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1951,“大老虎“刘青山贪了多少钱

来源:转载


公审刘青山、张子善时,缪书林读小学五年级。“在保定市老体育场,观众可多了,我们都去看,几乎坐满了。”他听见身边的人慨叹:这么大的官贪污也枪毙了。


那一天是1952年2月10日,周日,又赶上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缪书林13周岁,对公审的细节记忆不多。“公布了他俩的罪行,说执行枪决,就从主席台上拉下去,五花大绑架到了汽车上。我记得有个人腿有点发软,被扶了下去。”他们这些小孩,跟在汽车后面跑,跑了一会儿,就被汽车甩在了后面。


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缪书林会联系现实问一句:现在这些贪官为什么不枪毙?


按照法院的判决,从1950年春到1951年11月,该二犯在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严重侵蚀下,利用职权,盗用飞机场建筑款、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河工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剥民工供应粮及骗取银行贷款等总计达171.6272亿(旧币,约合今人民币171.6272万元),用于经营该二犯所秘密掌握的“机关生产”。该二犯更以盗窃克扣及骗取之资财,肆无忌惮地从事非法经营活动。1951年4月勾结奸商张文义(女)等付以49亿元巨款,倒买钢铁;该奸商等并曾利用此款投机倒把,使国家资财损失达21亿元。同年五月该二犯为从东北盗买木料,派人冒充军官,并不顾灾民疾苦,忍心占用前述之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4亿元。1951年3月,该二犯为扩大“机关生产”,从事建筑投机,在天津收买私商木厂成立建筑公司,竟敢高薪利诱天津、沈阳、鞍山等地国营、公营企业机关的工程技术人员三十一名,严重地破坏了国家政策。1950年暨1951年春,兴修潮白、永定、大清、龙凤、海河等各河工程时,该二犯组织河工供应站,从中渔利,曾将国家发给民工之好粮出卖,换成坏粮,并抬高民工食品(粮、油、菜)价格,先后剥削民工及窃取折旧费共22亿元。


刘、张二犯从盗窃的这些国家资财中,贪污挥霍3.7825亿元,“挥霍享受,公行贿赂,腐化堕落,达于极点。刘犯且吸食毒品成瘾。”之前的各种数字都是虚的,那笔数额最大的171.6272亿元,被用于“机关生产”,而非装入个人腰包。只有这个3.7825亿元是实在的,折合现在人民币3.7825万元。


即便考虑到当时的物价因素,这3万多元的贪腐相较现在,也是一个过低的数字。当时每斤面粉0.103元(今人民币,下同),大米0.094元,小米0.075元,玉米0.05元,花生油0.45元,鲜猪肉0.57元,鸡蛋每个0.04元。在刘、张被枪毙的第二年,即1953年国家救济的标准是:每月一口人5元,两口人8元,3口人10元,三口以上每增加一口人增加2元,每户最高不超过15元。


刘青山在被抓捕之前,作为中国青年友好代表团成员,跟随团长郭沫若去了维也纳,出席世界和平友好大会去了,他被选为常务理事。大会尚未结束,在接到提前回国的消息后,他搭乘火车抵达了天津,1951年12月2日,这位政治明星还没出车站就被羁押。


刘青山的小儿子刘铁兵1951年9月21日(农历8月21日)生于石家庄。他对刘青山没有任何印象,还不满百天,父亲就入狱了。“我父亲从维也纳一回来就被抓起来,一直到枪毙,始终没能见我妈妈一面。”刘铁兵说。


刘铁兵母亲范勇的检讨书,发表于1952年4月,那时刘青山已经被执行死刑。她在检讨书中回顾天津的“腐败”生涯时这样写道:


“刚到天津地委时,工作上还比较踏实努力,但由于资产阶级享乐腐化思想的飞速发展,因此在工作上的懒惰依赖思想,逐渐增长,认为我工作了十几年,而刘青山又是高级干部,党和人民不会抛弃我的,因此,满足于现状,对政策业务不专研,工作不深入,不了解下情;对工作不认真,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因此,工作消极已达极点。更严重的是留津伴随着叛徒刘青山养病以后,根本就不考虑工作,而且厌烦机关的艰苦工作。在天津市三个多月不学习和不过党的组织生活,忘掉了党和人民,完全丧失了革命者的立场,陷入了资产阶级堕落的泥坑。对叛徒刘青山虽然知道他的某些犯法行为,也曾轻描淡写的向他提出意见,但被他拒绝后,自己不但不能坚持真理,向上级反映,反而认为他比自己强,自己对政策原则知道少,所以也就不管了。对叛徒刘青山的大量挥霍国家财产,认为他是多年的老干部,对党和人民有过功劳,生产又是他搞起来的,他养病也是省委批准的,因此认为花点钱不算什么,也是应当的。”


这一段检讨并无实在内容,它所揭露的刘青山所谓贪腐,更多是指包括养病期间的各种挥霍享受。范勇因丈夫而受到一些影响,也改嫁他人。刘铁兵对我说,她后来在河北省民政系统退休,2011年去世。近些年,刘铁兵的哥哥刘铁骑一直试图给父亲刘青山平反,他将自己的相关文章传给过我。我认为,他的某些调查还有待第三方的独立验证。


在天津和河北,不止一人和我谈起刘青山、张子善时说:总共才贪污合现在两三万元。言下之意,数额很小,那时对腐败打击严厉。


缪书林也这样说。公审刘青山、张子善那一天,他和小伙伴们跟在行刑车后跑累了,终未能看到枪毙案犯的画面。在保定,另一位退休干部王林山说,他认识一位叫杨振武的残疾退役军人,只有一只胳膊,在自来水公司任职。杨振武枪法很准,自称1952年参与枪毙刘青山、张子善。


此说法是否真实,没有进一步考证。姑妄记之。


致力于有现实感的原创性新锐叙事和评论,并发掘墙内看不到的海外互联网优秀内容。趣味,识见,带一点温情的冷眼旁观。请长按二维码关注“韩福东观察”公号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