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徐明的猝逝、张铁林的坐床、小扎的裸捐,真相发人深思!

来源:转载

八妹说

徐明的猝逝、张铁林的坐床、小扎的裸捐,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又有何关联?



加八妹个人微信号:baguanv2015 可私聊哦~

来源:财经内参(mofzpy)

内参君一直认为,杰克伦敦的名著《热爱生命》,其最令人震惊的主题,是“饥饿”。

一万四千字的中短篇,从头到尾只写了一件事:一个迷路的饥饿的淘金人,如何在荒无人烟的北极荒原上找东西吃。饿极了,什么都可以吃,吃得是空前野蛮而丑陋。获救前,淘金人与一只同样垂死的狼对峙,最后咬断了狼的喉咙,喝掉了它的血。作者如此描述狼血的味道:“这个人感到一小股暖和的液体慢慢流进他的喉咙。这东西并不好吃,就象硬灌到他胃里的铅液,而且是纯粹凭着意志硬灌下去的。”


吃的故事在捕鲸船上结局(是捕鲸船,不是一般的商船,读者请想象船上那一堆堆小山一样的鲸肉,这里,吃的东西并不匮乏!)。这个苦尽甘来的人身体一复原,便象老饕一样大吃大喝,他每天都在长胖,还挖空心思向别人讨来许多硬面包藏在床铺里。水手们取笑他,研究科学的人当他是神经病,可是他仍然故我。

大饥饿之后的后遗症,就是对食物有了一种变态的迷恋。逃避饥饿,成为了他活下去唯一的目的。

12月4日,前实德集团、实德俱乐部董事长徐明病发心肌梗赛猝死。

从一个冷库业务员,到各种富豪榜上均赫赫有名的富豪,二十年间,徐明奇迹般崛起,又忽然走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徐明的一生,本质上是一个经过物质大匮乏时代后,对财富充满了迷恋和攫取欲望的一生,也是为这种攫取欲望拖向沉沦的一生。

徐明小时候家里很穷,他上大学的钱是靠家人节衣缩食省下来的。在大学里,为解决自己所需的学费、饭费等费用,也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他就在学校摆地摊。由于本钱小,他上的都是些笔、小饰品、本之类的便宜货。有一次,去上货,他身上只有1元钱,他就上了曲别针,一个晚上卖得2元钱。徐明就是靠这样,读完了大学。


1991年,20岁的徐明离开老家庄河前往大连创业。他当时心目中的偶像是比尔·盖茨。但徐明的轨迹却并没有走向“数字英雄”,因为那条路太慢,富贵险中求,他太着急,他需要冒险。开始时,他似乎很幸运,几乎每次都压对了方向。到1999年,年仅28岁的徐明就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中国最年轻的富豪,此后便是福布斯榜上的常客。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最后的解决,大家都知道。幸运的天平并没有向徐明倾斜,在政商之间游走的他,最终锒铛入狱。

徐明堪称一个物质大匮乏时代之后,一种类型商人的缩影。即使是多年以后手里已积累了大量财富,可是对财富内心仍有饥饿感,仍有匮乏感,所以像那位淘金人疯狂收藏食品那样,不顾一切地疯狂攫取财富,就算这种财富是通过非法手段取得也在所不惜。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因为物质饥饿感的驱使而赚钱,就像被焦虑的鞭子抽打,从起跑那一刻,就注定了跌倒的宿命!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教训!

物质上会有饥饿感,精神上也会有。为了解决这种精神上的饥饿感和不安,人一样会像淘金客一样走火入魔。不过,这种走火入魔在外人眼里,往往有一种荒诞的喜感。

一段录制于10月4日,显示演员张铁林在香港“坐床”仪式的视频,目前正在网络上疯传。在视频里,今年10月4日,一位叫白玛奥色的法王为张铁林举行了坐床仪式。张铁林自称白玛铁林,俗姓为张,是白玛奥色法王的大弟子。张铁林称自己在成为法王弟子后生命中有了希望和方向,“在成为法王弟子之前我觉得自己很大,大得不得了,我扮演了五十多位中国的帝王将相,我觉得我大得比天大,自从认识了法王做了法王的弟子,我觉得天地大了,法王大了,自己小了,生活有了希望,变得很真实。”现场,白玛奥色法王赐张铁林法名白玛曲培并赐法衣、法帽、法器、法本,场面十分隆重。

张铁林成佛啦?这真是一个笑话。金刚经开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又开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一个把三千大千世界视为微尘因缘和合的“佛”,怎么会这么得瑟地跑到香港会展中心开那么大场子,把自己成佛成道的消息满世界炫耀一番?

