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故事米饭+插画鸡蛋=绘本蛋炒饭

来源:转载

微信ID:ibookreview

『与356000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如今的人,

都在“把异乡变故乡”,

我的异乡也已经变成了儿子的故乡。

可是,我的故乡在哪里呢?


这是绘本画家九儿这几年深感忧伤的问题。


席卷全球的城市化浪潮,让曾经的浪漫歌谣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生存其间的现实。乡愁,不仅是对故乡的追忆与眷恋,更是对流逝时光的唏嘘。从东北一个偏远小县城走出来的九儿,已经20多年没有回家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直到2013年的一场大病——脑袋里长了一个瘤子,肚子里也长了一个瘤子,汹涌的病痛把她长久地困在病床上,却为她打开了一扇逆流而上的生活之门。



记忆快速回溯,原来全部都是温暖的画面:全家一起下地种土豆,妈妈教着做豆包,自告奋勇腌酸菜……那些朴实的劳动生活,几乎就是九儿的心灵故乡。


她要给这些关于乡愁的记忆变一次魔法——写出来,画下来。重病缺乏体力,不能在画板上作画,那么就画在日记本上,一些心情,几首小诗,每天一张画有小猪的配图,这就是九儿的“每日一猪”心灵日记。



于是,《回不去的故乡》、《想要正好的遇见》这一套绘本作品,也在九儿病愈之后,得以和我们相遇。这是九儿的“病中隙语”,全书以一只名叫“小阳光”的小猪作为主角,将离家多年以后的所知所感娓娓道来。小阳光少小离家,与亲人、朋友分离,在漂泊的路上经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它好似龙应台的《目送》,在一种离开即怀念的情愫中踏上一段没有归途的人生之路。


《回不去的故乡》像是属于九儿的“在路上”,主人公在美梦中踽踽独行,寻找自我。之所以选择一只小猪作为绘本的主角,九儿认为这是自己的心灵需要,“小猪的形象在绘本中非常多,它很亲和,没有人会对它产生敌意。它更接近于生活中的普通人,和我们没有拉开距离。重病的时候我需要幻想一个正能量的人物,为我的康复鼓劲儿。我自己就是这只小猪,同时它又是我渴望遇见和成为的人。”



《回不去的故乡》


也许是因为在病情较为严重的时期创作出来的缘故,这只正能量的小猪,出现在《回不去的故乡》里时,还有着时断时续的悲伤,但到了《想要正好的遇见》里,看到的都是积极与豁达。比如小阳光安慰小老鼠“人生就是这样的,要经历许多次原路返回才能到达理想的目的地呀!”九儿在这只小猪身上,不仅找到了对生活困境的救赎,还找到了坦露真实自我的通道。



《想要正好的遇见》


虽然现在画的都是暖心的绘本作品,从前的九儿,工作却是做广场雕塑,玩的都是自己的个性,张扬的背后,却始终感觉内心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少女,她要和孩子们呆在一起,寻回自己的本心。从2013年起,她开始专注于儿童绘本创作,陆续出版了绘本作品《妹妹的大南瓜》、“卜卜熊”系列原创幼儿绘本、《妖怪山》、《不要和青蛙跳绳》等,其中《妹妹的大南瓜》入选2013年度“大众最喜爱的五十种图书”。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绘本世界中的她,对于绘本创作有着自己的理解,她说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好绘本就像一盘金黄的蛋炒饭,“绘本创作,80%以上都是作者一个人完成图画和文字,故事就是一碗白米饭,而插画就是鸡蛋,但二者摆在一起,却不是米饭+鸡蛋,而是蛋炒饭,如果完全融合在一起,无法分开,就是一盘金黄的蛋炒饭,如果作品很生硬,这盘蛋炒饭就糊了。”


绘本就像蛋炒饭,这样的创作观充满了浓郁的烟火气息,九儿说自己没什么野心,她只想成为一个能在作品里为孩子们描绘现世景象的绘本作家,呈现平实生活的真相。


对话九儿


孩子的内心远比我们预想的要强大


新京报:你还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本绘本是什么吗?


九儿:我记得是在8岁时看过的一本桥梁书,叫做《没有风的扇子》,是爸爸买来给我解闷的,那时候没有亲子阅读的概念,都是我自己“啃”。那是一个童话故事,讲的是一把扇子被施了魔法,扇的时候不会产生风了,它被一个小孩买走,这个孩子和他的小伙伴们通过各种奇妙的探险,终于把扇子的风给找回来了。这是一本关于勇气的书,我反复地看,那时的农村生活朴实单调,类似的图画书非常稀少。这本书就像点燃了我的想象力的阿拉丁神灯,让我进入了童话世界。


新京报:那你创作的这两本绘本,是给多大的孩子阅读的呢?


九儿:这两本书一本关于“身在异乡为异客”的心情,一本关于友情,成人和孩子都适合阅读。国内习惯给绘本阅读划分年龄段,但其实绘本作为0-99岁都适宜阅读的书籍,对成人和孩子都大有裨益。绘本就像一个十字路口,大人和孩子通过阅读可以走向不同的小道,但最终殊途同归,收获关于人性美的体验。



《回不去的故乡》


新京报:对于人性里不美的“黑暗部分”,你觉得在绘本中应该规避吗?


九儿:人性的黑暗,我们的孩子当然也需要了解啊。我从前做过一个绘本,叫做《细细和他的小矮人》,说的是一个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艰辛。现在的大人对孩子太保护了,一定要在绘本里读出那些很甜蜜的东西,但其实小孩的童年也有很多忧伤和负面情绪。


我记得在我的绘本作品原画展览上,大厅里摆了一个雕塑——一只大南瓜上爬着一只大虫子。家长看见了都不想让孩子靠近,觉得这个景象很恐怖,但这只是大人的想法,孩子们看见了这个摆设,都争先恐后去围观,还要求父母给自己照相,他们觉得这个虫子太有意思了。所以很多负面的想法都是大人强加给孩子,认为孩子承受不了恐惧,但其实孩子的内心远比我们预想的要强大。


本文为原创内容,采写:柏琳,原载于2015年7月25日《新京报·书评周刊》B14版,绘本插图经出版社授权发布。编辑:方格,转载请联系书评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挺一下坚持原创的书评君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精彩内容


年度好书 | 四月好书 | 红镜头 | 聂隐娘 | 同性恋群像 | 马克·吐温 | 康夏 | 权力的游戏 | 小王子 | 孤独图书馆 | 黄家驹 | 腋毛禁忌 |二十四节气 | 伍迪·艾伦 | 夏日翻书 | 禁烟令 | 玛丽莲·梦露



《吴大羽作品集》


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5年3月

点击 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链接(仅余6本)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