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柳李谈: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来源:转载

李彦宏称最羡慕柳传志挑选了一个好的接班人,柳传志说如果穿越到李彦宏的年纪,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调理好生活......


昨天上午,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创刊30周年年会上,百度李彦宏和联想柳传志被邀同台,进行了一场颇有意思、别具意味的对话。


说颇有意思,是指两位企业家在对话中都非常坦诚;说别具意味,是指这两位相差24岁的中国顶尖企业家在对话中的角色很有代表性。他们分别代表了中国的两类企业家,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两个时代。


如果我划分的话,中国的企业家到李彦宏为止可以被划分为三代人,柳传志、王石、张瑞敏他们算第一代,也就是所说的84一代,联想、万科和海尔都是创业在1984年,历经三十年,成为中国第一流的传统企业;第二代则是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下海的一代企业家,包括潘石屹、冯仑等人;李彦宏则是第三代企业中的佼佼者,他们以互联网企业和科技创新企业为主。


所以,柳传志和李彦宏属于“隔代亲”,说起话来就相当坦诚。


第一代企业家中的代表与第三代企业家中的领军人物同台对话,再加上一些特定的话题,此次柳李对谈堪称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互换身份后吐肺腑之言


两位企业家的回答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主持人让双方互换身份后进行发言,两人都说了很多肺腑之言。


李彦宏说,“其实我是很想像柳总一样培养出一个好的接班人,这样自己会慢慢变得越来越轻松”。这应该是李彦宏首度正面、公开的谈接班人问题,当然,他是站在71岁的柳传志的角度上。


然后李彦宏说了他对退休后生活的憧憬: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有一点自己的空闲时间,做一点跟百度没有那么强关联的事情”,“比如我想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植物园,就在北京,把各种各样的北京现在没有的植物都引进过来,甚至做一些杂交产生一些新的植物。比如说像山茶花,中国其实没多少品种,但是美国有上千种的山茶花,各种各样的颜色,不同季节开,非常有意思”。


这在侧面上证实了之前李彦宏最爱百度“白皮松吧”、“植物吧”的江湖传言,同时也透露了他对退休后财富安排的设想。


事实上,在当天的个人发言中,李彦宏还透露了他个人财富已经发生的一部分取向:资助了癌症研究。


李彦宏说他经常思考,今天的企业和企业家都积累了一定的资金,这些资金分别用来干什么?“从创新的角度,企业的资金要去做创新,必须跟企业的使命相吻合,它也有它的投资人和股东,在做事情的时候要符合这些人的利益才行。”


“但是也有一些东西跟公司关系没有那么强,这个时候有可能需要用企业家自己的力量、用企业家自己的资金的实力去做更加大胆的、更加风险高的,或者说短期内看不到回报的事情。”


李彦宏说他对生命科学很感兴趣,但是很多的研究是短期没回报的。“最近我资助一个癌症的研究,因为我觉得癌症跟人的基因有关,目前已知基因导致的疾病是单基因导致的疾病,这样的病都是罕见病,大多数的疾病是多基因导致的,多个基因的组织导致了某一个病的发生。”


除了癌症,李彦宏还举例说,企业家可以用个人资金帮助中医用大数据的方法、用人工智能的方法、用现代科学可以解释它的理论体系。“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些也许现有企业框架不能实现但可以通过企业家多年的积累,利用自己的资金做一些有意思创新的事情。”


再看柳老爷子,他坦诚的更彻底,柳传志说:我如果能够像李彦宏这个年龄,又这么帅,那我就要想办法把事做的更大,把生活调理的更加有节奏。因为当年的时候确实是没经验,所以就玩命的干活,也给后来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今天如果再有那个状况,我可能心里会有数得多,生活会更有节奏一些。


忽然想起上次见柳传志他曾聊了很长时间的穿越小说,想必老爷子对这类假如重活一遍的“夏洛式思考”的体验并不陌生,他把“生活调理”作为最直接的问题提出来,值得所有正当盛年的企业家深思。


永远觉得这个槛儿如果过不去,公司就完蛋了


在对话中双方谈的最多的,其实还是企业经营。柳传志与李彦宏共忆各自创业时的理想心路,讲述联想与百度从创业之初到成为世界级企业过程中的艰难变革。作为两次中国创新浪潮的领航者,柳传志与李彦宏从投资、管理等多个角度,分享了他们对于当今市场环境的审视、以及未来企业发展趋向的展望。两人此番对话跨越了30年来中国市场经济及企业发展的风雨变革,真诚且饱含“干货”,多次赢来现场数百位企业家与媒体记者的掌声。


比如在谈到“科技改变世界”的时候,李彦宏非常自信的说这就是他创建百度时的想法。在美国工作的最初三年,李彦宏因为“给我的offer工资更高”而去了华尔街,但三年后终于认识到华尔街并不适合他,于是转去硅谷,又从硅谷回到北京,创立百度最大的动机,就是“让技术改变世界”。


但柳传志却说,在创业之初,他从来没有过“科技改变世界”这样的想法,只是想怎么活下来,怎么改变自己的命运,“以前活的太憋屈,想试试自己的人生价值,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想充分的发挥,想改变连家里老婆都改变不了”!


两相对比,反映出柳传志那一代人创业时的艰难困顿,企业家所想的不过是改变个人生活,实现财富自由;而第三代企业家崛起的时候,已经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更专心的去实现个人理想。


这一点在双方回忆各自创业过程中最重要时刻的时候又有体现。柳传志说的最重要影响并不是联想在经营中的某一个时刻,而是“产权结构的变化”,是联想成立很多年以后,“我和我的同事们有了一定的股份,我们成了企业的主人”。在这里,柳传志其实是把国家政策的变化这种外部环境因素当做了最重大事件,尽显时代的无奈,这本来应该是企业家创业最基础的保障。


但李彦宏的重心则放在当下,他说,百度面临最大的坎就是PC到移动的转变。“我们如果转过来了,这个公司还会变得更大,我们转不过来这个公司慢慢会被边缘化,现在面临的变革也是非常艰难的变革。”


李彦宏说:我永远觉得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个坎儿我过不去公司就完蛋了,现在遇到的坎儿是当互联网从PC转到移动的时候。


整个互联网生态发生了变化,PC互联网时代所有的东西都是标准的,造出来的网页在哪都是一样的,每一个公司只要建造一个网站就等着别人来嘛,技术上用的协议也都是常规的传输协议,百度只要把技术做好了,用户自然而然就来百度搜索。


但是移动互联网不是这样的,出现了一个一个独立的生态,苹果一个生态、腾讯有一个、阿里有一个,百度再往下走不能仅仅靠技术,也建立一个自己的生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做糯米和百度外卖,让大家在家里想吃饭可以把菜点到家里来。


为什么去投资携程,让大家能够获得最多的最高质量的旅游产品,为什么去投资很多很多其他的公司,是希望他们提供的服务能够无缝的连接到百度这样的平台上来,即使是没有股权关系的公司也想尽一切办法把服务接到百度平台上。


百度过去连接人和信息,未来也要连接人和服务,这是巨大的变化,这是市场的需求,我们如果转过来了,这个公司还会变得更大,我们转不过来这个公司慢慢会被边缘化,现在面临的变革也是非常艰难的变革。


李彦宏又讲到百度转型时在承受着来自资本市场的巨大压力,但作为创始人,他必须要顶住。


李彦宏说,资本市场比较看短期,不能看3到5年后的样子,企业家不能完全用资本短期反应做抉择。


“百度也有反应慢的时候,一旦反应慢了,在资源、员工士气等方面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我是百度创始人,是不会被短期风向标左右的。”


李彦宏和资本市场当前最大分歧是,百度正在进行O2O转型,李彦宏宣布要砸200亿做糯米。“如果们需要通过消费者补贴的方式进行战斗,百度将会这样么做。”


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是因为有一个很有创新能力的政府


前面讲到李彦宏是第三代企业家,有了让柳传志羡慕的初始条件,但比李彦宏更晚的下一代企业家,看起来条件更要好的多,那么,李彦宏是怎么看呢?


李彦宏说,听新闻讲到,今年大概有500家VC融到了资,就是说今年的风险投资就有500家。假设一个风险投资投10家的话,也会有5000家创业公司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能够做起来,这还不算很多很多的天使投资。这样的环境,不要说30年前,15年前百度创立的时候,甚至10年前、5年前,我觉得我们都是无法想象的。


但问题是,光有投资不够,“一个企业如果没有创新,很快就会死了。所以我更关注的是创新”。


李彦宏举了团购的例子:5年前,中国市场上大概有5000家团购公司,今天,只剩下一两家、两三家。我相信5年以后,会一家都不剩,会变成0家,因为商业模式在发生改变,市场环境在发生改变,以后这样的一个模式就不会存在了。


所以,企业家的使命是去做更有创新性的事情,而不是去一味的模仿。


再演讲中,李彦宏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诠释了创新的重要性,即中国之所以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三、四十年间一直能保持高速增长,这背后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是因为“中国政府是一个很有创新能力的政府,他总在讲“先行先试”。政策不允许?好,我可以批一块地,先尝试;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你可以先做着,我们慢慢再研究。这样的理念在美国是没有的”。


李彦宏说,去年我在苹果和他们进行交流的时候,我问Tim Cook说你们苹果的大厦什么时候能修好,他说可能要2017年。他们已经造了好多好多年了,但是因为美国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都必须要一步一步地去审核、批准,所以动作很慢。在中国,我们建一个楼一两年就建起来了,而且很漂亮、质量也很好。


所以在“先行先试”这一理念上,政府是有创新的。但是中国企业过去的创新多多少少是有一些被动的,是因为环境在变化、在大量淘汰那些不创新的企业,你要是想生存下来,就必须要不断地创新。未来我当然希望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能够更加主动地去想着创新的事,这样被淘汰的概率也会变小一些。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