,是禁烟员和巡警遍城抓捕的过程。那里的权力腐败就更严重一些,以至于上海禁烟局严局长在1913年1月30日发表通告,称该局成立以来,办理禁烟,首从调查入手,曾拟订调查规则及调查证书,呈报县知事遵行在案,但一月以来,各报宣传冒充调查者指不胜屈,甚至有人嫌挟诬指,藉端敲诈。

“此等行为,殊堪痛恨,除派员严查究办外,合行布告阖邑人民,嗣后本局调查员出发,均携有调查证书一纸,上盖有本局图章并调查员照片及调查规则。尔等烟民遇见禁烟调查员确备此项证书,并人照相符,自应听候该员搜检,不得藉词拦阻,致碍要政。再,本局调查员专查违犯鸦片禁令事宜,查有实据,均协警拿,由本局送检察厅,按例惩罚。倘各该调查员未经携带证书,或证书上所粘照片与本人不符,及借端索诈情事,准各该人民随时拘送来局,候请严办。”严局长在通告中这样说。

上海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可想而知。禁毒有合法性,但禁毒的方式方法却大有问题,这给反对派制造了叛乱的口实。在这之后,随着政治动荡,执政者和叛乱者都曾一度借毒品交易,补给财政来源的短缺。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现代化,就是在这样逼仄而无望的权力驯化过程中,折腾着呼啸而过。(本文事实,未注明部分均来自笔者所查《申报》)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