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小说连载|爱情是奢侈品 /《我是若小安》第一部第19章

来源:转载



第 19 章

爱情是奢侈品

_____________

好鞋子会把女人领到一个好地方。一部红极一时的偶像剧里,女演员娓娓道来。若小安觉得,商人果然是最懂得女人心理的。绝大多数女孩心底都有灰姑娘情结,期待穿上水晶鞋,遇上王子。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水晶鞋,也有王子,但没有魔法。

_____________

安慰了老傅几句,挂了电话,若小安就给莫可打了过去。响了十一下,若小安想放弃了,那边却突然接通了:“小妞,别告诉我,是老头子让你找我的。”莫可的声音,还是那种耍赖的语调。


若小安大出一口气,轻松地说道:“姐妹儿,我有那么闲吗?我人在北京呢,正愁给你买什么礼物好呢!”


“真的?!”莫可大喜过望的样子,“我也在北京!都没人陪我玩,闷得要死,你来吧、来吧!”


若小安有些意外,问了莫可的地址,答应马上赶过去。边走边给老傅去了电话,告诉他不用麻烦警察叔叔了,莫可找到了,她负责把她押回杭州。


上了出租车,把地址一说,若小安才意识到,那是恒泰旗下的餐厅。千里迢迢地飞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在他管理的餐馆吃顿饭?若小安看着窗外,笑了。年轻人的爱情真是奢侈。尽管比她大了没几岁,但莫可的世界,她已经消费不起了。


进了约定的餐厅,装修得很豪华,而且极其复杂,走廊两侧都是柜子,里面放着很多收藏品,墙上都是油画,各种各样的水晶吊灯,都吊得很低。据说,这个品牌的高级会所,都是杨立亲自监督设计的。


穿黑裙的美女服务员亲切地领着若小安往里走。餐厅里的座位有沙发有椅子,餐桌的摆放不似传统中式餐厅那样规范,看着很随性,里面和走廊一样,除了留出能走人的通道外也到处挂着油画。其实,餐厅的面积挺大,但因为装修的繁复和座位的摆放而显得非常拥挤,有点无处下脚。灯光打得又很幽暗,放着轻轻的爵士乐,所以这儿营造的氛围更像是夜店。很奢华,艺术感很强,但并不香艳。


原来,这就是他的品味。


莫可正趴在餐桌上玩吸管,看到若小安,立刻兴奋地招手。


“什么时候到的?”若小安在她对面坐下来。


“大概有一刻钟了吧。”她又无聊地叼着吸管,在饮料里吹泡泡。


“我问你什么时候到的北京?”


“两天前喽。”她眨眨眼睛,“你呢?什么时候到的?早点告诉我的话,就找你去玩了。害我无聊这么久。”


“无聊你还来?”


“你明明知道的。”她脸一红,傻傻地笑。


“杨立老躲着你吧?”若小安一击即中。


莫可几乎跳起来,语气坚定,内容却很苍白:“他是忙。他很忙的,凌晨两点还在开会。”


若小安叹口气:“今天打算怎么过?”


“听说,他今天会来这儿。”莫可说着,满脸期待。


服务员把柳橙汁放在若小安面前,她喝了一口,盯着莫可:“你和他上床了?”


莫可也叹了口气:“还不行呢,因为他都没说过爱我。这是我的底线。”


大家顶着“爱”这个字,其实干尽了人间丑事。至少,杨立还没有滥用它。但对于莫可的底线,若小安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只是建议两人来场血拼,就用早上刚到手的无密码信用卡买单,财去人安乐。


莫可听闻,有些跃跃欲试。能得到昂贵的礼物,总是开心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餐厅,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服务生甜甜的一句“欢迎光临”。越过莫可的肩膀,若小安的视线被刚进门的一个中年男人惊得弹了回来,在并不宽敞的走廊里四处乱撞。


狭路相逢。


“我去下洗手间。”她丢下这句话、丢下莫可,就匆匆往回走。


餐厅的洗手间是完全私密的,有很多扇门,推开任何一间,都跟到了家似的,一个小单间,里面有坐式马桶、洗手台和一把大椅子,椅子上贴心地放着当日的报纸。四面全是装饰性极强的玻璃,水龙头真的就是一个正在吐水的龙头,灯光也是暗暗的红色调。若小安瘫在椅子上,突然无名火起,自言自语地骂道:“杨立你个蠢货!洗手间搞这么浪费干吗!”


