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丧钟为谁而鸣?——写在法国第三次无底线恐袭之时

来源:转载



▌一、持续践踏人类文明底线的大屠杀


2016年当地时间7月14日(法国国庆日)深夜,在法国地中海沿岸度假圣地尼斯,一辆由恐怖分子驾驶的卡车冲入庆祝的人群大肆碾压。由于时值法国国庆假期,大量法国人到阳光灿烂的海边度假,所以造成重大伤亡,目前已有80人死亡。


(尼斯街头横七竖八的遇难者)


尼斯市长Christian Estrosi将此次袭击事件形容为"尼斯史上最惨悲剧",而这场悲剧发生在人们正庆祝自由、平等、友爱的时候。


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将原定于7月26日结束的全法国紧急状态延长3个月。


尼斯袭击事件过后,臭名昭着的伊斯兰国(ISIS立即)宣布对此事负责,并在Twitter上第一时间刊出了狰狞而丑陋的庆祝图文:



ISIS的发言人也第一时间向全球的追随者发出了继续恐怖袭击的号召:



文字翻译:"去杀掉任何一个不信仰伊斯兰教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吧-尤其是可恶肮脏的法国人-或者澳大利亚人,或者加拿大人,或者任何一个反对伊斯兰教的异教徒,还有那些联合反对ISIS的国家的公民,然后上报真神Allah。用尽一切方法干掉他们,用石头砸碎他们的头,用匕首刺他们,开车从他们身上碾过去,或者把他们从高地推下去,勒住他们的喉咙,或者用毒药毒死他。"


这是法国18个月以来的第三起恶性恐袭。


第一起发生在2015年1月7日,位于巴黎的《查理周刊》编辑部遭恐怖分子武装袭击,导致12人死亡,数人受伤。


紧接着,2015年11月13日晚,在法国巴黎市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32人死亡。


依然清晰记得,2015年11月13日,在一个巴黎人都会去酒吧喝酒、去歌剧场听音乐、去足球场看比赛的周末午夜,一群人数不明的伊斯兰恐怖分子在巴黎这个号称全球最浪漫、最自由的都市发动了一场令人发指的血腥恐袭--现场持枪袭击人员一边高喊着:"真主万岁",一边微笑着用AK47突击步枪对着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群肆无忌惮地扫射,到处是飞溅的子弹,到处是血--之所以能看到他们的微笑,是因为他们连恐怖分子最基本的礼仪--蒙面--都懒得做。


当时一个在Btaclan剧场的重伤者通过Facebook发出信息:"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开枪,1楼,快!"


事后我们才知道,Btaclan剧场的100名人质被全部处决,全部……


那次恐袭的同时,臭名昭着的ISIS伊斯兰国也同样在网上直播并庆贺:"Souvenez-vous, souvenez-vousdu 14 novembre à Paris. Ils n'oublieront jamais ce jour comme le 11 septembrepour les Américains", écrivent en ligne des sympathisants del'organisation de l'Etat islamique, indique la directrice de SITE, Rita Katz, selon20 Minutes. ("你们都记住11月14在巴黎发生的一切。他们将永不忘记9月11日的美国。"


用野蛮或者人道灾难已经根本无法概括这些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事情,尤其是它发生在巴黎这个收容过无数政治流放者、流浪者和移民的城市,发生在法国这个具人类最宽宏包容心胸的现代国家。施暴者之残忍与放肆,其暴戾恣睢,其明火执仗,都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去年恐袭后两小时,法国总统奥朗德用颤抖的声音在电视直播宣布:全国最高级别反恐戒严,全国宵禁,交通戒严,法国全国国境关闭!所有航班取消!请求军队支援!


巴黎这个城市自1944年二战结束以来就从未实行过宵禁。宵禁--对于一个视自由高于生命的民族来说,这是无比严重的一条。限制自由,意味着整个国家出离愤怒了。


▌二、要原谅他们吗


当然不。


如果你看看那个目前控制着伊拉克西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的大片区域,面积已超过了英国本土的奇葩伊斯兰国(ISIS)做了些什么--砸烂所有一切非伊斯兰文物只是他们的小儿科热身,前不久他们刚刚集体处决了200名儿童--你就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需要讨论原谅与否的那一类。


人类早已脱离蒙昧的中世纪黑暗征伐时代。如果一定要对今天的直立行走生物做分类,那应该是两种:人类,以及恐怖分子。


是的,他们当然有很多理由去这么做。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理由一样很充分。


理论上,所有煽动、传播和制造仇恨的,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都一定别有用心。希特勒只是前车之鉴。


格隆一直记得一部好莱坞经典电影《Man on Fire》,影星丹泽尔·华盛顿在其中饰演一个对生活已失望的退役特种兵克雷塞,受雇当一个富翁小孩的保镖后,这个叫平塔的小女孩重新激发了他对生活的热情。在小女孩被绑架撕票后,克雷塞开始了愤怒的复仇行动:将参与绑架行动的所有人,一个一个地杀掉。


当一个老人劝他宽恕绑架平塔的绑匪时,他很冷静地回答:


"Forgiveness is between them and God. It's my job to arrange the meeting."

