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沃微圈 > 阅读 > 读书 >

西南政法,该如何存放对你的回忆

来源:转载

作者雷小强,供职于浙江义乌市人民检察院。


今日,在西南政法大学任教的陈同学上传了几张西政老校的图片,依然是那熟悉的独角兽雕塑,校门口那一段绿树成荫的上坡路,经常聆听讲座的岭南厅……,此时看来却颇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感觉。


离开西政已有19年了,记得1992年9月初,满怀憧憬长途跋涉来到这所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法律重院,在那里,我们度过了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的四年。应该说我们的感受就和张绍彦老师后来曾回忆的那样,“1993年到1997年是西政发展最快、步伐最大的5年,也是人气最旺、最有生机的5年。那个时候,学校哪个老师出了著作,发表了有影响的文章,全校师生员工都会议论、称誉。虽然老师们心里也有对学校的很多不满,但能感觉到当时那种向上的气息,感觉到自己是在大学堂里。”


那四年,我们深刻地接触了一种精神,那是对法的正义的上下求索,尽管当时只是一种思考,或说是抽象的,但也或多或少积淀在我们的血脉中,在之后18年的工作经历中慢慢体会和相融。现在想想,那时对来源于黑格尔《逻辑学》的辩证法的规律等哲学内容不甚理解,觉得与法学无关,学之难用。而后来却深感我们在追求正义的路上往往忽视了这些规律,容易陷入偏执和激进,只有在经历种种后,方知若干年前的那些名师的教诲是多么的中肯。这些年,深感社会的浮躁和功利,就如同很多人把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和黄晓明操办婚礼相比较,进而简单地得出结论一样,口诛笔伐比比皆是,似乎这个社会已经礼崩乐坏,针砭时弊被追捧和扩散,而正能量的宣扬反而成为“冷门”。某些曾经博学多闻的法学学子、教师们也不甘只在象牙塔中清净的学术氛围教书育人,纷纷以法律职业共同体的身份标榜、扮演着法治建设的所谓“推动者”,言必称法治,似乎他们就等于法治。几十年的法治建设和国家在制度上的逐步调整、修正在他们眼里被轻易否定,无视或不愿提及这个经历过无数苦难的国家正在努力地发展和改变。


那四年,我们亲历了西政的传统—批判和论辩。那时学校表现出了非常可贵的宽容,我们经常会在演讲台、辩论会上发表犀利的言论,因为我们正青春,对国家、社会有着美好的愿望。走向社会后,我们更感这种传统绝不是单纯的“反对”和“对立”,更不是如同“文革”小将一样无秩序和否定一切,这种批判应当基于客观、有理、有节。这些年,我们看到很多批判的声音建立在炮制、篡改事实上,前几日“掏鸟”案件的炒作,让民众深刻看清了个别无良媒体的嘴脸,而这样的事例不在少数,也不只发生在媒体领域。因追求一己之利不仅亵渎了民众的善意,更是被一些网络“流氓”利用传播,极尽所能地攻讦,损害了司法形象,更污染了社会风气。


那四年,我们即便离开它19年了,仍然萦绕在心。2014年7月18日,天南海北的同学们飞奔而来,只为那些曾经纷纷的心愿……逝者如斯夫,但归来的是不变的回忆,是歌乐山下纯真的岁月和那些跃动的、温暖的心。记得我在杭州萧山机场登机前在微信中这样激动地书写:“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们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所有的日子都去吧,都去吧,在生活中我快乐地向前,多沉重的担子我不会发软,多严峻的战斗我不会丢脸;有一天,擦完了枪,擦完了机器,擦完了汗,我想念你们,招呼你们,并且怀着骄傲,注视你们。把王蒙的这首小诗送给正青春和曾经青春的人们!就让我把这诗情带到归去来兮的终点——重庆!让时间回溯到18年前的初相见,青春万岁!”同学们变化都很大,但所有的压力都被相聚时的无以伦比的热情冲淡。毕竟不惑之年,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包容了很多,内心坚强了很多,我们有对事业生活的执着和热爱,面对艰辛困难,不会只再怨天尤人、自怨自艾,而是能默默地消融。面对误解和诽谤,我们不会只再拍案而起奋起反击,而是不屑地一笑了之。面对蝇营狗苟,我们不再动辄针锋相对,而是坚守住底线。我们不再肤浅地渴望别人的理解和认可而没有了自我,因为我们相信这些年都能一个人度过所有。西政,这个承载了我们多少希望的地方,在之后短短的两天内让我们所有的热情喷薄……


然而,这所传统名校因为远离中国的政治或经济中心,她在教育资源和教育政策上被一步步边缘化。1997年之后连续遭受打击,师长们纷纷出走,记得50年校庆时候,南方周末有一篇报道:西政,风雨飘摇的五十年。颇为感伤,到义乌工作后,分别于2010年、2013年、2014年专程回渝探望老校区,已是物是人非。曾经被誉为“法学教育黄埔军校”、“西政现象”,甚至被陈兴良教授羡慕沾染了歌乐山仙气的校区,如同没落贵族般不知何去何从。虽然,西政这些年仍然在坚挺地释放着自信,也在学科领域有着不凡的成就和排名,在慢慢透出复苏的气息。但有些东西似乎一去不返,老校留给我们的,渐渐只是一个背影。而数次差些被悄然易主更是让我们感到惶恐,这个留下几代人奋斗记忆的根如今已经不复当年。今日,陈同学说校园的一部分,供自考生上课使用,还有一部分则被出租……此时,唯有黯然,再过若干年,不知道我们还能找到这个记忆的平台吗?不知道那些点点滴滴的念想是否将无寄托之处?不知道那些灿烂的日子是否会永远成为回忆而不再泛起?……


分享给朋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随机阅读: