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杂谈 >

揭秘ISIS的宣传机器:记者薪水是士兵的7倍

来源:转载


弧度出品


11月18日,“伊斯兰国(IS)”通过最新一期(第12期)官方网络月刊《达比克(Dabiq)》宣布,中国公民樊京辉和另一挪威公民已被处决,并配有血腥的尸体图片。这一消息让这本披着华丽外表的残暴宣传刊物走进中国人的视野。


这本创办于2014年7月的电子杂志用于宣传恐怖主义和伊斯兰法西斯主义,采用伊斯兰历,每月一期,有阿拉伯语、英语等语言。


那么恐怖组织办杂志动机是什么呢?这个恐怖组织的“官方”刊物从哪里找为其撰稿的记者?这个杂志究竟想向世人转达什么信息?法国新闻周刊《新观察家》杂志通过专题报道揭开了这些谜题。



《达比克》电子杂志


为什么“伊斯兰国”官刊叫“达比克”?


达比克是叙利亚阿勒颇东北四十里公里处的一个小城,这个小城大约有3500名居民。在“伊斯兰国”神学学者所鼓吹的末日论中,这座小城将是末日之战爆发的地方。根据逊尼派“六大圣训集”中的《穆斯林圣训实录》先知穆罕默德曾经预言:罗马军队将在达比克和来自麦地那的军队展开激战。


“伊斯兰国”认为这个预言即将实现,末日决战即将在达比克展开,一方就是“基督教十字军(西方国家联军)”,而另一方则是穆斯林军队。


在这种末日论的指引下,“伊斯兰国”于2014年11月将美国人质彼得•卡西格斩首,声称只是他们在达比克消灭的第一位“十字军”。正因为达比克在“伊斯兰国”意识形态中拥有特殊意义,所以成为其官方刊物的名字。


哪些人为恐怖王国的官媒撰稿?


在“伊斯兰国”,负责宣传工作的不止《达比克》杂志,还有经常在互联网上发布宣传视频或恐吓视频的视频制作团队。但是《达比克》杂志记者和那些视频制作者一样,在“伊斯兰国”控制范围内工作和生活,且服从“伊斯兰国”高层的指令。



《达比克》


大约有十来个“记者”常年为《达比克》写稿,报道内容主要有关“伊斯兰国”如何斩首人质、战俘和平民、“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以及“伊斯兰国”控制范围内的节日和日常生活等。但是这些“记者”的具体信息,由于“伊斯兰国”严格的保密制度,目前仍不得而知。


从摩洛哥境内叛逃出来的前 “伊斯兰国”成员曾经告诉《华盛顿邮报》,这些用来宣传的数码设备大多从土耳其购买,伊斯兰国宣传部门大多由外国圣战分子所把持,其中至少有一名高层官员是美国人。


这个宣传部门共有一百名记者和视频制作人员,他们在薪水和待遇上可以称得上是“伊斯兰国”的贵族阶层,他们配有汽车,带院子的别墅以及700美元月薪的工资,相比之下,“伊斯兰国”普通士兵月薪不过100美元。


按照叛逃者的说法,《达比克》杂志社隐藏在阿勒颇附近一个居民区的二层别墅中,“伊斯兰国”高层领导人,也是“官方新闻发言人”阿布•默罕默德•阿尔-阿德纳尼是整个恐怖组织宣传机构的领导。


最新一期《达比克》杂志说了什么?


2015年第12期《达比克》封面标题是“Just Terror”,这是一语双关,我们既可以理解为“正义的恐怖”也可以理解为“只有恐怖”。


这期《达比克》杂志在大篇幅地夸耀最近“伊斯兰国”发动的恐怖袭击如何在世界各地如何引起了恐慌,这些恐怖袭击包括十月底西奈半岛俄罗斯客机坠毁事件,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以及11月12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的恐怖袭击,其中巴黎恐怖袭击后法国消防队员,医生处理伤亡者的照片成为杂志的封面。



《达比克》封面关于巴黎恐怖袭击


除了特别报道之外,《达比克》杂志还有一些常设项目,包括鼓吹“圣战者”特别是“圣战烈士”所谓“英雄事迹”的个人传记,和对“伊斯兰国”军事行动的美化性记述等。整部杂志充满了咒语和宗教引文,有一种英雄史诗的氛围。杂志里把血洗巴黎平民的八个恐怖分子描述为“八个骑士”,他们“牺牲自己保护了所有穆斯林”。


最新《达比克》杂志想传递什么信息?


最近几个月以来,“伊斯兰国”制作了更多的宣传文字,照片和视频表明,伊斯兰国对于宣传领域是越来越重视。最新一期《达比克》用四页的长篇幅试图安抚那些被指派为“圣战分子”二房、三房、甚至四房妻子的女性。


这可能表明“伊斯兰国”一直在鼓吹的多配偶制即使在其控制领域内都出现了麻烦。另一篇长文章表明伊斯兰”圣战运动“在孟加拉国也获得了长足发展。


不过,最令人意外的是这期《达比克》杂志的第一篇文章就尖锐刻毒地批评了“伊斯兰国”的竞争者——基地组织,指责基地组织是“叛教者”,因为基地组织“总是向民族主义者和民主制度支持者让步”,而后两种理念都是建立在“绝对的错误”之上的。


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利比亚等国的行为都遭到了《达比克》严厉的抨击。不过,这篇文章还是将重点落在了也门的局势上,爷们的“基地组织”借助也门内战的混乱局势迅速发展壮大。


而且“基地”组织还效仿“伊斯兰国”的组织方式,很好的融入了当地部落政治中,这让“伊斯兰国”极其担忧。因为“基地组织”在也门的成功意味着其重新崛起,最近几年来“伊斯兰国”在国际“圣战运动”中的领袖地位也因此可能遭到动摇。


考虑到这一点,再结合最近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多国频繁冲突的现实,《达比克》杂志如此尖锐恶毒地批评基地组织也就不足为怪了。


合作投稿[email protected]

阅读原文共享好书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