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聊聊连岳

来源:转载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都读者跑来通知我:“菜头叔,连岳老师的文章写到你了!”还有读者非常八卦地问:“菜头菜头,你和连岳究竟有什么观点分歧?”


其实,我早已经看过他写的那篇《凤姐咪蒙和菜头》。看到标题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还是挺惊悚的。看完内文之后,内心觉得很唏嘘。一是感慨时光如梭,仿佛昨天我们都还在网上写博客,一转眼十多年时间就过去了;二是感慨连岳长情,多少年前的些许小事他到今天还那么感念。


最早我和连岳没有什么交集,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没有打过什么交道。是有人认为我认识连岳,有所请托,所以我才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那一年,连岳为了厦门PX的事情挺身而出,风波深陷,岌岌可危。所以,我打了电话过去慰问。其实,我也非常清楚,打一个电话过去对于改变他的处境没有任何用处。但我所能做的事情,也就只能是打个电话。


连岳比我要勇敢得多。


后来就是他的QQ失窃,刚好我在腾讯做事。那时候腾讯员工有一条申请通道,可以用自己的脸作为抵押,帮助亲友申请找回QQ号。连岳找到我,当时我挺高兴的,因为自己终于可以为他做点什么事情。这是很小的事情,连岳如果不提的话,我都忘记了。到现在我都想不起来,他当时究竟是在MSN上,还是电话上找的我。以及,我究竟有没有帮他要回QQ号?


连岳的记性可真好。


不过,连岳也搞错了一件事情:我和他之间并不存在多大的观点分歧。以我的理解力频谱之宽,连岳对于个人自由的极端支持,以及对自由经济的极端坚持,并没有超出我的频谱之外。纵然偶尔我会觉得他坚持已经到了走火入魔、不近人情的程度,有种为了理念而理念的感觉,也算不上是分歧。就像是肉唐僧,在网上卖鸡也要做买鸡用户群的制度设计,你可以说肉唐僧偏执,但你不能说他这么做是错的,完全不符合理路。


我时常说,时光会检验一切。在这么多年里,有多少人在公共话语的平台上匆匆登场,宣讲自己的一套理念,但是私下又做着另外一套动作,整个人都是割裂的投机分子。连岳坚持个人主义的本位,很早就辞职出来,固守东南一隅,多年来靠写字为生,倒是罕见的知行合一的人物。这一点,大多数连岳的批评者自己都做不到,不是换着理论拥抱,就是换着大腿拥抱。


以前我对连岳有两个担心。一个是他长期固守鼓浪屿,关门写字,担心他和外部世界失去了联络,逐渐会变得保守自闭;另外一个是担心他长期做价值输出,很容易无以为继。因为观念的市场也是时装市场,人们在不同的时期总是会追捧不同的精神导师和文化偶像。而这条路一旦踏上去了,最后总有和读者摊牌的一刻。就像是韩寒的“韩三篇”,告诉读者:这条路我不打算继续走了,大家就此别过,从此后会无期。


后来了解到,连岳不离开厦门,原因是和连太太是初恋多年。结婚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太太身体不好,所以连岳寸步不离,宁可在东南一角为祖国站岗放哨,倒不是贪图安逸享乐,闭门造车;而连岳在文字上也找到了他自己的存活直到,写专栏耗神废手,价值输出难以为继,但是他写问答。通过和读者之间保持源源不断的互动,他反而变成了互联网上无数不多的纯用户驱动的写作者。当然在这种写法也并不容易,但是要比搜肠刮肚找话题找灵感要好得多,而且这些年看下来,这门手艺大概也就只有他和木子美(不加V)能够玩得转。


附带说一句,当年我在网上开设《树洞》,也是受了连岳《我爱问连岳》的启发。不过,我和他的想法并不一致。在我看来,能找个地方把读者的来信匿名刊载出来,对于读者就已经足够了。我自己是不可能会去逐一回复,给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的。就我自己的感受而言,每天看到读者来信中的各种负面情绪,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难得连岳做了那么多年。


所以说,和我相比,连岳更热爱人类一些。换了是我的话,大概来来去去就只有几句话:

---滚!

--闭嘴!

---你想多了!

---别哼哼唧唧的。

---回家问你爸你妈去!


对了,不是说连岳搞错了我和他之间观点分歧这件事情了吗?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向月亮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和连岳见过一面,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在见那一面的时候,连岳留了个西瓜头,齐刘海,带了一副黑框眼镜。很多人并不知道,我对西瓜头没有任何免疫能力,每次看到的时候都想狂笑。但是,这毕竟是连岳啊,怎么可以指着他的头发狂笑呢?而且这是一件相当政治不争取的事情。所以,当时我忍得很辛苦,凳子都抓裂了。


后来,无论是看到连岳的文章还是微博,甚至是这个名字,我都会条件反射一般想起他的西瓜头,然后就开始无法抑制地狂笑。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我就越来越少看他的文章,越来越少和他出现交集,逐渐淡出了他的视野。否则你想一想:连岳和菜头,西瓜头和菜头,这是什么一种视觉效果?!


就这样,我和连岳错过了把酒言欢、秉烛夜游的青年时代。如今,我们各自在茫茫比特海上变成两座遥遥相望的岛屿。我想,今天如果我见到了连岳,大家彼此之间也不会有太多话要讲,中间很可能只有大段的沉默。但对于一个中年人来说,这样的沉默岂不刚刚好么?


记得很多年前打开连岳的博客,封面上是一片蓝色的大海,下面写着一句话:


必见辽阔之地。


连岳的公众号:连岳 (微信号:ilianyue


题图摄影:PublicDomainPictures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那时候我喜欢的签名档是:

如此生活,你早已安排甚妥,如海峡环绕,我欣然其中。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