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互联网 > 电子商务 >

十年荣辱牛根生

来源:转载

2004~2009:资本乱战与国进民退

2002年,摩根士丹利拉着鼎辉、英联两个小兄弟,以对赌协议模式对蒙牛进行投资,赌局很简单,分成前后两场开赌。

首先是上市前赌局,2002年9月开赌,蒙牛必须在赌局开始之后的一年,实现超过100%的业绩增长,否则,蒙牛控制权被外资没收。幸运的是,到了2003年8月,牛根生提前完成任务。蒙牛股份的财务数据显示,销售收入从2002年底的16.687亿元增至2003年底的40.715亿元,增长144%,税后利润从7786万元增至2.3亿元,增长194%。

其次是上市后赌局,从2004年到2007年,蒙牛每年必须保持业绩增长率达到50%,2007年底销售额超过120亿元,否则,蒙牛控制权被外资没收。

销售额在短短几年内从0增长到40亿元,再从40亿元增长到120亿元,意味着必须达到中国乳品行业从未有人到过的高度。其他乳业巨头不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大家只能一哄而上,争夺市场份额,这势必引起乳业巨头之间的没完没了的战争,在政府监管缺位的环境下,这种战争后患无穷。

农民运动的招数,伊利学得很快,三鹿学得更快。三聚氰胺的震动早在乳业竞争剑拔弩张的开始就埋下了种子。2008年,这颗种子终于成熟,于是三鹿倒了,蒙牛、伊利同样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必须直面生存问题。

这时候牛根生想到了一个词儿:国进民退。

2008年,蒙牛和摩根士丹利撕破了脸,但牛根生做了更大手笔的转移——投靠中粮。

如果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改革形势有什么大转变的话,就是国进民退的贯彻和落实。投靠央企成了2009年民间企业家的一种时髦潮流,牛根生冲在这股潮流的最前面。

宁高宁的个人爱好,本来就是玩资本运作,搞知名品牌。当年就鼓捣出来了华润、雪花等等一票知名企业,今天,蒙牛有难来投,宁哥自然喜不自禁。况且,中粮得中央“国进民退”政策的东风,资金来源是空前充沛。宁哥一出手就是几十个亿,给牛根生解燃眉之急,顺势拿下中国乳业半壁江山的控制权,宁哥何乐不为。

2009年的牛根生,经历了三聚氰胺的洗礼,经历了人生的大荣,早已经悟到了做企业家的真谛,那就是“不求首富,但求不倒”。

郑俊怀、黄光裕没悟到,倒了。

2009年之后的蒙牛,虽然还是牛,但是牛皮漂红了,变成了和谐主流牛。

以奇胜,以正合。十年荣辱牛根生,人家玩的就是漂亮!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www.cb.com.cn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