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崔健,在这时代的晚上

来源:转载

三十年前的 5 月 19 日,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首唱《一无所有》,开始摇滚传奇。三十年来,他的音乐一度被视为洪水猛兽,多加防范,屡经刁难,而老崔也很少妥协,坚持到底。


三十年后的 9 月 30 日,老崔终于重返工体。「滚动三十」演唱会,我在现场。


其实在 2014 年,老崔的电影《蓝色骨头》发布会就是在工体,发布会上还唱了《一无所有》。但严格来说,那确实不算是演唱会。




为了看这场演出,我还推掉了另外比较重要的会议,提前做足了准备,下午五点钟不到,就赶到了现场。朋友前一天给了一张工作人员的证件,我可以混进还在排练的现场。


场地里正在彩排,歌很熟悉,是《混子》这首。听到秋野在跟大卫、贾宏龙(其实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俩是谁)在对台词。彩排细到一共要说几句话,用了多长时间。都说老崔演唱会要求严格,可见一斑。我还没听一会儿,彩排结束。我也被现场保安赶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场外看到了大卫出来溜达。


外面不少安保人员,警车也不少,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紧张。其他明星演出也会这样吗?


天色将晚,暮色渐起。观众也陆续进场,不少人明显是从外地赶来,拖家带口的有之,呼朋引伴者有之。不少人在门口买了老崔标志性的帽子戴上。


晚上七点钟刚过,演唱会正式开始。第一首歌唱的是《死不回头》,现场大多数歌迷对比较新的歌明显不够熟悉,都还没进入状态,接着是《寂寞像一团烈火》,这首歌来自《解决》这张专辑。老崔开始和大家互动,「别坐着,听摇滚哪有坐着的」,现场开始尝试第一次大合唱。




重返工体,老崔感慨:「怎么样?朋友们,三十年了。很多人认为这三十年我们不过是吃喝玩乐过来的,我们也是辛辛苦苦一个难关一个难关闯过来的,有人把我们供在神坛上。所以,我们这场音乐会想证明我们不想在神坛上待着,我们愿意滚在大地上。」


那就在《这儿的空间》滚动吧,「进进出出才明白是无边的空虚,就像这儿的空间里」,这歌词,赤裸裸的性暗示呀,这首歌写于上世纪 80 年代。刘元的萨克斯很出彩,不过,也老了啊,远远看过去,西服松松大大。


大屏幕打出了《混子》的一句歌词。不过,明显是出现了失误,因为古筝前奏响了起来,「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老歌《假行僧》让现场真正开始了大合唱。张珊的古筝和刘元的萨克斯相得益彰。


观众开始有节奏的喊起「牛逼」「牛逼」。稍作调整,「大家站起来跟我们一起飞好不好?」《飞了》这歌节奏太快,要知道老崔今年都 55 了,不由得开始担心他这年纪身体是否能扛得住,「一周三次跑步加上一次游泳」了吗?舞台上缓缓起一张铁丝网,在乐队和观众之间形成了一道屏障,但音乐的张力是挡不住的。


担心很多余,老崔唱完这首还不忘跟观众互动几句,说接下来这首歌给 90 年代出生的人,《笼中鸟儿》。这是《无能的力量》专辑里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节奏稳定,力道十足。「有一天她会突然跳起,从(他妈的)你的身体里飞出去。」




这首《网络处男》多了三个合作者,Beatbox: 贾宏龙,MC: 王大痣,以及一个大长腿的伴舞。崔健试图在他的歌里写这个时代的新事物,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有点旧了,也未必那么准确,「从 98 年到现在 转眼过去了我学会了一点儿打字就没别的了」,现在网络已经不复当年。




Freestyle ,贾宏龙 / 大卫。「1986 我们站了起来,2016 我们依旧还在。」这场演唱会的几个年轻嘉宾表演都很有活力,摇滚后继有人。


子曰秋野登台,现场互动,以新老力量的调侃和对抗完成了《混子》。这首歌在有些演出场合是鼓手贝贝跟老崔一起完成的,不过这次演唱会贝贝没出现,秋野也能说唱,京味儿十足,稍微有点不熟悉歌词。老崔问大家:「过得怎么样?」观众默契的配合:「嗐,凑合!」


