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故事#我从不相信爱情,可我相信你

来源:转载




胖子先生低下头深吻她的新娘,“这是我听过最美好的情话。”




我从不相信爱情,可我相信你



作者:陶瓷兔子丨来源:网络


1.


易小白从很早以前,就是个比我聪明早慧许多的家伙。


上小学的时候,当同龄的小屁孩热火朝天的议论《流星花园》里的谁谁有多帅,谁谁有多酷的时候,易小白总是在一边冷冷的,要么埋下头去做题,要么去操场跑步,类似谁喜欢谁这样的话题,她从不参与讨论,我每次兴致勃勃的过去找她聊小女孩的心事时,都会换来她巨大又无情的一个白眼。


“我才不相信爱情呢,爱情又不能吃。”这句话几乎可以当作是她的人生格言,小的时候尚好,由于没有什么具体的论据,反复在我耳边嘟囔这一句倒也没什么杀伤力,随着我们都在长大,易小白的反爱论逐渐已经演化成一个非常严密的“学说”。


  • 从人情角度说,她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 从生物学角度说,她有“所谓爱情是多巴胺带给人的错觉,就跟吸毒一样让人误以为自己很幸福”;

  • 从现实的角度说,她一向坚持“说什么爱情,不过是看脸看钱看腿看胸看腹肌的组合条件罢了。”


总之,有这么一个坚定反爱的朋友,真的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




以至于你明明有着这么一个每天一起上下学一同回家的小伙伴,可是所有单纯的心事和懵懂的喜欢却都不能说给她听,动辄换来一张无比严肃的脸和一堆听的人耳朵生茧的“爱情然并卵”,她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苦啃着一本叫做《课外辅导教材》的大厚书,每走几步就突击问我“故人西辞黄鹤楼,下一句?”


那时候尚没有学霸这个词,如果有的话,易小白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榜首。所以她在六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自学完了初二的所有内容。每节课间的时候她都心无旁骛的趴在桌上做着习题,而我每每跟小伙伴一路打闹回来,看到易小白瘦小的伏案苦读的身影,都会觉得有一点悲哀,仿佛她还没有年轻过,就已经很老很老了。


后来她一路学霸进入了最好的中学,离家很远。我们只会偶尔在路上遇到一下,她依旧永远抱着厚厚的参考书,依旧冷若冰霜的听着我一路八卦谁谁谁和谁谁谁,然后对那我们以为叫做爱情的东西不屑一顾,最重要的是,她依旧很漂亮,带着一点冷漠的风骨,像神雕侠侣中李若彤演的小龙女一样。




所以易小白的第一次恋爱,就已经到了大学的时候。初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不敢相信,她那坚定的反爱主义跑到爪哇国去了?我看见她挽着一位青年才俊的手,眉梢眼角依旧带着一点矜持的漠然,姗姗走进来,同桌的女生悄声俯身下来对我说“听说这男的对她超级好,简直到了当牛做马的地步哎。”


而我很快见识到了青年才俊当牛做马的殷勤程度,从帮她拉开凳子脱掉大衣到勤劳布菜到帮忙挽头发,易小白虽然有些不习惯的尴尬,但似乎也在这甜蜜的照顾中甘之如饴。我就这么以为,她应该会嫁给他吧。


直到几个月之后她约我吃饭,我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桌上已经摆放着个空了一半的红酒瓶,易小白眼睛红红的望着我“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傻?明明不相信爱情,偏偏还栽在了爱里。”


她借着一点酒劲,一反常态的唠叨。


“得不到的时候视若珍宝,得到了之后就弃如敝履,这也能叫做爱情?”


“不过是图我年轻漂亮罢了,还没一把年纪人老珠黄呢,不就体检出来个小肿瘤吗,又不是确诊了癌症,至于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又不会应缠着他对我负责。”


我听着一惊,试图夺下她边上的酒瓶子,被她冰凉的手按住,眼泪却灼热,一滴滴的掉在我手背上,她抬起头问我“你说,这是不是报应?一定是吧,我爸妈造的孽,现在回报到我身上来了。”




我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易小白的爸妈,曾经是家家长辈口中的负面典型,就连最不爱说是非的我姥姥,也曾忍不住抱怨几句“真是的,哪有这样的爸妈,一天到晚在外面鬼混,好歹是养女儿的家庭,怎么一点自重都没有。”


是了,那条长街上最出名的“吃软饭的”,就是她游手好闲的爹,而常常出入交际场所,带回最多暧昧眼神的,就是她天生丽质的妈。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郎才女貌一段好佳话,可是后来生意失败之后,就是日复一日的争吵,和弥漫在家中,如同雾霭一样消除不去的暧昧和颓丧。易小白的童年,就是辗转于街坊邻居家中,才能图的一点清静的学习场所,吃得上一口热腾腾的饭。


“我真的宁愿他们离婚,这算哪门子狗屁婚姻,这叫苟合,哪里有他妈的爱。”


