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侯虹斌:全世界的直男癌联合起来了吗?

来源:转载



| 侯虹斌


这两天,在美国和在中国的女权主义者,都成为热门话题了吧?


1月21日,也就是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的第二天,一场声势浩大的女权游行将在华盛顿举行。据CNN报道,截止至美国时间21日下午1点半,地铁方面根据乘客数量估计已有27.5万人参与游行。全球一共有超过300万人在举行“姐妹游行”声援。


▲ “姐妹游行”


这次游行的主题涉及多方面,也包括反对特朗普的,但这主要还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发起的游行,很多好莱坞一线女明星都出现在现场。凯特·布兰切特等大明星头上戴着一顶粉色的猫咪帽子(pussy hat),实际上这是活动主题。这是因为,之前特朗普发表过性歧视和性骚扰的“更衣室谈话”,于是,女人们在他上台的华盛顿,号召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pussy grabs back!(pussy是双关语,意为猫咪、阴部。)


尊重总统选举的结果,与尊重人们游行反对的权利,是美国并行不悖的原则。但特朗普到底说了什么?


还记得三个月之前,在竞选白热化的当头,特朗普于2005年期间的录音资料被媒体披露,特朗普在更衣室中与人闲聊,自夸自己曾经玩弄已婚妇女,并试图与其发生性关系,言语中以自己能对妇女“动手动脚”引以为傲。他说:“只要你是个明星,你就什么都能干。”“她们(漂亮女性)什么都让你做,随便‘抓她们下体’(grab them by the pussy,you can do anything)你向外面看,满眼都是腿。”这份录音被披露后,立刻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在美国这种讲究政治正确的国家看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而这个人,正在竞选总统!


然而,最终当选上美国总统的正是这个人。而且,不少选民们选择他的一个原因,就是厌倦了“政治正确”。


这种美国式的“政治正确”,与种族、宗教和阶层的种种问题相关,当然也与性别相关。否定“政治正确”,即是无须照顾弱者情绪,拳头说了算,利益说了算。对于多种族的移民国家来说,这种实利至上的理念,可以把一些弱势人群像包袱一样甩掉,确实可能有一部分人会受益。


美国人选择了一个在竞选中宣称要否定“政治正确”的人当总统,无疑,在未来的施政当中,从各个角度打压弱势者也是题中之意吧,毕竟你们就是因此而选择他的呀。比如说,贬低女性。特朗普已经表达过了,只要有钱有权,女人随便抓(实际上,他并没有成功,人家不卖他的账);他甚至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公开说过猥亵的话。但现在的美国人觉得,为了其他的利益,选一个这么对待女性的人当总统,也没有问题啊。


在游行的图片中可以看到,有中国女性在队伍中打出“直男癌川普”的标语。是的,在对待女性这一个层面上,特朗普很像中国男人,那些位高权重、有钱有权的中国男人。他的金碧辉煌的恶趣味,粗鄙而不容质疑的语言方式,都颇有父权制社会家长的风范;把女性视为尤物,口无遮拦,天花乱坠,无数的细节,都显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权主义者。


——假如他还是像原来那样,只是一个商人大亨,一个网红,倒也只是人性丰富的一个验证而已。但特朗普现在总统,而且是曾经最在意道德和政治正确的美国的总统,那么,美国的女性的地位,性别平等的推进,想必是更为艰难了。


很可能,那是倒退。因为总统给了男权主义者们良好的示范。


我知道肯定有人说:美国总统的事,关我们啥事?


或许是因为在道德文化上,人家一直是模范生;我们不一定能追得上,但总以为,那是一个可以努力的方向,一个更平等、更文明、更接近人类未来的一种价值体系。但现在却发现不尽然,曾有过的平等与尊重也会被褫夺,文明也会倒退,就像游行现场一位老太太举的标语:“真不敢相信我特么一把年纪了还得为这破事站出来。”


更重要的是,中国比人家还是不如远矣,在女性的权利争取方面,“环球同此炎热”。尽管特朗普是直男癌,不招人待见,但女权主义者们,还是可能通过游行等方式来反对他,表达自己的观点,特朗普也不得不在推特上承认这很正常。而与此同时,在中国,一个作家、导演,设计出圈套来让女权主义者为他吸引流量,借大男子主义的歌曲来宣传电影,大家却只能无可奈何。


韩寒的《乘风破浪》还没有上映,但是流出的主题曲《乘风破浪歌》引发的争论,已经让他的电影得到了非常强势的传播,比如这个:


……你在每天晚上/不能睡的比我早/你在每天早上/不许起的比我晚/饭要做的很香甜/打扮起来要大方/还有婆婆和小姑/都要和睦的相处;


你不要忘记/你不要忘记/我是一个没有本领的人/我这个家全都靠你/全都靠你呀全都靠你/家中的事只有你/只有你才能做得好/不要指望我/我是个凡人/娶到你是我最大的福分;


你不听那东家长/你不说那西家短不会对那邻居家/产生什么妒忌心/而我不沾花惹草/我想大概我不会/也许可能我不会/可能也许我不会……


你把大小孩子/个个抚养成人/等我到了晚年/你不能比我早死……


▲ 韩寒


这确实很符合直男癌旗手韩寒的风格。女人应该是“女强奴”,强大无比,挣钱养家,生儿育女,把孩子抚养成人;丈夫没有本领,但是这位女强人必须对一个无能的男人处处服从、服侍,早起晚睡,像周扒皮家里的那只鸡;还要会打扮,还能跟男人的家人和睦相处——对了,韩寒以前谈自己的婚恋观的时候还说过,妻子是要能和小三像亲人一样相处的。


难怪韩寒的微博下面也有不少人说感动呢。能不感动吗?这样的美丽大方、三头六臂、又无欲无求的女强奴,还不在意男人出不出轨,男人是不是都很想要?