"宽恕他们是上帝的事,而我的任务是送他们见上帝。"



在接受记者采访如何对待恐怖分子时,普京借用了克雷塞的这句话:


原谅他们?那是上帝的事情。

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

在机场抓住,就在机场枪毙。

在厕所抓住,就把他们淹死在马桶里。

所有问题最终都将得以解决!


▌三、谁的过错?


奇葩的不单是伊斯兰国,而是网上看到的各种对这些恐怖袭击的奇谈怪论。最奇葩言论是对法国幸灾乐祸的嘲笑:法国人战略短视,多管闲事,自作自受。


在这种奇葩观点看来,极端宗教势力,非铁腕强权无法压制,那些中东所谓的强权暴政其实是压制极端宗教势力的防火墙,根本不应该推翻。而干掉萨达姆,法国有份;干掉卡扎菲,法国有份;搞乱叙利亚,法国依然有份。此次袭击前,法国最头大的问题,正是那些加入"伊斯兰国"(IS)在前线作战的法国籍宗教极端分子。据官方估算,大约有1000名曾加入IS并在叙利亚、伊拉克前线"圣战"的法国人,已经回到法国或正在回来法国的路上。还记得卡扎菲覆灭前绝望的呐喊吗:推翻利比亚,你们拆掉了挡在恐怖分子和欧洲之间的墙!


这种说法的潜台词是:谁让你丫主持正义的,多管闲事!


法国多管闲事?


除非你认为ISIS前不久刚刚集体处决200名儿童是闲事!除非你认为卡扎菲、萨达姆、希特勒、斯大林的暴政是闲事!等而化之,除非你认为西非的种族大屠杀也是闲事!除非你认为法国这次大开国门接纳来自伊斯兰的难民潮,也是多管闲事!


反正事不关己,与你无关的都是闲事!你可以明哲保身,自己不去管这些"闲事",但嘲讽这些因为管"闲事"而遭难的人和国家,无疑近乎一种猥琐--你就那么自信:恐怖分子会一直与你、与你所在的土地绝缘?


别忘了,ISIS发言人说的是:去杀掉任何一个……反对伊斯兰教的异教徒。


作为欧洲大陆地理与文化的核心,法国一直都是一个视自由如生命的国家,这种自由不单只是巴黎那块巴掌大地方的特权。如果不能理解这个,不妨多去卢浮宫看看德拉克罗瓦作于1831年的这幅名画《自由引导人民》:



另一种相对中庸,但也不可苟同的言论,则把恐袭怪罪于从叙利亚以及其他伊斯兰世界前来的难民,由于他们自己国家频繁的内战,这些难民的数量也不断增多,人口数量多到一定程度,自然引发冲突--持这种说法的忘了,如果ISIS这个伊斯兰圣战组织是这件事的罪人,这样的恐怖组织也正是从叙利亚逃跑而来的难民想要逃避的。


格隆想说的是,根本问题还是恐怖分子自身!我们根本没有义务去从历史、文化、人口等各个角度替他们这部分"残缺不全"人的暴戾行为找借口。


他们应该自己站出来做解释:如果他们还能活着站出来的话!


▌四、全球化的逆向行走者?


格隆一直在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何近年一些争议,多少都与伊斯兰教都有所牵涉?是偶然?还是有些什么必然的逻辑?


从人类文明发展史看,人类文明从来都是几大文明交替融合,共同推进的,这其中,伊斯兰教功不可没。因此问题的核心,肯定不是伊斯兰的核心教义出了什么问题。


但这并不保证在人类文明加速融合--也就是全球化的今天,部分非核心教义会有所落伍--尤其在全球融合的今天,过分强调文化的单一性与纯正性,排斥甚至强力排斥其他文化与载体(包括人本身),这本质上是在与世界潮流逆行。


这种逆行,类似一种自我放逐,几乎必然带来损伤与挫败感--而这种挫败感几乎是恐怖主义的天然温床。这种挫败感已经从阿拉伯世界波及全球很多地区,特别是中亚和非洲:巴黎恐怖袭击,十年前的伦敦爆炸,美国911,几乎都出自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之手。而西方世界对阿拉伯世界发动的战争则深深地加剧了这种挫败感,尤以2003年对伊拉克的入侵为甚。


阿拉伯世界近代的衰落与挫败,其核心原因,仍是未能顺应时势,在全球化时代中革新自己,奋起迎接挑战、把握机遇,这如同鲁拉·卡拉夫(Roula Khalaf)在专栏文章《追寻穆斯林中的马丁·路德》(The Search for A Muslim Martin Luther)中归纳的:"在专制、混乱的摧残下,在与西方世界矛盾重重、时而丧失理性的纠缠中,中东的社会政治局面逐渐凋敝。"