何况观张铁林的言行举止、动作语气,贪嗔痴的习气仍然很重,和一个合格修行人都有很大距离,更谈不上什么成佛了。

除了张铁林,现在演员追捧仁波切的大有人在。这也说明他们毕竟心思细腻,在享受人间温柔富贵之后,精神上的空虚和不安终于袭来了。他们又不肯下一番苦功夫,深入经藏,以戒律为依归,以苦行观自在,只想通过最简单的方法,花钱找一个举世无双的大法王灌下顶,瞬间就增进功力、开悟成佛。在这个一切皆可降维化为商品的年代,大师们正背着信仰满街兜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比这更赚钱的生意吗,有比这更方便的精神自救吗?

然而佛学不是武侠小说,佛法不是做买卖,修行也不可能一蹶而就!求解脱、求去烦恼,须下一番心性求证功夫。当年,梁武帝修了很多佛寺佛塔,得意洋洋地问达摩祖师:“我的功德是不是非常大?”达摩一句话递过去:“无有功德。”因为内心的不安感,急于求成,不仅容易不得法,还会找错了善知识,甚至上当受骗。先不论这位白玛奥色法王是不是真法王,就说张铁林参与的宗教仪式,既不符合宗教仪轨,更不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哪里能随便人就坐床了,随便人都成大师了,随便人变成了活佛。

坐床,其实是一种隐喻,说明自己愿心之大,载德之厚,能以一己而广度大千众生的意思。在精神饥饿之中,自己尚且无法承载自己,还能广度大千众生吗?佛学是让你从容淡定的,是让你去掉执着的,“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张铁林的坐床,其实是一种高度的精神饥饿感之后的一种强烈的精神自恋,这种精神狂喜背后,仍然是虚无。仪式救不了张铁林的精神匮乏,白马奥色法王同样也不能,这顶多是一种病急乱投医,如此而已。

当我们的富人对神佛出手大方而对穷人视而不见的时候,扎克伯格夫妇因为女儿出世就宣布捐出99%的财产,不能不令人震动。特别在看了他给女儿的一封信之后,那种跃然纸上的现世关怀和一个父亲最深沉的爱更是教人肃然起敬。

记得当马云谈到扎克伯格时,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扎的纯粹。这种纯粹,表现为对外事外物一种满足的状态,仿佛说:“我饱了”,“我无奢望了”。这种纯粹,在Uber、Airbnb等创业者身上,都可以看到,在他们之前,还有首富比尔盖茨、乔布斯、巴菲特,都是倾其所有的慈善家。

这些慈善家,有的是基督徒,有的是佛教徒,比如扎克伯克对佛学即充满学习的兴趣。他说:“我妻子是一名佛教徒,而佛教是一个充满哲理、令人惊讶的宗教,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希望更加深入的了解。 ”有人总结说,比尔盖茨认为他只是作为上帝所拣选的财富管理者,当他的使命完成时,他便将自己替上帝所管理的财产交还给上帝了:“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而乔布斯的名言则说:“我愿意用我所有的财富,换取与苏格拉底的一个下午。”这才是是思想、智慧的光辉啊!

与小扎、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不同,无论是纠结政商关系的徐明,还是坐床的张铁林“大师”,中国的富人或明星人物的第一选择是救自己,即使选择了皈依佛教,他们更多的是当“自了汉”,求长寿、富贵或者平安,而世界在他们眼里是太远的东西!这些几乎眼睛里都冒出对暴富、对名望极度饥渴的成功人士,与扎克伯格、比尔盖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当然,我们无需对这些反差悲观绝望,它恰恰说明了我们的社会才刚刚开始。自足的态度,贵族的精神,优雅的举止,是需要几代的富裕社会才能形成的。经过一个物质和精神高度匮乏后时代之后,我们迎来了经济高速增长,诸多乱象,正由此而来。

内参君相信,只要中国继续保持稳定发展,等哪一天我们发自内心地感到不饿了、不怕了、自足了,优雅的中国社会就会出现,中国自己的扎克伯格也会到来。因此,今天,我们依然要理解和支持马云们,同时,也要要让新一代的企业家和成功人士能够在马云之后继续诞生、成长并超越。新城代谢而非一步登天,才是最理想的进步方式。

徐明和坐床大师式的人物,将逐渐消失。默默下乡支教的江一燕和长期行善的古天乐,正在向我们走来。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残忍但诚实的忠告:您没钱,就不要掺和这事了》


金融八卦女

ID :jinrongbaguanv

为你献上新鲜消息、八卦、爆料、内幕

八卦从来不是目的,而是接近真相的手段之一。

八妹个人交流微信:(d426988395)欢迎实名互粉。

想爆料或各种合作,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添加QQ号909591045,微博关注@金融八卦女

八妹增刊一:八妹咖啡时间

关注文化与见识,电影与艺术,生活与时尚,每天给自己一杯咖啡的时间,和八妹一起阅读与思考,看有趣的世界。

八妹增刊二:金融八卦女频道

八妹专属个人频道,新增特别栏目,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