在引起很多女权主义者,甚至是普通女性男性的强烈反感之后,韩寒的后续第二首歌出来了。第二首歌曲主诉的是一个男人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他变成了那个早起晚睡的人,他对妻子感恩,他笨拙真诚,但会对你好,他没出息但会好好工作,我会和你一生一世……


反转了吗?并没有反转。韩寒很机灵地先放出一首知道会引起争议的直男癌之歌,过了28小时之后,再放去另一首直男癌爱老婆之歌,把微博讨论的这把火烧旺。然后说,“我们感谢女权捍卫者为推动社会进步做出的贡献,但希望也不要上纲上线过于敏感”。


说真的,要是大家不敏感,除了铁粉,根本没有人会关注你的电影好吗?


一天之后,网上出了一首女性版的《风雨同舟歌》(@魁梧小仙女),里面说:


你每天晚上睡觉前/得帮我倒热水泡脚/你每天早上上班前/得帮我把早饭做好/是啊我不工作不挣钱/那你也得宠我照顾我/把我当成公主小甜甜。


与《乘风破浪歌》一模一样,这是一个无能懒惰不干家务不敬父母爱花钱却懒得打扮的四肢健全的女人,你要把工资卡全额上交,但我却有约会隔壁老王的自由。


问问男性们是否会这样的女人而感动,也就明白了女人会不不会为《乘风破浪歌》里的男人感动了。就算再出一首反转的歌曲了,说这个女人发现到手的钱没有想象中的多,不能尽情地买买买,跟隔壁老王也好不了多久还得回到老公身边,终于两人一生一世了——男人们,你们感动了吗?


韩寒是直男癌,这个印戳连他自己都承认了。他的性别歧视话语和行为方式,打印出来能有一箩筐吧,比如说:


“做我的女朋友是肯定不能出去工作的”


“你在外面给了你的女朋友戴绿帽子,她都最好安静地不要说话。”


“如果一个女生愿意和一个男生单独出去吃饭、看电影,那这个女生就差不多可以和你上床了。”


“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稳固,但也许其他姑娘也早已如同亲人,我甚至希望她们之间能够友好互助和平共处。”


也正是因为韩寒的过往言行,给了这首歌的猥琐成分加权。歌词当中,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戏剧夸张,正是很多女性所恐惧的现实。韩寒只不过给了这种现实赋予了一个合理的外壳。


在这种合理性的遮掩之下,正是一位成功男性对女性的想象:我掌握了这个社会充分的权力,对于女人,我可以为所欲为。事实上,也确实不乏女性愿意服从他的那一套贬低、驯化的规则;冒昧地揣测,这或许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她们打心眼里觉得这种贬低和驯化女性是合理的,有魅力的,是爱的体现。


在直男癌这个层面上,韩寒与特朗普居然奇特地可以放在一个平台来讨论了。他们拥有性别的红利,而且,在大家都知道他们直男癌之后,还是支持他,他们凭什么还要改变?


就像韩寒,尽管他那么不尊重女性,既不尊重他的妻子,也不尊重与他交往的女人;虽有少部分人对他批评,但他既不会缺少女人,也不会因此而减少粉丝,更不会影响他的社会地位。


同理,特朗普赢更大,他一直生活在风头浪尖上,是巨富,是网红,是选民选出来的总统——我贬低女人,公开说希拉里是 “nasty women”又怎么啦,你们不还是选我吗?



很显然,人们认为这个社会太多东西的重要性,序列都排在尊严和平等之前,比如说金钱、权力、社会安全感;而且,并没有意识到,牺牲掉尊严和平等,其实也并一定换来后面的这些东西。但谁知道呢?反正女性的感受是最不重要的,我们就是愿意追捧一个公开看不起女人的人。


在关于华盛顿女权游行的看法中,有一种反对声音特别有代表性,而且把我恶心了很久。“德国的被性侵和欧洲的性骚扰你们怎么不发声,某宗教女性社会地位那么低你们怎么不发声,女权婊!”


实际上,谁说这些事件没有女权主义者反对?污名者的意思是:你没有为这一部分人发声,也就没有资格为另一部分人发声,否则你就是沽名钓誉。


大概这些人以为,他们手里掌握着一份清单,谁有资格为这件事发言,谁有资格为那件事发言,他们说了算;不符合他手中这个清单的发言先后顺序的,先骂了再说。


这种逻辑太常见了。可是,我们做不到等非洲消灭了所有割礼之后再来要求城市里的女性平等尊重权利;做不到要求消灭了任何宗教的女性受害者之后再来给予城市女性的婚恋自由;做不到中国不存在一个失学儿童之后才允许在北京上海申诉升学和就业平等——虽然前者很重要,但不等于后者不重要;何况,谁规定了一定要呼吁过前者的人,才有呼吁后者的资格准入?那些心里暗暗地制定准入门槛要求别人的人,他们可曾做过任何推动进步的事?他们使劲喷的原因倒是,最好谁也没资格做、没有资格说,那么,权力拥有者就可以被豁免批评了。


令人忧伤的是,现在全世界的直男癌都站在高亮处了;没有想到,中西方文化居然在这一点上得到了统一。


【作者简介】 

侯虹斌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历史小说作者。


【精华推荐】

又在催女人降价甩卖了?这没有用

分手自由,请把这句话带给那200位骂渣男的媒体人

“狼来了”式募捐透支了我们最后的信任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