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还水浒一个公道》人物篇之天雄星豹子头林冲(1)

来源:转载

林冲的第一次出场是在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一回。当时鲁智深在菜园挥舞禅杖,林冲看的心痒,一激动喊出一句:“端的使得好!”这是夸鲁智深禅杖使得漂亮。第二句:“这个师父端的非凡,使得好器械!”这是夸鲁智深本人非常人之辈,武器选的正合手。


顺便提一下,禅杖绝不是电视剧中一头月牙,一头利刃的样子(其实沙僧的兵器也不是那样的,降魔杖应该也是一个大棒)。像双头蛇矛一类的,都不可能是实战用的,两头有刃太容易伤着自己,也不可能像电视剧中那样潇洒飘逸的打斗。有的说是西游记电视剧中唐僧拿的那个拐杖,也有的说是月牙铲,但是只有一头有刃(不管是挂着哪一头),这是符合事实的,古代确实有那样的兵器。


但我认为应该仅仅是一个铁棒,类似于金箍棒,当时的和尚都用棍棒防身(例如少林寺的),老和尚走路也是拿根棍子,《水浒》其他人也是用哨棒防身,第五回说:肩头禅杖,横铁蟒一条,以此来推断。再看它的威力:野猪林的时候,鲁智深把松树只一下,打得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了,也可以看出,禅杖没有利刃,应该只是一根铁棒。扯远了,鲁智深看林冲生的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三国演义》里面写张飞:玄德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也就是说林冲不是像赵云一样潇洒帅气,风流倜傥,而是像张飞一样的粗犷。其实后来林冲使得兵器也是丈八蛇矛,所以完全是“小张飞”嘛,关胜其实就是“小关羽”嘛。这样一来,鲁智深邀林冲入园,一番交谈,二人拜为兄弟,鲁智深为大哥。再说一下,二人没交手。鲁智深是真把林冲当知己,一见如故,以后也是拼了性命保护这个小弟。可林冲怎么想呢?往下看。



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恰才饮得三杯,只见女使锦儿,慌慌急急,红了脸,在墙缺边叫道:“官人!休要坐地!娘子在庙中和人合口!”合口是比较含蓄的表达,其实就是被人调戏,可不是饭菜合口的意思。林冲一听,这还得了,辞别了鲁智深,就急匆匆走了。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高衙内。


这时的林冲真是怒发冲冠,气冲云天啊,本来能量球都聚集好了,小宇宙就要爆发了。下文写到,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这就是现实,谁说人没有等级之分,人和人都是平等的?那是被压迫的人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安慰,就像是好人一生平安,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事实上,好多恶人也是无疾而终的,比如秦桧,那没办法。


为什么手软呢,为什么不敢打呢?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借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阿叔高三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因此,高太尉爱惜他。很明白,上司的少爷,惹不起。这里鲍老师说是乱了辈分,为了恶心一下高俅,我感觉最重要的是为了说明,即便不是权贵亲生的也能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更何况是亲生的,以及权贵本人呢?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京师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自己的妻子受辱,尚且不敢出头,看到别人被欺负,林冲敢说话吗?估计哪远跑哪去了。林冲这还是正常的人反应,后面干的事就很不地道了,慢慢地说。


林冲也不敢打,怎么办呢?林冲怒气未消,一双眼睁着瞅那高衙内。这瞅着也不是办法啊,再把高衙内吓坏了,林冲也不愿意啊。幸亏其他人知趣,众闲汉劝了林冲,和哄高衙内出庙上马去了。其实没必要劝林冲,给他胆他也不会干出啥出格的事。当然了,这也说明了一个老实人的可怜,高衙内很可恶,但是处于被压迫的一方,实在是无力反抗。社会的黑暗面,通过林冲的遭遇,我们能看的更明白。这一部分既能说明林冲性格的懦弱,虽然这是社会蹂躏出的性格,也能对林冲现在的品格做出基本评价,是不是好人?这个真是。是不是英雄、好汉?这个真不是,但是后来是了,这有个转变的过程,以后再说。既然林冲不是英雄,那就有英雄来管不平事,谁呢?林冲将引妻小并使女锦儿也转出廊下来,只见智深提着铁禅杖,引着那二三十个破落户,大踏步抢入庙来。林冲见了,叫道:“师兄,那里去?”智深道:“我来帮你厮打!”两个人的性格真是鲜明的对比,天上地下啊。


