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死生悲欣交集,大地顿失明亮

来源:转载

赵明亮,新华社参编部主任编辑,山东临朐人。因病医治无效,逝于2015年12月5日8时。今日上午,将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


“明亮这个人,属于绝世难遇的一种人。他以本真之心贴近每一个人每一场际遇,他恨不得挖出热腾腾的心肺去献给这世界,哪怕是陌生人也值得他对酒当歌。他走了,留给人们的,是那份绝世的热心与善良、豪气与大方,还有无尽的苦与乐、灾与幸。”


这是微信公号“陶然漫步”在播发《雪夜赏梅》明亮诗词40首的题记。我无法探知这个公号主人的身份,但从他对赵明亮兄性格的高度抽象上,可知属于至交一类。


前天,接到新华社参编部尹洪东的电话,话音低沉,有些哽咽:明亮走了。我不禁悚然而惊:怎么回事?!尹老师电话里约略地对我讲了他最后一段行程之种种。


挂了电话,看微信朋友圈,我熟悉的新华社的朋友,蒲立业、张未民、杨维汉、田雨......都在陆续释放他们对于明亮英年早逝的缅怀,还有对这位饱经磨难的才子的惋惜。


十几年前,我还是检察日报年轻的编辑记者,因有参编部尹洪东的关系,我与蒲立业、赵明亮、张未民等新华社一批业务骨干打成一片。他们是国家通讯社,又都长我几岁,我抬头望他们时眼睛都是亮亮的,因为崇拜。他们的工作总是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大政方针,和国计民生紧紧连在一起。而更令人景仰的是他们的为人,铅华尽洗,与他们的为文一般不加藻饰。很多年,我们几乎混成了一个圈子,一段时间不在一起小聚,生活就缺了些什么。


在这群人中间,赵明亮的古道热肠、豪气与大方,尤令人激赏。我和他都是昌潍大地的草根出身,性情相投,正是亲人见面,分外眼红。记得那时候蒲立业主任多值夜班,几次我们在小馆子守候,当蒲主任签发完稿件风尘仆仆赶来,看着一地的啤酒瓶子和趴在桌上的我们,不禁摇头。


这几年,因工作频频变动,我们的联络少了起来,每次见到尹洪东老师却总不忘问几句明亮兄的情况,知道他经历一些磨难,不免黯然。真应了那句话:知道你苦,但我只能远远地望着。


今天晚上,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我一篇一篇读完他的诗词40首。想起过往与明亮相处的日子,一起激扬文字,一起饮酒谈笑,一起纵情放歌,兄弟们的默契如电影一帧一帧地回放过来,那场景何其温馨。今天的我们还有这样的快乐和温馨吗?


人生确如剧场,我们都在次第退场,何须悲伤,明亮兄只不过早了我们一步罢了。


我坚信,在另外的时空,我们弟兄们定能再度聚首,重新开始激扬的青春。


兄长赵明亮,一路走好。



明亮诗词选七首


京城雾霾

雾失楼台古人恨,(1)

霾没京城几曾闻?

户户惊尘深闭门,

茫茫不见眼前人。

(1)北宋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可叹流年


堪堪栋梁儿时苗,

可叹流年人易老。

半世曾经多少事,

犹问何故来一遭?


记者节有感


常忍泪眼听民怨,

更抚恨心奏官贪。

今握秃笔搔首叹,

民怨未减官更贪。


闲步鸡足山遇雨


禅祖知客来,

催雨送清风。

小憩崖上亭,

云中望金顶。


西藏那曲晚霞


远来天路追落日,

天边地火烧晚云。

最是神灵驻锡地,

行行触目总惊心。


读纳兰词有感之一


冷月西风愁满纸,

开卷扑面一叹息。

天下情痴说宝玉,

纳兰心事有谁知?


登谒潭柘寺记游

2008年11月16日,拜西山潭柘寺,遍叩众佛,并求一签,诗以记游。

疏木深处古塔静,

忌扰僧定客步轻。

秋风斜吹扫落叶,

老树相对叹凋零。

万佛叠院寄悲怀,

群峰长谷听钟声。

山房有灵报神谕,

圆光如日照心明。

穿梭江湖舟适水,

菩提妙智将大用。

斜阳信步辞山路,

几度闻喜伴鹊影。

自古登临怅寥廓,

万千块垒且随风。



明亮推开生死门----祭送赵明亮老师西去

新华社 李伟


“早春3月春芽吐露我住进来,寒冬腊月落叶满地我该走了。”一辈以文为生的人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道别。


虽身患癌症20多年,没有抹去笑容,清秀的脸庞总挂着平静的善意,人敬酒从不拒,人相求从不推,医生成了挚交,初识变了兄弟。即便弥留也有很多人挽起袖子,为您献上300cc鲜血,只求慢慢走、慢慢走。


虽出身贫寒人家,没有丢掉古道热肠,两部嘀嘀作响的手机日夜不停,富豪唱和未谄媚,小贩相谈不放箸,中南海听过倒卖冰箱,青藏极地书写民生。到了离去的时刻,有女省长的眼泪,也有巜部长老婆烧锅炉》,名篇在人心,才情已无憾,只求安心走、安心走。


虽历经世间劫难,没有消融爱意,女小妻离孤苦伶仃,茶冷屋凌满目凄凄,从来整洁的衣装示着尊严,不吐半字立着倔强,书生意气,侠者风骨,只求挺直走、挺直走。


齐鲁而来的至亲满面尘土、衣杉老旧,他们围在窗前10个月,席地而食,合衣而眠,您该知足了;落络未绝的同事友人挂着眼泪、请假相约,尽了义、尽了力,您该知足了。


刚过知天命,宠辱已难言,帮不了好人得好命,且送一程再一程。曾带我走进这扇新华门,今送您洗去这身尘。12月7日,我们和您在冬天说再见,世间少了老赵饮者,天堂有了侠者明亮。一路走好!



明亮,愿你在那边好好的


新华社 尹洪东


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凋零

看到陨落

看到无常

我们悲恸难抑


从你最后的眼神

我们知道你对这个世界

无限的眷恋

哪怕对严冬和雾霾

也充满深情的热爱

我们悲恸难抑


你还有那么多心事未了

还有那么多人把你需要

你就这么离去

让未成人的女儿突然长大

让家乡的兄姊痛失凭依

我们悲恸难抑


明亮 你知道吗

有那么多人在同一刻

想你 念你

青衫尽湿 问天问地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来送你

他们从心灵的深处缅怀你

为了你永存的音容

为了你点滴镌刻的

善良 热心

和巍巍挺拔的仁义

我们悲恸难抑

今日始信

悲莫悲兮生死别离

我们共同祈愿:

明亮,愿你在那边好好的!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