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小说连载|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是若小安》第一部第20章

来源:转载



第 20 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_____________

他振作精神,随口讨教举办个人画展有何特别的经验。老友一听,哈哈大笑:“少棠啊,哪有什么经验,如果你非要我说,那就一个字:钱。有钱,任何事都好办。反之,就难说了。”

_____________

就像她不会打探他的私生活,胡少棠也从不过问若小安怎么赚钱。但,谁也不是傻子。那么高级的民国别墅、奢华的生活,如果她是总裁,或许还有可能,然而只是个助理,何德何能?


每当她说自己晚上没空,他便识趣。回到自己的工作室,满屋怨念。他以为自己足够洒脱,然而真的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身体里还是有东西,碎得分崩离析。


第云理之所必无,安知情之所必有邪?男男女女的事,有时就那么莫名其妙。


所以,当王蓓押着他观看酒店里的那一幕时,胡少棠的表现并不能让她满意。房间里,一个面目模糊不清的老男人,在若小安的身上,进进出出。那天早些时候,她曾对他说:今晚我没空。


虽然王蓓答应胡少棠不会去骚扰若小安,但他知道妻子不是那种肯善罢甘休的人。因为北京的拍卖会,他特意向学校请了假,王蓓却也很快得知了他的去向,甚至连航班号都弄得一清二楚。果断决定,跟着去。


第一次,她来找他,想一起滚床单。可惜,胡少棠极不配合。失败。


第二次,她又是趁着若小安不在来敲门。胡少棠不开,她便谎称讨论离婚事宜。中计。开门后,还是一哭二闹。


“爸爸不是病了吗?你还那么闲跑来胡闹?”他对这样的苦苦纠缠颇为无奈。


“他血压升高也是因为你!因为你总让我生气!”她大眼一瞪,但语调忽然又一软,“少棠,虽然我们经常吵架,很多时候我都想用刀子在你身上戳一百个洞,撒上盐,过油炸一遍。但是,当你我有同样的想法,我又会突然觉得很幸福。我是不是满足点太低了?”

胡少棠被她气得笑了。


此时,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胡少棠接起来,听到话筒对面一个男人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赶紧离开!不然若小安会有大麻烦。”


除了“哦”一声,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对方就挂了。一定很紧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照办。可惜,妻子比他更为敏锐,她像螃蟹一样,死死钳住洞口,不肯上钩。


电梯已经上来了,逃不掉,只能躲。


万般无奈下,被她拉着去了阳台。入冬了,外面冷得不像话,幸亏两个人穿戴得还算整齐。


可落地窗帘偏偏没拉严实,还留着一条小缝——若小安美好的曲线,以及她在那个男人身体下的节奏感,都看得极为真切。王蓓掰着胡少棠的脑袋,死死对着缝隙,恶狠狠地在他耳边轻声说:“看啊,看仔细点!”


头痛欲裂,口干舌燥。他莫名其妙地产生了酒醉的感觉,糟透了。


胡少棠推开妻子,趴着栏杆左右瞧,甚至企图尝试爬到隔壁阳台去躲起来。


她却从后面死死抱着他,意思是你敢乱来,我就跟你一起乱。


僵持了一会儿,他不动、不挣扎了。她于是贴着他的后背,极轻极轻地说:“傻瓜。”


最后,在北京乍暖还寒的黑夜,在五星级酒店的阳台上,两个人都冻得无话可说。


若小安拉开窗帘的瞬间,他的错愕丝毫不亚于她,尽管鼻子已经塞住了,以致张着嘴大口呼吸而说不出话来,但心里“轰隆”一声,天崩地裂似的。以前还可以装着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装下去?


妻子被冻感冒了,一直嚷着头疼。从酒店出来之后,胡少棠就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趁她打点滴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离开了。


前一夜寒冷,似乎把胡少棠体内的一些东西也冻死了。他把往事的尸骨清理干净,填进去一个更新鲜、也更加坚定的信念:努力赚钱,把若小安挣回来!


正好,老友狄柳峰在北京的个人画展也要开幕了,他得去捧场。


狄柳峰是胡少棠在纽约时认识的,当初两人一起租住在一间地下室里,喝酒、画画、聊女人。现在,人家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最近又荣升系主任,正准备在北京开个春季画展,邀请胡少棠参加。


在那之前,约出来叙个旧吧。胡少棠对北京不是很熟,见面的餐厅是狄柳峰选的。一看装修,就知道菜单上的数字亦不俗。胡少棠正在研究着对面墙上的油画,突然就发现匆匆而过的女孩特别像若小安。不是像,就是她!


“小安?小安!”他冲口而出。


女孩却头也不回地小跑着离开了餐厅。她是不想见他。胡少棠突然一阵难过。


“刚才的是熟人?”老友把视线从菜单上移开,女孩的背影一晃,消失在门后,他转头来看着胡少棠。


“不、不。”他极力掩饰,“大概是我认错了。”


他振作精神,随口讨教举办个人画展有何特别的经验。老友一听,哈哈大笑:“少棠啊,哪有什么经验,如果你非要我说,那就一个字:钱。有钱,任何事都好办。反之,就难说了。”


又是钱。只有钱吗?