下面的对话更能体现,鲍老师讲的很好,不再赘述。我们能看出鲁智深真是义薄云天,他对林冲是用心了,后面的野猪林护送更明显,也说明他为林冲真豁得出去,这样的朋友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理想标杆啊。但是呢,林冲好像没意识到,不信往下看。林冲就这样郁闷着,和妻子、锦儿一块回家了。也是很可怜,这也没什么可恨之处。但是别人才不管你的可怜,高衙内、“干鸟头”福安、“自幼好友”陆谦几个人已经在商量背后捅刀子了,这多可怕,祸从天上来,躲都躲不过。我们也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富安说的话中有这么一句:妇人家水性,见衙内这般风流人物,再着些甜话儿调和他,不由他不肯。这正说明施耐庵对女性的看法,他认为女性都是水性杨花的,估计他可能被戴绿帽子了,心理阴影很大,所以全书几乎没一个女性是好人,是好人也没好命,真正的好汉又不近女色,可见施耐庵多么恨女性,这个不好,大家可不要学(当然了,我也不是反对同性恋的,还是随缘吧!汗!这话题真不该提起)。


陆谦是虞侯,虞侯是禁军武官的一个职位,是有品衔的(上面还有是都虞侯、指挥使、都指挥使等等),可比林冲的教头强的多。顺便提一下,教头不是官职,就是太尉高俅聘请的武术教练(用来帮助禁军的军事素质和体能训练),八十万禁军有五千多个教头,林冲只是其中的五千分之一,给你工资你就干,不给工资你就滚蛋,完全不用向上级请示。这有点类似电影中黄飞鸿担任的民团总教头,是不能领兵打仗的。不过林冲比黄飞鸿强的多,毕竟是中央,还是比基层政府高大上。但也属于政府工作人员,还是体制内的,所以工资待遇应该还不错(从林冲1000贯买一把刀可以看出)。


高衙内有需要,高俅差遣,陆谦当然不敢说不。陆虞候一时听允,也没奈何,只要衙内欢喜,却顾不得朋友交情。鲍老师说的很对,这事搁林冲身上,真的很难说他会不会也这样干。从下面发生的事来说,林冲绝对会干的。接下来的内容,鲍老师说的非常好,我就简单的穿插几句。几天相安无事,林冲的心渐渐的放宽了。


从与陆谦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出林冲对陆谦是真的用心,诚心当朋友,后来遭陆谦背叛,变得那么愤怒也是自然。正喝酒间,林冲的一泡尿救了妻子一命,刚好被使女锦儿看到,于是二人就去寻妻子。林冲听到耳朵的话,我们看一下。只听得娘子叫道:“清平世界,如何把我良人子关在这里!”这是娘子在滴血的诉苦,向林冲也是向这个世界咆哮。这个世界早就不是清平世界了,社会上根本没人会帮她,而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寄托林冲会帮她吗?


林冲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这个也太没底气了吧,完全是干旱十年了,来了一滴水。搁一般人早踹门了吧,但是林冲不会干,性格、阶级、社会都不让他这么干,很可怜的老实人。但是这一滴水对娘子来说,也是精神上最大的安慰。打开门,林冲问的第一句话,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我虽然感情经历不丰富,但我感觉作为男人第一句话,至少应该是:别怕,有我在!首先是安慰吧?林冲是只在乎名声,可能施耐庵也是,这就好理解了。林冲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将娘子下楼;出得门外看时,邻舍两边都闭了门。女使锦儿接着,三个人一处归家去了。这里鲍老师分析的特别好,不再赘述。

作者:独孤冷沦,所选章节来自笔者所著《还水浒一个公道》,现在天涯、猫扑、百度等论坛连载中。笔者从小喜欢读《水浒传》,各种版本已经读了几十遍了,希望通过自己的理解,转变成通俗易懂的文字,让更多的人了解《水浒传》的真谛。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