易小白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刚刚满12岁。


我不知道这世界上会不会有报应这回事,可是即使有,也绝对不应该应在易小白的身上,她是那么优秀上进的女孩子,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努力。


而上天的回答,就是易小白体检时的“小肿瘤”只是一个不小心误诊的结果,青年才俊知道后曾经拐弯抹角的试图和好,不出意外的遭到易小白坚定的大白眼和无视脸。


他们都说易小白是个很容易复原的体质,大哭一场之后第二天红肿着眼睛上图书馆学习,三天之后神清气爽的像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笑笑,仿佛那个痛哭买醉的身影只是一场错觉。可是我能够感觉到,她每一次失望,都将那年轻的灵魂杀死了一点点。




她过的不错,她依旧努力依旧亮眼,依旧总是笑嘻嘻的对着人,可那笑容里真实的开心和纯粹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短暂。好像是一个七老八十的灵魂,占据了她二十多岁的心脏。她并不是容易复原,只是她已经把那个敏感的脆弱的一半自己狠狠的掐死了,只留下那坚硬完美的一面,从此刀枪不入,百毒不侵。


我一度以为,她会这样优秀着孤独着过完一生。


从毕业到工作,追求她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是没几个人能在她冷漠又礼貌的姿态中坚持太多回合,这更加深了她对“爱情不靠谱”的理解,她无数次的呲之以鼻“还爱我呢,追了我还不到三个月就勾搭别人去了,这哪儿是爱啊,不过是想找个人打发寂寞罢了。”


自此易小白的反爱神功,已近登峰造极。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胖子先生的出现,简直是一个奇迹。




胖子先生其实并不胖,这个外号的来源是他穿着的T恤上面印着个机器猫的图案,他自我介绍的时候指着T恤上的蓝胖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名字不大好记,你们就叫我胖子好了,反正都是一个姓。”


易小白跟着我们笑,胖子先生走到她身边坐下,殷勤的从包里拿出一块大白兔奶糖给她,她习惯性的就要拒绝,而他压低了声音“拿着吧,你是不是低血糖早上起来没吃饭?”看她还愣着,他狭促的眨下眼“那你先告诉我,这群人里你看谁比较顺眼,一会万一你晕过去了我好找他来背你。”


他们的婚宴前夕胖子先生讲起这个故事,不忘捉弄一下易小白“你看上去好难追,其实从那个时候咱们的恋爱就已经开端了对吧。”换来易小白含笑带嗔的小粉拳“果然我就不该这么快答应你。”


开端虽然早,可是胖子先生足足追够了易小白三年,准确的说,是三年零十五天。


那是胖子先生陪着易小白去取机票,本来就缓慢蠕动的队伍中还不时的有加塞进来的人,易小白气不过,气冲冲的就要冲过去跟人吵架,被胖子先生拖住,语气温柔的像是哄小孩“你急什么,咱们的日子长着呢,不急这一时。”一边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个棒棒糖给她,眯着眼睛看她接过去,露出个无比心满意足的微笑。




从那一天起,胖子先生成为了易小白名正言顺的男朋友。


你见过一个人被点亮的样子吗?像无数烟火从她沉寂如湖水的生命中升起,前一秒沉稳黯淡,一瞬间流光溢彩,像是春意绽开的杏花枝头,像是刚刚解冻的流水潺潺,又明亮又清澈。我认识易小白许多许多年,从未看到过她这样的笑容。


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我问她“说出胖子先生最感动你的时刻。”


“在一起六个多月的时候,我给他讲了我家里的事...”易小白犹豫了一下开口“当时想着,他要是嫌弃我就算了呗...可是他居然差点听哭了,他对我说,你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太好了。”她的声音有一点哽咽“你说好笑吧,整天说自己是顶天立地的一个男子汉,我都没哭呢他哭什么。”


我爱你,不仅仅是你的现在你的未来,也深爱着那个造就你的过去。没有嫌弃,没有疑问,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与怜惜。而所谓爱情,不过是一个人携火石电光而来,瞬间打破沉默照亮你原有的世界,可是在一起,却是当现实的疾风暴雨吹散了所有的狂热,冲动,伪装,剥去了所有的故作矜持和坚强,是那个人心知所有,还愿意像最初一样敞开手拥抱。


他们的婚礼上,好事的司仪听说了易小白曾经的反爱理论,于是逗她“现在相信爱情了吧?”


“不信”易小白坚定的摇摇头,看向胖子先生的眼睛笑意盈盈“我从不相信爱情,但是我相信你。”




胖子先生低下头深吻她的新娘,“这是我听过最美好的情话。”


窗外春色明媚,阳光洒在大片的杨树叶上,翠绿的像是要滴下水来,一切都那么美好。


从不相信爱情的易小白和她只相信的胖子先生,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点击阅读原文 ||《【故事】你给我爱情就好,面包我自己买》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