与之对应的是,东南亚各国对全球化的积极拥抱,在体制、商业、银行、教育、艺术、媒体等各个领域的突破,都得到了慷慨的回报,这其中最经典案例是曾在西方(法国和美国)统治下充分感受了恐怖与蒙受屈辱的越南。而缅甸似乎将成为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之后的后起之秀。当然,朝鲜仍是一个异类。


达尔文(Charles Darwin)有一句名言:生存下来的往往不一定是最强大或最智能的,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阿拉伯世界的不甘适应变革,不甘融入新的全球化时代,或许从下面这张泳装照看出端倪:



套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话,阿拉伯世界应该意识到,"亲爱的艾哈迈德,谬不在天运(抑或是西方),而在我们自身,我们都是败在自己的手中。"


▌五、世界将走向何方?


18个月,连续三场恶性恐袭,除了会将脆弱的欧洲进一步撕裂外,必将改变全球的政治、经济生态与进程。如果这种血腥的恐怖成为常态,对任何一方都不会是机会--哪怕是恐怖主义者,也将被他们自己制造的恐怖所吞没。


尼斯恐袭,其背后是文明撕裂的开始,也是战争的开端。简而言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全面撕裂穆斯林和全世界的关系,从而开启他们笃信的"末日之战"。只要这个魔盒一打开,欧洲乃至世界各地都是目标。


一旦欧洲人发现,妥协、祈福,都是苍白无力的,屠杀会一波又一波的袭来,缺乏安全感的百姓会倾向于推举极右的民族主义者上台实行强硬手段来扞卫自己的利益--这种事情在本世纪30年代发生过,而随后我们都知道全世界发生了些什么--一场波及全球,死亡达到6000万人的残酷战争。


人类花费了数千年的时间,才从丛林走进了文明的殿堂,而破坏永远都比建设更高效。一旦巴黎、尼斯这种突破底线的屠杀,让恐惧无可阻挡肆意蔓延,让"和平、自由、民主、博爱"的信奉者开始检讨自己的宽容与底线,一旦他们开始往回退,背后其实就是丛林--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这将是整个人类价值观撕裂的开始,更是人类发展史的悲哀。


丧钟将会为这个星球而鸣响!


很多人在羡慕和夸赞英国人及时退欧的聪明与远见--但如果世界都回归丛林,一条窄窄的英吉利海峡,怎么可能给英国人带来安全?!


这次恐袭极可能令欧洲重新检讨移民政策,甚至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教世界冲突加剧,都是可能选项,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次恐怖袭击,极大可能将本就疲软的欧洲经济重新拖回泥潭。欧洲经济始终在恢复的边缘踉踉跄跄,这也是欧洲央行一直在讨论再次降息,以及欧洲主要国家领导人纷纷拜访中国的原因--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几乎一夜消失的需求恢复得如此缓慢,他们几乎经不起任何稍大的打击,更何况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在自身心脏的恐怖袭击!


美国为了应付亚太,而把势力从中东的退出,间接导致了阿拉伯世界的失控--中东从来都是一个各方力量极其微妙平衡的地方,石油黑金并没有给那块土地带去持续发展的人文与制度框架,反倒是各种畸形的政经生态互相制约,犬牙交错--甚至是同一个伊斯兰教,逊尼派与什叶派都会打得不可开交。这种地区力量的失控与失衡,其蔓延与冲击反过来必然会牵制和冲击美国的全球利益,令其顾此失彼--五根手指按不住六个蚂蚱,美国试图集中力量,毕其功于一役的亚太战略明显过于一厢情愿和理想化,再次调整几乎是必然的。


在地缘及战略意义上,中国或许获得了一定的战术喘息时期。但长远看,中国并不能从中得到任何益处--一个混乱,甚至回归野蛮丛林的欧洲,无论对美国,还是中国,都会是噩梦。


至于投资就简单了:这次恐怖袭击,如同一颗炸弹扔进了湖里,你认为吓坏的鱼群(资金)会干嘛?会流向哪里?纽约?伦敦?法兰克福?北京,还是香港?


结语



毕竟是悲哀的一天,所以格隆全文都用了黑白照。但结尾仍忍不住把那张《自由引导人民》的彩色照贴上。是不是感觉很不一样?


我们是一个世界,要么一起走向文明,要么一起退回丛林。丧钟从不会为单独某一个人而鸣!


是的,我们别无选择,唯有一起努力,才能让这个世界,让我们的生活,变成彩色!



格隆汇声明: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加入格隆汇

● 投稿给格隆汇。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 添加微服妹妹微信号:guruclub_011,参加格隆汇三大线下活动:汇说、汇路演、汇调研

● 直接添加格隆个人微信公众号:guru-lama

● 广告投放:0755-86332133-823

● 商务合作:0755-86332133-802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