老友拍拍他:“你的画作拍出了2000万高价,我听说了,很好嘛!你一直都太低调,何苦呢?明天你去我那儿逛逛,什么经验门道,一看便知。”


开幕那天,刚下车,老远就看到展厅外面高挂的条幅,祝贺单位什么都有,都是红底白字,明晃晃一大片,弄得像大商场开业。至少,胡少棠这个准备参加画展的人,对这种阵势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等走近了,他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买花篮,因为这玩意儿从门口一路摆到展厅里,绵延不绝,展览厅变成花篮店了。


虽然门口明明写着“狄柳峰春季个人画展”,胡少棠拿着邀请函,却进不去。而有相同遭遇的还不止他一个,一大票人都被拦在门外——两彪形战士矗立入口处,令人森然,感觉像进了新华门。


“都动用武警啦?弄得跟真的似的。”


“是啊,听说来了一位首长……”


政要出场,警方照章办事,启动安保机制,在入口处设立临时安检口,带包者不得入内,现场又没有存包处。狄柳峰请来的一帮同道好友,就这样被挡在了门外。胡少棠站在人群里听了一会儿,苦笑。他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钱夹和手机,看了看,随手把包往墙角一丢,便拿着邀请函过了安检。


进去一瞧,里面参观者果然寥寥,倒有一个人被一群人拥着,里面也有老友狄柳峰,正在给众星捧月的大人物介绍自己的画。既然老友正忙,胡少棠就不去打扰了,在展厅里自己转悠。


他翻开画展的宣传小册子,里面有画家的个人介绍:


狄柳峰,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油画系主任、著名旅美油画家。狄柳峰先生是一位学者型艺术家,他的艺术探索,更像是一位独行者的喃喃自语,或者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寓言,他知道自己所肩负的使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对艺术的诉求……


胡少棠合上宣传册,看着墙上一幅名为《日出》的油画,想着老友的啤酒肚,以及他说的那句“有钱任何事都好办”——这个世界,真是简单到让人无所适从。


首长走了,狄柳峰终于恢复自由,也才得知请来的一群同道好友多数连门都没进,就愤愤离去了。他很歉疚地找到“幸存”的胡少棠:“对不住啊!今天这事儿搞成这样。”


胡少棠笑着摆摆手:“你也有苦衷,我懂的。”


狄柳峰笑了,一指满大厅的花篮:“这些,还有门外的条幅,哪里是在捧我的场啊,一大半都不是。”


“和那位首长有关?”


狄柳峰嘿嘿一笑,说:“都是在捧权势的场。”


胡少棠很清楚老友的言外之意——狄柳峰早年也很不得志,后来多亏了家里的贤内助,利用婆家的关系,一手一脚把他扶到了现在的位置;据说,连他在当副教授期间闹出的婚外情、师生恋绯闻,都帮他擦得干干净净……


此刻,胡少棠也深有感触地点点头说:“对男人最有伤害的两样东西,就是钱和权。”


但狄柳峰仍是语重心长地提醒胡少棠,若希望自己的画展在报纸有影、电视有声,还是得托托朋友,请个把高层领导光临。大多媒体不懂艺术,有些往往不是看作品和画家本身的影响,而是以哪一级领导出席开幕式作为衡量报道规模的标准。只有某个级别以上的领导出席,才可以上报纸的头版,电视可以在要闻出现,否则就可报可不报了。


“这一套在北京尤其奏效。”狄柳峰说。


可是,拿人的手短。用了人家的关系,就得以自己的作品还账。领导求画,主办单位求画,帮忙的求画,记者求画,这些都不能不画。狄柳峰甚至毫不避讳地说,自己近些年都找枪手作画,实在是分身乏术。


胡少棠认真地听着,末了问道:“费用呢?”


“在北京,没有数十万,莫有此念。”其中不仅有场地费,酒会、画册等常规开支,还有心照不宣的红包费。胡少棠点头。


两个画画的男人又闲聊了几句,过会儿有个饭局,狄柳峰请胡少棠参加,后者婉拒了。看着席间一堆人捧老友的臭脚,胡少棠估计自己也不会有什么胃口。


街上,气温很低,空气里还有一股怪味。胡少棠皱着眉,他真的很不喜欢北京。


给黄侯打电话,才知大忙人又飞去广州了,也从他口中得知,若小安已回到杭州。她一直没跟他联系,胡少棠也不知如何修复两人之间不深不浅的裂缝。


习惯了北山路小楼里七万多的席梦思、六万多的淋浴花洒,再回自己那个刻意求简、求静的工作室,就连站着都是一种负担。


心里堵了一块巨石。回到杭州好几天了,胡少棠还是没有勇气去找若小安,而她也像是把他忘了似的,悄无声息。这天正赶上周末,学校里亦无事。胡少棠一个人,在西湖边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游荡。


回忆里,那天开始得异常平静,他从那张舒服的大床上下来,光脚踩在绵软的地毯上。浴室里,若小安照旧为他挤好牙膏。餐厅里,她静静坐着看他喝牛奶、吃她煎得外焦里嫩的荷包蛋,一脸甜蜜。


突然,“对不起!”她说。


他打趣她:“穿我的衬衫不够,还要学我说话?”


然而,事情比这个复杂得多。若小安答应黄侯吹吹枕边风,但她没有选择春风沉醉的夜晚,那样显然更容易开口,而是在这个光线明亮的餐厅里,隔着一张餐桌、一堆碗碟,面对面地向胡少棠坦白:“我想帮你!”她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明白,“你必须消除偏见。没有一件艺术品,是真的无价。这个世界,不能买卖的东西,还剩下几件?炒作,真的那么难以忍受吗?”


40多年了,遇见那么多女人,从没有人对他说,我想帮你,帮你赚钱。他讨厌谈钱,觉得俗气,她们知道,所以总是谨小慎微地和他只谈风月。他真的讨厌钱吗?




阅读原文 世界很无常,赶紧逛逛吧!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