洗了个冷水脸,感觉舒服多了。若小安快速化了个淡妆,走出来。经过就餐区时,眼梢瞟见刚才进门的中年男人正和另一个人坐着聊天,背对着她。她想快步走过去,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小安?小安!”


是胡少棠,跟那个男人面对面坐着聊天的,居然是胡少棠!世界真小。若小安没有回头,装作没听见,飞快地逃了出来。


到了大街上,没有方向地走了一阵,才想起把莫可一个人丢下了。赶忙给她打电话,对方果然很生气。若小安道歉,把抬头看到的百货商场告诉她,约了在门口碰面。


等莫可的时候,若小安终于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这次回北京,她是真的过家门而不入。离家这么久,她总是借外出旅游的机会,在当地寄一张明信片回家报平安。当然,除了杭州。


她以为北京很大,不会遇到熟人。没想到,还是撞上了他。而且,他居然也认识胡少棠。这世界真他妈小!


那两个画画的男人坐在一起,而她从他们身边逃走。回想一下,还真是极富戏剧性的场面。若小安大口哈着气,笑得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但等了好久也不见莫可出现。若小安没了耐心,给她打电话,问她干吗呢。小丫头神魂颠倒地说:“我在放礼花。”


“说明白点!”


“我好开心啊!开心得满脑袋放礼花!”莫可激动地说,“他约我了,杨立约我见面了!”


好吧,看来莫可是不会跟她逛街了。若小安祝小丫头约会愉快。她自己则在挂了电话后的十分钟里,买了五双Manolo Blahnik的细高跟鞋,刷爆了那张信用卡。女销售激动得一塌糊涂,开单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好鞋子会把女人领到一个好地方。一部红极一时的偶像剧里,女演员娓娓道来。若小安觉得,商人果然是最懂得女人心理的。绝大多数女孩心底都有灰姑娘情结,期待穿上水晶鞋,遇上王子。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水晶鞋,也有王子,但没有魔法。


老傅是商人,杨立是商人,汪建坤是商人,大多数官员和商人也没有多少区别。所以,他们身边都不缺女人。胡少棠瞧不起商人,所以女人们喜欢他,却不会长长久久地跟着他。

若小安一边漫不经心地捣着面前的哈根达斯,一边给莫可发消息,问需不需要一起订机票,明天她就走了。


短信成功发出,冰淇淋吃了没几口。莫可就回电了,电话里女人的声音却很陌生:“你来把这个小丫头接走吧。醉得跟摊泥似的。”


难道不是跟杨立在一起吗?到了酒吧,进了包厢,若小安才发现,情况比她想象的复杂一些。里面男男女女塞了七八个人,莫可在,杨立也在。但莫可一个人倒在角落的沙发上,而杨立则和两个妖娆的女人在舞池里疯扭。


若小安穿过人群,把莫可拉起来,很重。她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看来被灌了不少。若小安使劲抱着她,走得东倒西歪。一个戴着耳钉的男人伸手拦住了去路,把一件满是可疑污渍的西装甩到若小安脚下:“阿玛尼的!你姐妹把它吐成这样,怎么办?”


若小安头也没抬,一脚踩过去,继续扶着莫可往外走。


“喂!”耳钉男抓住若小安,看着瘦,力气倒也不小。


若小安放下莫可,举着手里五个袋子:“随便挑一双吧,足够赔你的阿玛尼。”


“我要女人的鞋子干吗?”


“哄女人啊!”


在场的女人们立刻认出了这个牌子,都把眼睛瞪得老大。


耳钉男忽然觉得若小安有些意思,旁边已经有人起哄了,他立刻嬉皮笑脸地说:“哄你有用吗?”


若小安点点头:“有用。”


耳钉男大方地把若小安的鞋子推了回去:“那我就把它送给你了,你——”


“谢谢!”若小安接得飞快,“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耳钉男脸色忽白忽红,很难看。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杨立终于出场了,他拦下耳钉男:“算了,哥们儿,今天这摊都算我头上,不要为了一点小事扫了大家的兴!”


“你不是不喜欢这妞吗?”男人指着瘫在地上的莫可,“干吗揽到自己头上。”


杨立一指若小安:“可我喜欢这妞,怎么办?”


耳钉男做恍然大悟状,别有意味地看着若小安,摆摆手。他放弃了。于是,若小安又扶起莫可,头也不回地出了酒吧。


杨立跟出来:“住哪儿?我送你们。”


“酒后驾车?”若小安反问。


“我没喝,滴酒未沾。不信你闻闻。”他凑过去。


若小安没有躲,迎着他的目光:“把车开过来吧。”


这次不是法拉利,而是兰博基尼,黄色的。果然每一辆都很招摇。


到了酒店,杨立主动把莫可扶下车,跟着若小安上了楼,进了房间。喝醉的莫可虽然死沉,但还算省心,不哭不闹,只知道闷头大睡。但一路跟进来的杨立,就不那么听话了。他跟着莫可一起倒在床上,像抱个毛绒玩具一样把她搂在怀里。


如果莫可醒着,她大概又会满脑袋放礼花了,可她也说过,没有爱的情况下,不能做爱。若小安走到床边,在杨立的腰腹挠了两把,他怕痒,咯咯笑着松开莫可,整个人弹了起来。


“对莫可,你就不能正经点吗?”若小安为她盖好被子,把杨立拉出了卧室。


“不让我碰她?这个意思是,让我动你?”杨立说着,就把手搭在了若小安腰间,慢慢下滑。


她也不阻止,只是笑着说:“继续之前,先谈个价吧。”


杨立一脸扫兴,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你个女人,就这么贱?”


“上次你那张卡里总共是三万六,老板觉得便宜?那这回凑个整数,四万吧。”


他神情愈加黯淡,放开若小安,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满脸颓唐:“没劲,不玩了。”


若小安看着他,忽然说:“谢谢你,送我们回来。”


“嗯。”他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揉着太阳穴问道,“你有头痛药吗?”


“有。”说着,若小安走上去,拍拍杨立的肩膀,让他放松。男人有些意外,但还是照办,规矩地坐着,闭着眼睛,感觉两根清凉的手指在自己的脖子里揉压。那是天柱穴。以前在家的时候,外婆也经常头痛,每当这时,若小安就会乖巧地为外婆按摩,她总是满心希望自己能派上用场,尤其是对自己亲近的人。


他很受用,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杨立自己都吓了一跳,在这个女人面前竟如此松懈:“不好意思,最近有点累。”他说。


“没关系。”若小安坐在他对面,抱着一杯热可可,“喝点什么?”


小憩了一会儿,整个人轻松不少,杨立摸着肚子:“陪我去吃点东西吧?”


若小安摇摇头:“把莫可一个人留下不太好。下次吧。”


他双眉一挑,又来纠缠,好像她是一座盖在冲锋路上的碉堡,非要攻克不可。若小安推不动他,也甩不开。


“好吧。”她说,站起来穿上外套,“去哪儿吃?”


杨立开心了,扭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知道这家酒店的西餐厅不错,我们就去楼下吃吧。”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若小安叫住了他:“你的大衣。”


他站住看她:“吃完了再上来拿嘛。”


“还是拿上吧。”若小安拿着那件沉沉的羊毛大衣,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仰脸吻了他一下,温柔地说:“走吧。”


杨立很满意,回了她一个更加温柔的吻,拿上衣服然后出门。


就在他迈出门的时候,房间里的若小安,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阅读原文 世界很无常,赶紧逛逛吧!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