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互联网 > 互联网新闻 >

4G革命来了_3G

来源:转载

斯科特•施奈德(Scott Snyder)在其最近由沃顿商学院出版社(Wharton School Publishing)出版的题为《无线新世界:如何在4G革命中竞争》(The New World of Wireless: How to Compete in the 4G Revolution.)一书中谈到,在消费者刚刚觉得自己弄清了3G无线小玩意的时候,就又到了要掌握第四代无线技术的时候了,第四代无线技术会比我们以前体验过的所有无线技术的速度都更快,也更具冲击力。在接受沃顿商学院的访谈时,咨询顾问机构决策战略国际(Decision Strategies International)的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施奈德预测说,通过创造“一个庞大的无线生态系统”——一个创新此起彼伏的生态系统——4G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娱乐方式。

以下内容即为编辑后的访谈内容。

让我们先从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开始吧。为什么大部分组织都没有抓住现在这个无线网络和无线装备的价值和所有潜力呢?

斯科特•施奈德: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与判断新兴技术时,公司内部存在的障碍有关。无论是10年或者15年前的互联网,还是生物技术,对那些已经牢牢确立其通行运营方式的大型组织而言,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看清一项新技术,以及这项技术会对市场和自己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无线技术就是一个经典例证。20世纪80年代中期,如果你问问身处无线技术领域的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无线技术的市场会有多大,那么,它可能会预测说,这项业务的所有用户会有100万个。可今天,这个市场的规模已经超过了40亿人。这就是在幕后发生的诸多事情之一,更是我们错失了的社会经济学信号。通常情况下,需要早期接受者证明一项新技术可以做什么……之后,大型公司才会看到它的好处。

你能帮我们的听众弄清一个技术问题吗?你在著作的标题中提到了“4G革命”。到底什么是4G——也就是第四代无线技术——呢?它和以往各代无线技术有什么不同呢?

施奈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很多人依然对这个技术感到困惑。我曾和我母亲谈起过,她说:“我刚刚‘追上’3G,可你又开始写4G了。”我们谈到的这个技术确实有些超前,不过,这也正是激发我写这本书的部分原因所在。4G包括几个方面的内容。其一是,它的速度要快很多。不妨想一想你现在在家里使用的电缆调制解调器(cable modem),它的速度是每秒1兆到10兆,这也就是数据传输到你家里的速度。4G的速度则是每秒100兆甚至更快,而且是传输到你无线设备上的速度。

另一个重大变化是,新无线技术更像是“云”(cloud),也就是说,很多设备都可以通过不同类型的网络互联。从今天来看,如果你是韦里孙通讯公司(Verizon)的用户,那么,你就很难在美国电报电话公司的网络上使用自己的电话,实际上你根本无法使用。但将来,4G则能让不同的设备在不同的网络上通话。

第三个重大变化是,目前还在幕后发生的事情,有朝一日会变得非常明显,那就是:物品之间和设备之间的联通。很多人预测说,我们这个星球上将来会有70亿人,但是,连接到一起的物品将会多达7万亿个,而且大部分都会是无线连接的。如果你想一想,将所有这些东西、所有这些人都连接起来需要什么样的网络,你自然会想到,那一定是不同于我们今天使用的这种网络。从用户行为的角度来看,在这种网络中,影响力将会更多地从网络提供商转向用户。这就是4G技术将会产生的“破坏性效应”(disruptive effect)。

这让我想到了你书中谈到的另一个重要的概念,你将其称之为“数字化云集”(digital swarm)。你能解释一下“数字化云集”是什么意思吗?它会怎么改变消费者的生活呢?会怎么改变我们从事商业活动的方式呢?

施奈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如果你将这种“云”设置停当,创新便会层出不穷,人们也可以围绕它组织起来,那么,最终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一直在为这种情形寻找一个类比。为此,我想到了鸟儿和蜜蜂,它们就有将自己组织到一起的交流机制。它们会以某种编队方式飞行,它们可以据此弄清目标何在。不妨想一想可以通过无线方式完成的活动,实际上,它们就是一种“云集”(swarm)形式,无论是奥巴马的总统竞选——人们可以借助无线手段围绕不同的活动和不同的目标迅速集结起来,还是供应链的协调。利用无线技术,你可以让各自独立的实体和互不相干的人们,通过沟通,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组织到一起。

我认为,“云集”或者说“数字化云集”这个词很恰当。这种模式转换能进入到传统组织的核心层面,似乎在说:“我的组织并没有清楚的边界,实际上,它是由分散的人构成的一个集群。”

促进这种数字化云集的新因素有哪些呢?

施奈德:一个因素就是这种技术平台,这个技术平台能让全世界的人以及组织之中的人更广泛地交联在一起,我想,这就是4G将会取得的成果。第二个因素,就是从有线网络(电缆技术)到无线网络的转变,现在,无线网络已经能以更快的速度完成在有线网络中完成的工作了。第三个因素就是嵌入到我们各种设备中的智能,从很基本的层面来说,iPhone能知道我是在输入文字,还是在通话,而且还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前几天,我得到了一个应用程序,这个程序能告诉我是否身处犯罪高发区,而且能将我的手机设定成预警状态,这样,如果需要,就可以立刻拨打911了,而且手机可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这个过程。

有了我称之为具有“认知能力”(cognitive)的设备或者“智能设备”(smart devices),再加上这种“云”技术,就能为人们创造一个更强大的知识背景了,这一背景能促进创新,能让人们更高效地完成工作。

你在书中谈到了一个“无连线”(unwired)的未来的某些图景,并讨论了它们的意义。你能就此解释一下吗?

施奈德:无论何时,只要你面对的是极为不确定的事物,试图做出准确的预测都是危险的。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预测所有这类事情的经历,比如,这次银行系统的危机。“情境规划”(Scenario planning)是一种很好的管理工具,在沃顿商学院,我们会在工作中采用这种工具,在学院以外,当我们要面对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的未来市场和环境时,我们也会用到这个工具。就预测事物的出现来说,你不妨看一看消费者的行为。苹果电脑公司(Apple)的“苹果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在两年前还不存在。5年以前,20亿条短信在网络中飞来飞去还是不可想象的。我们以前根本没有对等的社交网络。过去5年中出现的新事物告诉我们,我们并不擅长预测事物。所以,我想,恰当的做法是描绘这一技术可能会产生的某些景象……并帮助决策者和领导者思考这样的问题:“不同的情境对我的组织、我的市场和我所在的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