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韩福东:城墙上的李香兰-伪满明星、汉奸嫌疑人、亲华议员……

来源:转载

点击箭头所指位置关注韩福东公号

文/韩福东

“假如日本军侵入北京,诸位怎么办?”在1937年的一次抗战集会上,这个问题被抛了出来。李香兰不知该如何回答,周围没有人知道她是日本人。她想了想说:“我要站在北京的城墙上!”

几十年之后,李香兰在回忆录中提及此事。她这样写道:“我只能这样说,双方的子弹都能打中我,我可能第一个死去。我本能地想,这是我最好的出路。”

很难说,李香兰在回忆青葱岁月时,有没有将晚年的一些思考掺杂进去。仅就其行为表现看,二战战时和战后,她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思想样貌。在日军入侵中国那几年,与其说她站在城墙上,毋宁以“骑墙”一言蔽之更恰当,她自觉不自觉地为所谓“大东亚共荣圈”进行文化背书,但内心深处又对中国有深厚感情;而战后,她则快速进入反思者行列,成为日本亲华派代表人物。

9月7日,当日媒爆出李香兰病逝的消息,相关的缅怀文章中,总少不了对她复杂身世和思路历程的检视。

据李香兰回忆录,她的母亲石桥爱是九州福冈人,外祖父石桥近次郎一家先迁汉城,后又搬到中国,依靠在抚顺经营精米厂的叔父生活。1906年,来到中国的父亲山口文雄与比他小5岁的母亲在抚顺相识,其后他们结婚。

李香兰原名山口淑子,因被北平一个叫李际春的人收为干女儿,“李香兰”的名字由此而来。她还有另一中文名字“潘淑华”,但只流行在校园中,这个名字来自于她的养父潘毓桂。潘毓桂是华北政界的一方之霸,后被任命为天津特别区市长,家有佣人和私兵总共达百人。1933年,13岁的李香兰就寄居在潘毓桂家,进入北平翊教女校。


成为艺人的李香兰,最初是配合“满洲国”国策,演唱“满洲新歌曲”。后则进入“满洲映画协会”,出演影片。在1938年到1940年期间,因主演和合演电影的机会增多,所以她在日本和中国两地各半地生活。

李香兰很快成为“满映第一红星”,她主演的影片,比较著名的有《万世流芳》和《支那之夜》,这两部影片也将她拖进殖民政治文宣的泥淖中。

“二时半、五时一刻、八时半,座价三元、四元,李香兰领衔主演香艳歌唱巨片《支那之夜》。下午一时半起售戏票,请早购票。”这是刊登在1943年4月30日上海《申报》上的广告。除《支那之夜》外,下方还有《万世流芳》的演员介绍:

“李香兰(饰)凤姑。李香兰为满映第一红星,歌喉之美,驰誉全国,其《中国之夜》与《苏州夜曲》二折,脍炙人口,尤称绝唱。李在《万世流芳》演凤姑一角,凄苦婉娈,我见犹怜,常在烟寮中以卖糖为生,一时激于义愤,低唱戒烟歌婉劝世人,直欲使人泪下。全剧有插曲三支,二支为李香兰所唱,李之甜喉不知又将风靡多少人矣。”

当时《申报》的一篇评论称:“《万世流芳》剧本的编写,甚足以动人,对白的有力和讽刺性的严重,令人痛悲,可以深刻在每个人的心版上。当时英国人的无理,诡计多端及种种强暴行动,切齿可恨,而使人发指。及至林公则徐拜命钦差大臣,专办严禁鸦片运入,与英人以对峙之势,查办私运,英人的奸谋从此受重大打击;和张静娴制戒烟丸普救世人,并树立"平英团"义旗,为朝庭后盾,都是足以促人兴奋的几幕。”《万世流芳》展现的是林则徐禁烟历史掌故,但在当时的语境下,却指向二战中与法西斯决战的英国,政治意涵侧漏。

至于以上海为背景的电影《支那之夜》,则更有辱华色彩,李香兰在其中扮演战争孤儿——中国姑娘桂兰。《支那之夜》在当年引发中国人反弹,以至于在北平(北京,当时为日伪所控制)的一次记者会上,有媒体当众责难她何以身为中国人却参演侮辱中国的电影。

“我陷入一片混乱中,想说自己是日本人,但是,李氏告诉我,现在告白比沉默更不好——一时之间,我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会场笼罩着像是被冰封住的气氛。”李香兰回忆说,她为此做了道歉。但她没有承认自己是日本人,错失了一次机会。

按李香兰的说法,1944年秋天,她在东京拍完《野战军乐队》后,回到东京,要求面见满映理事长甘粕。她一直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痛下决心张口:“我假冒中国人的事,已没办法再持续下去了,十分痛苦,我希望能解约!”甘粕说:“我很了解。这么长的时间,辛苦你了。”

或许李香兰真的只是良心发现,或许也有眼见日本军国主义战舰将沉的恐慌因素。但留给李香兰的时间已经不多,不及一年,她即被冠以“汉奸罪”,遭到逮捕。于她一同入狱的还有著名的女间谍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没能证明自己的日本国籍,而被处以极刑。李香兰则因日本人身份逃过此劫。回到日本后,李香兰仍继续混迹交际场所。但中国并没有立刻忘记她。

1947年2月26日,《申报》曾刊发署名“圣洁”的文章,以“漏网之鱼”指称李香兰,质问当局“何以不引渡”她:“根据一个驻东京的中国记者之忠实报导,在麦克阿瑟管制下,曾经活跃于上海及东北的日本女间谍李香兰(日名山口淑子),复出现于东京的街头,而且凭着她那副姿色,出入交际场所,与官儿们弄得挺熟,其活动东京的情形,尤胜于昔日在中国的作为。为了爱护我们的国家,这一个曾经帮助敌人残杀自己同胞的女间谍李香兰,应该立即引渡回国,否则,让这条漏网之鱼逍遥海外,将会造成未来的轩然大波。”

称李香兰是女间谍,似乎并无证据。这篇文章所反映的,终究只是中国人对她参与日伪文娱创建的一种不满而已。但对一个当红在华的日本艺人而言,当年想完全不卷入殖民政治,几无可能,这构成了理解李香兰早年行为取向的复杂背景。

晚年李香兰成为日本著名亲华议员,不仅对当年在华的言行有诚挚的道歉,还积极参与到中日的交流往来中去。我查找中国媒体,所能见到的最后一篇关于她的即时报道,是在2005年,她公开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老百姓祭奠战争阵亡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许中国人民难以理解把发动战争的人也一道祭祀这一事实。可以效仿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的做法来参拜千鸟渊的阵亡者墓地。”她这样说。

在她去世后,攸关她的一切,最让人缅怀的还是那几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老歌:《夜来香》、《何日君再来》……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