子曰乐队的第一张专辑《第一册》老崔是制作人,相当经典,但传闻说那次合作彼此并不愉快,现在看起来,传言未必准确。


老崔认为音乐要有第三种声音,要用于表达「不是谈论政治,可还是有点慌张」,他唱《时代的晚上》,「我的心在疼痛,像童年的委屈,这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请摸着我的手吧,我孤独的姑娘,检查一下我的心理的病是否和你的一样。」


如果再来一首《蓝色骨头》的话…可惜,并没有。


经典老歌《一块红布》,舞台上,灯光打出一个红色的圆,中间是崔健孤独的黑色深夜,台下不少人恐怕已是热泪盈眶。这首歌实在过于经典,说是一代人的记忆并不夸张,重要性和影响力无需多言。




接下来是老崔自己很喜欢的一首歌,新专辑里的《外面的妞》,因为太新,能跟着唱的没几个,不过这首准备足够充分,现场舞蹈以及视觉效果非常牛,不信你看看。




唱完之后,老崔固执的说了句:「不知道你们听得明白听不明白,不过没关系。」




有请下一位嘉宾,杨乐。杨乐今天不唱,为《无能的力量》带来了口琴伴奏。这首歌的歌词同样很有意思:「你往下摸了摸 抓住了我的手 你轻轻地把我的手 捏成了一个拳头 然后放到你的嘴边 你咬了我一口」。


老歌《花房姑娘》,无需多言,现场大合唱。


演唱会之前就听说这次请了前 The Police 乐队鼓手 Stewart Copeland 来,但不知道合作什么歌。老崔回忆当年听到警察乐队这首 Message in a Bottle 的感受,以自己的风格译唱,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致敬吧。我后来回来查了一点资料,Stewart Copeland 这家伙也不简单。多才多艺,更有意思的是,他老爹还是间谍。Stewart Copeland 作为鼓手,又合作了一首《酷瓜树》,这是《光冻》专辑中的新歌。我对老崔新专辑现在还是无法接受。听众永远如此,老歌才会唤起记忆,新歌则需要时间才会被接受。


新的嘉宾登场,谭维维,合唱《鱼鸟之恋》。谭维维的嗓子确实牛,爆发力惊人。


经典老歌再来,《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张珊的古筝真是牛。老崔的很多现场都是她弹奏古筝,当年还是长发。现在成了短发阿姨了。老崔也唱开了,接着来了一首《解决》,然后是《光冻》,老崔说这是最后一首歌,谁信啊。必须要返场的嘛。




舞台暗下去,乐队离场。观众开始一遍一遍喊老崔的名字。应该会返场的吧?当然要返场嘛。第一次看摇滚现场的池老师就说:「肯定会返场的嘛。」


估计老崔是去休息了一会儿,返场,《不是我不明白》,老崔逐一介绍乐队成员。《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来了,老崔又开始和观众互动,调动大家的情绪,还调侃起三十年前警察叔叔不让大家站起来… 大家都吼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




当《一无所有》唱响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后一首歌了,现场万人大合唱。苍白的语言不足以描述现场的感受,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首歌三十年了,三十年后的我们,物质上可能不再那么贫穷,但精神上,依然是一无所有。




演唱会结束以后,看到有人朋友圈嘲讽说「工体内场一堆房产市值几千万的中年男人含泪跟老崔合唱《一无所有》」,其实是一句无聊的指控,现场来的观众,老中青都有,还有很多小孩子。




曲终人散。本来还有机会蹭一顿庆功宴,跟老崔合个影。但觉得人家都这么累了,咱就别凑热闹了。


我来了,我看了,我走了。


赶到朋友在工体旁开的啤酒图书馆,喝啤酒侃大山,就着号称北京最好吃的烤串,醉意阑珊,如此完美的一个晚上。




崔健,三十年。摇滚不死,永远激情,永远他妈的年轻!



图片都是我拍的。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观看全场演唱会的视频。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