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有些国难面前喊打的人,国难临头却卖了国

来源:转载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视频

话题

音频

辟谣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我方为金台新媒体联盟核心成员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历朝历代,只要边防有警,都是群情激昂。


但有些“热血”行动,却“热”得冒冷汗,比如黄晓明演的一个电影桥段,中国大使馆被美国人炸了,老实巴交的英语老师黄晓明,就因为是英语老师而被人骂汉奸揍得鼻青脸肿,真的惊倒观众朋友了。


每当如此天雷滚滚场面袭来,也总少不了有人说好话:这些人的行为固然偏激,但爱国心总是好的嘛!


可只要参考下历史,这样的“好话”,就常被打脸:好些在国难临头时摇身一变,鞍前马后积极卖国的可耻小人,恰恰都是这类之前爱国心表演到泛滥的同胞。爱国表演的雷人程度,常和变节的速度成正比。


1
改变明末史的张若麒


说到国难,大家通常会想起明末。而国难当头的大明王朝,最后一场拼尽全力的决战,当属明清松锦大战。



当时清军兵围锦州,明军集中最后主力西进,双方数十万人惨烈鏖战,辽西走廊打成绞肉机。最终明军松山锦州沦陷,十三万大军报废,三百年大明王朝,近乎被放干最后的血。


如此悲情结局,古往今来的军事爱好者们,看法也通常一致:明朝崇祯皇帝花样作死!


有多作死?战场开打时,明军表现极好,照着既定战略一步步碾压,反而是号称无敌的清军八旗,连番被打闷棍。清军此战的参战王爷,几年后拉队伍入关的摄政王多尔衮,晚年还心有余悸,说这是自己人生里最生死考验的一战,简直是“实为凶险”。


至于此战的清军主帅,赫赫有名的清太宗皇太极,当时更急的吐血。而且是流鼻血,也就是双眼喷火的看着战局,两鼻孔哗哗流血,足足接了几十碗。


照清军医生的哭诉说:这么流下去,不用明军打来,怕都要驾崩了。


为啥流鼻血?照这战局发展下去,清军的倾国之兵,不给打的全军覆没,也至少是个惨败而归。多年对明战争打来的大好局面,妥妥都要化成水。搁谁当主帅,都要流鼻血。


可就在这节骨眼,明朝崇祯皇帝的自作死大招来了:连续诏书死催,逼明军改变作战计划,赶紧加速进攻。如此瞎指挥,明军只能硬着头皮听,结果自乱阵脚栽跟头,生生撞进清军的套路里,十三万明军大败亏输,还捎带主帅洪承畴事后变节投敌,结结实实给入关前的清军送好礼。


可这严重后果,若只怪崇祯皇帝,却也不妥。之所以有此作死招数,还因有位热血青年,好多天如一日的鼓噪:明军监军张若麒。


说到这张若麒,那可真是晚明政坛上,赫赫有名的热血人物。出身山东曹州张家名门,为官清正廉洁,更有一大强烈脾性:敢骂!



在骂人这条上,入仕时间极短的张若麒,很快就凶猛的朝野知名,此君常年标榜忠君,举手投足一身正气,骂起人来更杀伤力极强,最擅长杀招就是扣帽子,只要意见不合,立刻“奸臣”之类的帽子,炸弹一般给你砸过来。


就连明末清流领袖黄道周,跟他对骂都吃了大亏。没错,就是那位多年后募兵抗清,英勇就义的大英雄黄道周,当时遭他一顿痛骂,硬给黄先生扣了个“假托道学以把持朝政”的大帽子,真个就默默的罢官了。


如此彪悍人物,也成了崇祯皇帝当时极为宠信的近臣,待到意义重大的松锦大战开打,更被委以重任,担当了监军职务。走马上任的他,跟随明军出征后,就长期来精神,奏折写的十分勤奋,军中事无巨细,全都认真汇报。大小将官见了他,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但最风光的,却是他一封又一封的战报,那才是崇祯皇帝最爱,满篇写的热血激昂,全是明军将士精神抖擞,痛打八旗落水狗的精彩场面。其文笔之生动传神,放今天做个神剧编剧,百分百高片酬。


这些激动人心的奏折里,洋洋洒洒就表达一个中心思想:清军八旗已是纸老虎,是大明人就要赶快打,不打不是大明人!



也正是在他卖力的鼓噪下,崇祯眼里的前线形势,已然是一片高歌猛进,这才下了严厉诏书,勒令大军即刻决战。


但崇祯皇帝不知道,好好这一仗,就是被这热血青年带跑偏。满腔热情的张若麒,军事工作就是个门外汉,看到一两个胜仗,就敢往夸张了想,敢想就敢乱鼓噪。明明是个明军刚占主动,形势却还犬牙交错的场面,他就敢说已经把敌人踩在脚下。终于鼓噪得崇祯皇帝犯下昏招,“帮助”清军拿下这空前大捷!


虽说闯下这塌天大祸,可狼狈逃回的张若麒,也只是被关押进牢里,直到北京被李自成攻破,崇祯帝煤山上吊,都没来得及处理他。大明对他,真是仁至义尽。


但就是这特殊年代,长期标榜忠诚的张若麒,终于露了本相:以前还只是能力有限,胡乱添乱,这下却是彻底骨头软。先卖身投靠了李自成,给李自成当了兵部尚书,还忙活着劝降过吴三桂。等着清军入关,又摇身成了清王朝的顺天府丞,一直干到太常寺卿,最后以大清官员的身份低调退休。


骂别人“变节”起劲,喊打坑死十万大军的张若麒,自己变起节来,就是这么毫无压力!


2
要了崇祯命的光时亨


在崇祯年间出尽风头的张若麒,论起出风头的水平,比起另一位来,却还是差距明显:光时亨!


因为这二人的技术含量截然不同:张若麒靠的是骂人,光时亨靠的是讲理,在崇祯年间的政坛上,这位光时亨,就是著名的“常有理”。


他的讲理水平,一开始就把崇祯惊了,崇祯七年,他作为地方官进京,觐见崇祯皇帝时,竟也毫无压力,开口就讲治国道理,竟真把崇祯皇帝讲入了迷,当场就站起身来仔细端详他,从此就信任有加。


为啥一下就惊到?因为这位安徽才子,一直以来就名气极好。以《桐旧记》里的说法,就是“性刚直”,今天安徽当地的史料里,还有他不少嫉恶如仇的故事,光辉名号长期流传。


而且这位热血人物,不但出名脾气直,还很会标榜脾气直,比起张若麒的骂人来,他的宣传工作更到位,遇到各种大事,就喜欢写诗,逢到不同场合,更爱发豪言壮语,每一句都精心设计,出口就成流行语。因此短短几年就爆红。


火到啥程度?后来清军南下,南方义师大起,好些仁人志士挺身而出,慷慨奔赴抗清前线。一句热血豪言,也在战场上迅速传遍:沥血矢神明,弹剑听龙吼!字字铿锵壮烈,支撑了多少男儿抛头颅洒热血!


这首壮烈诗句,正是出自崇祯年间的光时亨之手。


与他这文采一起火的,自然也有慷慨忠义的形象,特别是深受信任的光时亨,成了崇祯年间的言官后,好些朝臣眼里,他就是大明言官的良心代表,于是要给崇祯提点意见,说点逆龙鳞的话,经常就是光时亨大人出马。


而光时亨大人的表现,更是名不虚传,不像张若麒那样爱扣帽子,相反最爱讲理,不管啥样事情,都能拿大道理撑场面,讲话的时候一句硬话不说,绕来绕去都能把道理绕到自己这边,好多次明明和崇祯顶牛,还都能说的崇祯心悦诚服的接受!



事实是,如果仔细看看光时亨的奏折就知道,虽然他一直标榜讲理,可他每篇奏折,基本都是脱离实情,专讲空的道理,甚至喊口号表忠心,实际情形就这么抛到九霄云外。最后巧妙偷换概念,最后变成他有理。如此不讲理,堪称明朝言官的最高境界。


长期以来,这样的“讲道理”,不知耽误了大明朝多少事。而最后一次,却终于要了崇祯皇帝的命:不能南迁!



南迁,即末路上的明王朝,要不要迁都的问题。那已是崇祯十七年,大明精锐已经全报废,李自成正高歌东进,关外清军也正磨刀霍霍,大明唯一的活路,就是暂时南迁陪都南京:江南经济富庶,兵力充足。


如此节骨眼上,抓紧迁都才是十万火急大事,可就这十万火急间,光时亨跳出来了:跪在大殿上哭的稀里哗啦,边哭边和群臣讲道理,说你们深受国恩,这下却置江山社稷不顾,忽悠皇上迁都,就算死了有脸见列祖列宗吗?

如此声泪俱下,当场满朝文武都羞愧了!


他为啥有此一闹?要知道光时亨大人长期以来最擅长的,就是抓住机会树自家形象,眼前这个表现机会怎能错过?而且效果极好,连崇祯皇帝都羞愧了,当场表示不迁都了,发出一个热血宣言:朕志已定,死社稷!


死社稷!很壮烈!但苦了多少百姓?几百年社稷毁于一旦!



两个月以后,李自成农民军攻破北京,崇祯皇帝悲情煤山上吊,真个是与京城共存亡,兑现了对光时亨的承诺!


那光时亨呢?是不是也该铁骨铮铮,怒斥农民军一番,再来个从容殉难,光辉形象从此流芳?


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表现,却是严重大跌眼镜:李自成前脚刚进北京,他就慌不迭的上街,加入到欢迎人群里,欢天喜地迎接农民军,还主动卖身投靠。如此雷人行为,他还给儿子的信里解释:父子奉侍两朝,古已有之。恩,他依然“常有理”。


这位常年形象光辉的人物,也在这场国难临头时,彻底现了原形。


而且比起低调为清王朝打工的张若麒,光时亨却是运气更差,李自成被清军打出北京后,光时亨慌不迭逃到南明,气还没喘匀就给抓起来,绕是故伎重演,搬了一堆道理给自己辩白,还是被南明王朝送上刑场,罪名也板上钉钉:力阻南迁,致先帝身殒社稷!


虽然这罪名,算是南明独创,但以所作所为说,他不冤!


3
民族需要警惕一种人


张若麒和光时亨,实事求是说,都是远去年代的小人物。


他们所作不同,归宿不同,但相同点很多:很爱表现,很会表现,满嘴大道理,说话势不可挡,最爱旁征博引,形象慷慨热血。


他们的言谈,简单三两句,常叫人热血沸腾,但事后一回味,却发现不是谈感情,就是讲道理,反复对照,却与事实十万八千里。


他们的行动,更是十分激烈,动不动就愤怒指数升高,甚至格外“惊悚”,比如光时亨跪在大殿上嚎啕,当场很拉风,事后却闹剧。


这样的人与事,重新审视,其实只当得两字:警惕!


正如战国先贤韩非子那句名言:言战者多,被甲者少!这样的人物,就是韩非子所说的“五蠹”之一!


一个民族的强大,必须警惕甚至远离的,就是这种“蠹虫”。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