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别问我梦想?我戒了......

来源:转载

 

全 中 国 只 有 最 有 底 限 的 人 才 会 关 注 啸 雷

卧 槽 你 也 太 特 别 了 吧



2 0 1 7 . 1  . 2  4   周  二    





唐朝时的长安,区分有钱人的方式有三。

一是家中黄金遍地,

一是院中满种牡丹,

一是怀素和尚的草书。

那草书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

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颠素狂”。

唐时的长安人,或许你家有黄金万两,后院有牡丹飘香,

可那都不算什么。

若是能请来怀素和尚,三杯五盏后,腾出家中一块白墙,

让他挥毫一番,落下满墙的狂草,

兴来走笔如旋风,醉后耳热心更凶,

便是唐朝有钱人中的一大乐事了...







下午在公司办公室,继续拍摄个人的一个小纪录片中的一个镜头。伙计的拍摄团队在本地算是很有能力想法,他们从我录电视节目一直跟到我做电台,全程跟拍,今天拍一些采访内容,拍摄中有一个问题:


“你的梦想是什么?”


是啊,我他妈的梦想是什么呢?


约翰亚当斯說,“我必须学习政治和斗争,我的儿子们应该学习数学,哲学,地理,历史,造船,航海,商业和农业。这样他们的孩子才有权利学习绘画,诗歌,音乐,建筑,雕塑和陶艺”。


崔健在某某音乐节上,嘶哑着嗓子冲台下喊,你们还年轻么?你们有梦想么?一干七零后受众流泪响应,崔健在台子上掷地有声:“你不蹲这么一次,你就不知道站起来有多痛快!就像这样,被揍得鼻青脸肿后,蹲一会,等你再站起来,你会发现黑夜已过去了,天离你很近,你还是想大声喊叫和唱歌。” 只记得,崔健最后的一句话。                        摘自《永远热泪盈眶》。


我也不止一百次的对着镜中的自己问过,眼前的一切是你要的生活么?虚伪的人性,聒噪的周遭,教条的规矩,麻木的体制,大多数看似风光的在我看来早已朽木,而自己,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我鼓起过很多次勇气,企图将人生的河流改道,却终究因为性格和其他原因终究放弃。我曾觉得自己丢掉青春了,因为比起那些十七八的孩子们,我们要担心皱纹,担心账单,担心爱情,担心婚姻,担心失业。我也怀念那些柳叶飘飘,白衣摇曳的年代。躲在不用负责的青春年少里,我们只要在考试前背几本书就能达到及格线,可要在成人的社会里,达到及格线,需要付出多少汗流浃背的辛苦和一次次的伤心和怀疑。


35岁,家有妻女,一事无成。终日碌碌无为,净是些口舌的过活。其实如今的梦想更具体了,比如说,成为自由职业,再办几场不同寻常的脱口秀千人场,出本书,学一个乐器,自己拍一部话剧,开一家面馆,为唐蒜铺子找一个家,还有一家三口走遍世界,陪女儿经历更多,还有很多……


愿善琴棋书画貌,不掩柴米油盐心。


那你的梦想又是什么?



互 动 一 下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没有,因为最近失眠!




谈梦想?呵呵!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啸雷哟

       

       


商业合作联系

1、请微博直接私信啸雷

2、[email protected]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