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揣测罗尔捐献女儿遗体是为了搏同情是违背医生职业操守的

来源:转载

                                       

1

平安日这天,月初沸沸扬扬罗尔网络捐款事件的主角罗一笑没有捱过感染,去世了。父母表示希望捐赠自己孩子的角膜和遗体。

 

眼科医院讨论,笑笑是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这种情况角膜和各器官是不能捐献移植的。罗尔夫妇就决定把孩子的遗体捐献出来,让医学专家来进行病理研究,找出治愈白血病的方法。罗一笑的遗体由深圳大学医学院红十字会遗体捐献接受中心接收。

 

微博上有个实名认证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主任医生东大夫发了一条微博:




看起来冷静客观的样子。

 

不过我看了她这条很不舒服。我分析了一下不舒服的原因,一是她假定罗尔夫妇捐献女儿遗体是博社会同情(网上不少人持这一观点)。二是不能因为同情他们失去孩子而让他们逃脱刑事责任,应该判他们诈骗,还慈善一天干净的天空。

 

这两条我都是不同意的,恶意揣测别人的动机是道德帝最喜欢做的,他们不理解人都是很多面的。他之前的行为严格意义上是有瑕疵的,但不意味着他希望早日攻克儿童白血病,让更少的家庭承担自己同样的痛苦的心是假的。

 

一个父亲,把女儿的遗体捐给医学研究,作为一个医生却揣测他是为了搏同情,我觉得是有违职业操守的。我们看到的新闻里,一个去世的人,无论生前还是身后家属愿意捐赠遗体,医生都是围在旁边鞠躬致敬的。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这个东大夫说的诈骗和干净天空的问题。

 

罗尔一家的痛苦是真的,他在公号上写文章记录,在我看来是一个痛苦的父亲自我解压的方式,文章被赞赏没什么问题,这并不能认定是求捐。只是在另一个企业的转发和明确求助中有瑕疵,没有说明他有房有车的事实。

 

有房有车的人向陌生人求助,在普通人的价值观里是不被认同的,但要说这是诈骗,我还是不能同意的。

 

诈骗罪,主要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罗尔有关罗一笑的文章并不是从那篇获得海量赞赏的文章开始的,他虽然在信息公布上有隐瞒,但罗一笑生病这个基础事实是存在的,至于他不想或者没有积极去卖房这件事是不是构成他诈骗的充分条件,至少在我看来还不能。

 

在哪种情况下,个人可以向社会寻求帮助,这是一个道德评价问题;个人应该如何求助,应该披露哪些信息,这是一个社会规范问题。

 

向阳花基金也会碰到信息局部隐瞒的家长,在调查中发现了,我们会取消申请资格,那是基于我们信息真实披露的要求,但即使事后才发现,我们也不会去告家长诈骗,因为“有房有车就不能申请”这条并没有写在我们的章程里,我们还是会看实际情况。


2


东大夫还发了一条:




我觉得这件事和郭美美事件是完全不能比的。郭美美事件打击的是对红十字会的信任及对部分官办公益的怀疑,里面有我们看不清的迷雾。而罗尔事件只是一个个案,在互联网时代信息的自我净化能力下,一切都能渐渐了然。

 

而无论是郭美美事件还是罗尔事件,都不足以击垮这个社会向善的力量,否则,我们真是太脆弱了。

 

按理讲,我们这些做公益基金的人应该对罗尔更愤慨,因为这样的事会影响别人对公益的信任啊。但我们并没有,甚至郭美美事件也不会,只会让我们反思,公益的规范到底应该怎样确立和执行。事实上,向阳花基金就是在2012年郭美美事件后开始的,至今发展得还不错。

 

东大夫发的第二条,肉唐僧说她晒捐款真的是太low了,“卖惨的罗尔和秀捐款的你,区别在哪里”?

 

我不想说得那么刻薄,但我也觉得她把自己的2000块捐款作为一个风向标,引领了大众,并在罗尔事件后引来众多询问,虽然也可以算是以小见大,但感觉真的很夸张。

 

好像她捐了两千就可以来总结中国公益了似的。

 

说实话,我们做公益做了四年,很少有人来问我们该不该为谁捐,也不知道她一个主任医生旁边怎么这么多迷茫的人。

 

我们只有一个感觉,不就事论事,喜欢一棍子扫天下,或对别人异常苛刻的人通常是不太行动的人。比如从不捐款的人最喜欢说中国的公益都是靠不住的,很偶尔参加了一次义买,我们义务工作的志愿者淘宝上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就恨不得给你一个差评。


3

道德帝们站得都挺高,他们的说的话浑圆一团,看上去没什么漏洞,哪哪都正确,但其实是非常有害的。

 

比如老人摔倒了要不要扶?很多人都说不扶,然后说都是南京彭宇案那些个脑残的法官的判决,搞得全国人民都不敢扶了。

 

好像社会的道德水准是南京的法官拉低的,要找他们算帐。

 

事实上,在和解撤诉后,彭宇多年以后也表示,在2006年11月发生的意外中,老太太确实和他发生了碰撞。

 

即使这彭宇不说,这永远是一个迷,我也不会认为这会导致大家都不去需要帮助的老人了。

 

就算经常有小贩缺斤少两,也总有人会买走寒风中小贩最后一筐菜;就算管陌生人的事经常会有麻烦,也总有人看到孩子失魂落魄地在走,会陪着他直到等到家长;就算公交车时不时有老人出言不逊,也总有年轻人看见老人站着坐不住。

 

你碰到过渣男吧,碰到过渣女吧,你都出家当和尚尼姑了吗?你还不是嬉皮笑脸地等下一个?

 

这是为什么?因为你对爱情有信心,你对男女关系有欲望。

 

你想要。

 

为什么彭宇这一件事,你就不敢扶老人了?因为别人的老人跟你没关系,没有彭宇这件事你也不会去扶,出了这件事,就突然觉得可以大声地说了:不扶是因为社会道德伦丧,是自我保护。

 

其实自我保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很容易办到的。马路上有监控,可以拍照,可以请旁人作证。从我的角度,我怕的是我扶的方式不对,要判断是为什么摔倒,是让他平躺更对呢还是扶着坐起来更对。

 

我们很缺少急救培训,在节目里我也说过好几次,希望有医生来做这个。但我自己已经完全没时间来张罗这个领域了,希望有其他的媒体人或者志愿者能坚持做这件事。

 

天空永远不可能是完全干净的,只有干净的心才会让天空变得更干净。



之前有关罗尔事件的两篇文章:

能把公益想明白的都是哲学家----罗一笑事件

别骂,安静,----再来谈谈罗尔事件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鲁瑾脱口秀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